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73章 痛并快乐着
    第73章痛并快乐着

    周王世子失踪案告破,从开封府到锦衣卫皆大欢喜,周王朱睦也连连表示感谢。由于锦衣卫刻意为之,此案很快便大白于天下,一时间市井之中满是苏瞻苏总旗的传说。而处于漩涡中心的当事人苏立言,却懒得理会这么多事情,他最大的任务就是养好自己的屁股。

    当然,酒楼茶肆中也充斥着各种议论,不少文人雅士们表露出一种不屑与可惜,堂堂解元公,放着大好前程不要,偏偏要当什么锦衣卫,简直就是自毁前程。再会破案子又如何?还不是粗鄙武夫,厂卫走狗,必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大小姐也是整日里忙碌,今日好不容易得空,便来看看苏瞻的情况。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跟苏立言说说话,哪怕这家伙总是惹自己生气。对于立志要把大小姐抱上床的苏才子来说,每一次跟大小姐独处的机会,都得利用好。这不,苏才子又开始献殷勤了,剥开橘子,放在大小姐脸前,“橘子非常甜,大小姐多吃些。”

    苏才子催的紧,大小姐只好勉为其难的吃了一瓣,“嗯,味道还可以,对了,有件事你可能感兴趣。关于毛宗普那件案子的结果已经下来了,上任祥符知县商戎贬为庶民,永不录用。现任右副都御使、河南按察使高崎官降一级,罚俸一年,暂时代理负责按察司事务。”

    苏瞻眼皮都没抬一下,最终这口黑锅还是上任知县背上了,按察使高崎只是受到了一点不痛不痒的惩罚。看苏瞻这幅表情,就知道他心里不爽,张紫涵撕下一块橘子皮弹了过去,“你也莫要这幅表情,能让高崎官降一级已经不容易了。都察院与刑部加上吏部共保,布政使曹蛟亦上折求情,此事也只能从轻处理。”

    实在没想到竟然这么多人保高崎,都察院、刑部会同吏部,这高崎的资本果然厚实。官场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复杂,很多时候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倒没什么不满,只是有些气罢了。要不是那些庸吏当道,毛宗普也不会冤死,刘二更不会有机会残害那么多孩子”身处诺大的官场漩涡里,才深深地感受到那种疲惫与无奈。四书五经,诗词歌赋,说到底都是小道,经事治国方才是大道,怪不得后世张居正会有“用能吏,不用庸吏”的政策。一方官员,贪腐不可怕,只要能治好辖地,让百姓过好日子,那就算好官。有的官员倒是清正廉明,不贪不腐,可把辖地治理的乱糟糟的,就算再廉洁又有什么用?

    从某些方面来说,不能办事的清吏比贪官还可怕,以廉洁之名绑架一方百姓,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那位鼎鼎大名的海瑞海青天了。

    张紫涵暗自摇了摇头,苏立言还是缺少打磨,若是在官场上摔打十几年,就不会说出这些话了。看到苏瞻脸色还是有些难看,大小姐掰下一瓣橘子,罕见的递到了苏瞻嘴边,“你呀,就不要发牢骚了,这种事情又哪是你我能改变的。橘子挺甜的,你也尝尝?”

    大小姐喂男人吃橘子,简直是匪夷所思。萦袖双手撑着下巴,一双美目有些愣愣的,这么多年,大小姐除了伺候过老国公吃东西,还伺候过别的男人么?

    苏公子是那种典型的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大小姐喂吃的,别说是橘子瓣,就是毒药也得吃啊。生怕大小姐会后悔,苏公子迅速张口,吞了橘子瓣,顺便啜了下大小姐的葱葱玉指。橘子瓣入腹,苏瞻骑着凳子坐直身板,眯着眼甚是回味道,“橘子虽甜,却赛不过美人如玉,秀色可餐!”

    “你”张紫涵俏目含煞,看看那根带着口水的食指,气的酥胸起伏,“苏立言....你....想死?”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苏公子一本正经,神情肃穆,宛若将死的战士。

    大小姐右手发抖,刚刚抬起,却见刚刚视死如归的苏公子,脑袋往下一垂,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本公子可是替你挡过剑,拼过命,你要舍得,那就杀吧!”

    玉手停在半空,看着眼前一脸委屈的男人,大小姐秀眉紧蹙,最终还是被气笑了,“若是打了你,本小姐倒成了那忘恩负义的恶人了,哼,这辈子就没见过你这般惫懒无赖的解元公。”

    “噗嗤”突兀的笑声传来,却是萦袖看了半天,实在忍受不住,掩着嘴笑个不停。大小姐甚是窘迫,杏眼瞪着自己的贴心丫头,冷哼一声,“你这死丫头!”

    萦袖与张紫涵情同姐妹,哪里会真的害怕,起了身三两步跑出了柴房小院。张紫涵的性子一向成熟稳重,偏偏遇到苏立言后,总是被他逗弄的失了方寸,萦袖跑了,苏瞻却坐在旁边,大小姐咬着牙狠狠地拧了拧男人的胳膊,“都怪你!”

    苏公子呲呲牙,脸上一阵得意,当真是痛并快乐着。

    二人笑闹一番后,大小姐重新恢复那副清冷的样子,苏瞻也没有继续逗弄大小姐。偶尔***下大小姐,那叫聪明,一个劲的***,惹得大小姐真生气,那就成傻子了。暖日春风充斥着小小的院落,自从苏瞻住进这里后,院子变得整洁,一片野蔷薇肆意的绽放在墙角,紫色花瓣在风中摇曳,展示着优美的身姿。

    大小姐从未发现,成片的野蔷薇竟然也能成为一片靓丽的风景,轻轻走过去,弯下身凑近花瓣闻了闻,“苏立言,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当初就那么确定毛宗普的案子,与世子失踪案有关?”

    苏瞻挠挠头,俊朗的脸上露出几分苦笑,“对你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查案嘛,哪有什么确定之说,任何案子,都是从无数有用或者没用的线索中,抽丝剥茧,缕出那些可能的线索,顺着这些线索一条条查下去,一条条排除,直到找到那条正确的。查案,从来没有什么捷径可走,毛宗普的案子,说是确定,不如说是最大希望。案子我们可以慢慢查,可当时世子却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所以,几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条线索上,所幸,走对了路,及时抓到了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