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74章 同宗同族利益联盟
    第74章同宗同族利益联盟

    “原来如此,若不是听你说,本小姐还真以为你这双眼能洞彻幽冥,看穿一切呢”虽是揶揄,但语气中却多是赞赏之意。摘下一朵蔷薇,夹在指间轻轻转动,眉宇间多了几分居家女子的慵懒之态,“杜先生让你每日去书院温习功课,可是忘了?”

    一提起此事,饶是苏才子聪慧过人,满腹鬼主意,也是无奈,“哪能忘了,便是本公子忘记,先生也不可能忘记的,前日的时候,先生就派人来过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倒是你,听萦袖那丫头说,你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可是朝廷出了什么大事?哦,你若不方便说,那便不说,可千万别说你回祥符是看亲戚的!”

    坐在桌旁,张紫涵犹豫了下,杏眼剜了下,小声道,“我若不说,你还不是会想办法去打听,与其如此,今日告诉你也无妨。过些日子,张皇后要带太子殿下来祥符祭祖,我这次回来,便是处理好祥符的安全事宜。”

    苏瞻倒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很快就回过味儿来了。张皇后老家不是河北兴济镇么?就算是要带着太子祭祖,也得去沧县兴济镇啊,来祥符祭什么祖?这里边肯定有猫腻,左右瞧瞧,四下没有旁人,苏才子贴着桌面,眨了眨眼,“这到底怎么回事儿?皇后祭祖来咱们祥符作甚?”

    “哼,就知道你肯定要问”大小姐看苏瞻一脸急切的样子,有意要调调他的胃口,过了好半会儿才低声道,“你如此聪明,难道一点也猜不到?祭祖之事可是陛下提出来的,当时遭到了朝堂上包括左春坊大学士杨廷和、兵部尚书刘大夏以及吏部尚书马文升在内的无数官员反对,不过最后陛下拿出了兴济镇张家族谱,按族谱记载兴济镇张氏乃南宋年间为避战乱,从祥符张氏第七支迁到沧县兴济镇的,而我们这一支则属于祥符张氏第一支,第一支与第七支同出于十一世祖张敬源一脉。”

    饶是苏瞻头脑足够灵活,此时也有点瞠目结舌了,所谓的兴济镇张家与祥符英国公张家同根同源,这事情也太扯了,完全可以造假的嘛。就跟东汉末年刘备一样,非要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是一个道理。既然坚持这么做,那肯定是有好处。沉思一会儿,苏瞻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越是想下去越是心惊。

    不管是唐宋还是大明,乡土观念依旧强烈,同宗同族具有很强的凝聚力。表面上看只是张皇后来祥符祭祖,可实际上却是皇帝朱佑樘与老国公张懋共同下的一盘大棋,其目的就是为太子朱厚照铺路。朱佑樘虽然是皇帝,可由于种种原因,他这辈子都活在百官的阴影环绕之中。自英宗土木堡之变后,大明皇帝的权威一天不如一天,想要维护住皇帝的权威,就必须找到一个可靠地盟友,而以英国公府为首的武勋豪门则成了最佳的选择。

    土木堡之变,可以说是明王朝历史上最大的转折点,随着文官集团权力膨胀,皇帝与勋贵豪门手里的权力则一步步萎缩。大明开国与靖难之役,形成了两批勋贵豪门,由于特殊原因,靖难豪门又盖过开国勋贵。从靖难之役开始,张玉对朱棣有救命之恩,而张玉之子张辅平定安南功高盖世,可以说经过张玉父子两代人的努力,造就了英国公府张家的超然地位,其威势压过了南京魏国公府徐达一脉。英国公府有如此地位,可不仅仅是皇恩浩荡,说到底是张家能人辈出,威望十足,牢牢掌握着一部分兵权。张辅死后,其子张懋继承遗志,九岁袭爵,成年后亦是文武全才,数次出征蒙古,累军功掌五军都督府,无人不服。

    可以说,从张玉到张懋,祖孙三代无不是战功彪炳,张辅、张懋手中更是牢牢控着京营兵权,所以,英国公府的地位想不超然都难。百官们抢了很多权,唯独不敢动五军都督府,因为这里是英国公府的地盘。皇帝让张皇后与英国公府搞什么同宗同源,只要是脑袋没进水,就知道皇帝陛下是什么意思,以杨廷和、刘大夏为首的文官们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可偏偏人家手里有兴济镇张氏族谱,现在人家张皇后要落叶归根,回乡祭祖,难道还拼了命阻止?总不能说兴济镇张氏族谱是假的吧,这话再不要脸的人也说不出口啊。

    张皇后到祥符祭祖,这关系到的可不仅仅是英国公府张家,普天之下谁不知道南京魏国公府徐家是跟英国公府一个鼻孔出气的,英国公府代表的就是那帮子武勋豪门。

    弘治皇帝朱佑樘这一招祭祖,算是让文官们吃了个哑巴亏,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总之,祭祖什么的都是假的,权力博弈才是真的,而大小姐张紫涵要做的就是保证祭祖期间别出什么岔子。

    想通其中关节,苏瞻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这种朝堂上的权力博弈,真的是相当复杂。弘治皇帝朱佑樘,在天下百姓眼中那就是一个老好人,可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皇帝。哎,怪不得张紫涵会如此重视祭祖,这种合作可以说是双赢的局面。

    感叹归感叹,不过这种朝堂大事与他这个小小的总旗屁关系都没有,他苏某人还是好好读书,争取明年考个好功名比较现实。

    “前些日子,我还奇怪,为什么驻别处州县的锦衣卫都来祥符了呢,敢情都是你下的令”苏瞻撇撇嘴,张紫涵也没有否认,“暂时锦衣卫大部分精力都收缩到祥符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祥符这边实在是人手有限,京营那边又不能轻易调动,只能从锦衣卫调派人手。”

    苏瞻能理解张紫涵的苦衷,虽然城北就是都指挥司,但多年来卫所兵军备松弛,战斗力很成问题,更何况都指挥司的兵马人员复杂,哪敢放心使用。苏瞻想了想,有些纳闷道,“只是祭祖而已,那帮子人虽然想争权,但兴兵作乱的事情还不会做吧,需要如此小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