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75章 琐事
    第75章琐事

    苏公子言语中多少有些不屑,觉得大小姐有些太过谨慎,哪知张紫涵修眉一紧,再次伸手拧了拧苏公子身上的软肉,“你晓得什么?那帮子人虽然私欲过重,但还没胆子兴兵作乱。如此小心,不是防他们,而是那些乱党,哼,你该不会忘记你屁股上的伤是谁刺的吧?”

    “嘶,乱党?”苏瞻瞪大凤眼,一脸的诧异。

    大小姐颇感无奈,不过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苏立言一介才子,久在祥符,混迹于书院,出入青楼画舫,活在一片太平盛世中,哪晓得乱党是什么样?虽然他现在成了一名锦衣卫总旗,不过锦衣卫上下都把这位解元公当成了宝贝疙瘩,哪舍得让他沾乱党的活,就算接触乱党事务也是春闱之后了,“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无生老母教想必你也听说过吧,这帮子邪徒教众放着好日子不过,偏要干些犯上作乱,残害生灵的事情。前些日子那个黑衣人便是此教中人,本来得到消息,想借机抓获此人的,偏偏让你坏了好事!”

    说罢,大小姐免不了又是一阵冷冷的白眼,苏公子有些尴尬的掩着嘴咳嗽了下,“不是说过不提这事的么,怎么还提?哦,对了,你看本公子现在大大小小也是名锦衣卫总旗了,总住在清楼里算是怎么回事儿?”

    苏公子还就没说完,大小姐已经站起身,迈步朝院门走去。锦靴踏出门,大小姐脸上挂上一丝坏笑,声音却是冷冷的,“哼,你还有脸说,这事你去找张仑,你与他打的赌,又是借的他的钱,找本小姐做什么?”

    “额,大小姐,你不能这样啊,苏某人不是把钱都送给你了么?”苏解元有点着急了,还没站起身,就听到外边传来一句轻飘飘的话,“那些钱啊,不是卖给你一块上好的狼皮么,钱货两清,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有什么不满的?一向风流不羁,豪情满怀的苏才子有种想哭的感觉,大小姐居然也会耍无赖,谁能奈何?

    临近四月,已是绿意成片,风景秀丽,走在宽阔的街道上,感受着风中传来阵阵汴河气息。张紫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总是生出些跟苏立言对着干的心思,他要向左,那偏让他向右,他想打狗,偏让他撵鸡。起初只是存着一种考验的心思,现在早已演变成了一种逗着玩的乐趣。

    柴房小院,没了大小姐陪着,苏公子做什么事都觉得索然无味,索性随便吃些午饭,还不到未时,便领着小王小八这对兄弟去了白鹿书院。前些日子乱七八糟的事情数不胜数,耽误了不少功课,若是还不多用点心思,怕是明年春闱就没戏了。

    在阳春三月,暖暖的日子里,清澈的河水悠悠流过,和风吹拂。白鹿书院一草一木,一缕清风一抹流云,都笼罩在浓浓的书香气息中,一株株银杏、青竹与古槐,也散发着淡淡的幽静之美。不少文人雅客,甚至是中原商人,都喜欢到书院游玩。听松涛阵阵,看竹影摇摇,仿佛能感受到那千年的沧桑巨变。

    那份闲暇与清幽显然是与苏瞻无关的,走过古朴的书院南门,径直来到杜林茱的小院。虽说苏瞻才思敏捷,博览群书,但从童试到乡试,书义一科都是他的弱项。杜林茱对这个关门弟子可是非常用心,为此找来了往年乡试与会试的书义题目,这段时间苏瞻差点没淹死在四书海洋中。

    申时初,经过一个时辰的努力,今天的书义终于写完。杜林茱仔细检查一番,轻抚胡须,苍老的面容多了几分欣慰的笑容,“嗯,今天这份书义写的不错,除了束股还有些瑕疵,其他倒是还算完善。”

    对这位学生,杜林茱还是非常满意的,也就三天时间,书义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心里高兴,杜林茱对苏瞻也和善了许多,“虽说经义与试帖诗乃是你的强项,判论也是不差,不过经义还是要多温习几遍。”

    “先生放心,学生一定不敢懈怠!”

    杜林茱满意的点点头,“下个月初便是牡丹诗会了,你准备的如何了?虽说你现在入了锦衣卫,没必要太看重牡丹诗会和学院大比,但能有个好名次,对你总归是没什么坏处。”

    苏瞻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段时间屁股中招,又忙着查世子的案子,早把牡丹诗会的事情忘到一边了。不过苏瞻也不敢对杜林茱撒谎,生怕惹的先生生气,讨好的替杜林茱满上一杯热茶,“还望先生莫怪,最近学生忙于杂事,倒是忘记诗会的事情了。再说了,便是学生有所准备,恐怕也是希望不大,听说太极书院、应天书院、岳麓书院这次可是非常用心,将四大歌妓全都请来了。”

    往年牡丹诗会,也就各地文人才子们斗斗诗词歌赋,顶多请一下开封与洛阳的花魁,却从没像这次如此隆重过。顺天府北淮楼玉堂春苏三、扬州金香楼风中媚陆丹雪、应天府文华楼莺花语云晓晓以及江陵府渔阳楼寒山雪李若桃,并称南北四大歌妓,平常时候,见一人而不可得,但这一次全都来到了祥符,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

    杜林茱虽然关心牡丹诗会与学院大比,但对祥符的风流韵事知道的并不多,听苏瞻这般说,花白的眉毛也不禁皱做一团,闷声道,“倒是老夫想的有些简单了。”

    “先生不必忧心,牡丹诗会,学生尽力而为便是”苏瞻倒是很想得开,既然入了锦衣卫,所谓的名声就没那么重要了。牡丹诗会与学院大比不同,诗会比拼的可不仅仅是才学,财力也是一大因素,因为最终名次是以得到的牡丹花多少来评判的,以苏公子手中的财力,实在是有心无力,难道让大小姐出钱支持自己去捧那些花魁歌妓?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苏才子掐死在萌芽之中,真要是说出这种话,恐怕得到的不是钱财,而是大小姐无情的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