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76章 一切都是为了泡妞
    第76章一切都是为了泡妞

    杜林茱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见苏瞻言辞诚恳,也没太过强求,品一口香茗,眯起了眼睛。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浑身舒坦。

    见杜林茱心情不错,苏瞻也有些随意的交谈起来,“先生,学生一直有些疑惑,以先生之才学与威望,当初为什么不走仕途呢?”苏瞻心中着实有些可惜的,如果杜林茱走仕途,恐怕现在不是当朝阁老,那也是六部大吏了,作为杜先生的关门弟子,那岂不是水涨船高,能少走许多弯弯路。

    杜林茱闭上双眼,仿佛陷入了回忆中,良久后才缓缓言道,“若说仕途,也是有过想法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老夫那时候年轻气盛,又刚刚得了一甲进士,便想着一展胸中抱负。殿试过后三个月,便依照朝廷旨意,知任嘉善县。一年时间里,老夫发现平时所用竟与胸中所学完全不同,老夫不晓得盐苛税务,不晓得水米几时熟,更不懂刑律,在任一年,差点错判一名妇人,害她性命。那事之后,老夫思来想去,觉得实在当不了一方父母官,索性回到祥符著书育人。老夫教不了别人如何去做官,但能教会别人如何做个好官。”

    停顿下来,细细想了想,杜林茱严肃的面容放松了许多,“何为读书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继往圣之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老夫立志著书育人,也算没有辱没读书人的身份。做一名读书人,并不难,万事对得住良心便是了。”

    杜林茱似乎是在说自己,但这一番话同样也是对苏立言说的。看着眼前和睦的老人,苏瞻不由得心生钦佩,在年轻气盛的时候,能毅然决然的放弃官场仕途,回到祥符白鹿书院,这是何等的胸怀,杜先生才是那种真真正正的读书人。站起身,撩起长袍下摆,苏瞻恭恭敬敬的跪在老人脚下,“先生一番教诲,学生铭记于心,此生不忘。”

    苏瞻如此隆重,杜林茱也是没有想到,伸手摸了摸学生的纶巾,“傻孩子,快起来吧,若是扯到伤口,岂不是又要耽搁功课了?”

    竹篱笆围成的小院子,一老一少有说有笑的聊着,杜林茱也是很久没如此高兴过了,只是时间匆匆而过。

    酉时中旬,见杜林茱有些乏了,苏瞻才告辞而去。临近傍晚,天边已是一片微红,朵朵流云随风而动,变化无形,书院中以及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身着白色长袍的学子们缓缓走过,不时地打着招呼。矗立在书院西南方的望星楼已经挂起了灯笼,今天的招牌菜依旧是那份水煮鲈鱼。

    蔡河南岸,杨柳依依,路上行人却不多,南岸不似北岸,没有集市,也少有酒楼茶肆,所以少有人在此驻足停留。青砖铺就的小路上,两个男子慢腾腾的走着,左边那名锦服男子手拿折扇,嘴里咀嚼着什么,右边男子则拿着一袋炒栗子。这二人便是张仑和张天雷,喉咙动了动,张仑又在张天雷那里取了两颗栗子。

    “公子,你说这苏立言能去哪?”张天雷有些懊恼的发着牢骚,以前不想见苏立言的时候,这家伙天天在眼前晃,好不容易想找他了,反而找不到。张仑剥开皮,随手一弹,栗子皮飞入水中,“急什么,苏立言瘸着一条腿,还能去哪里?不在翰园百户所,就在书院”。正说着,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蔡河石桥走过来,于是快步迎了上去。

    张仑主仆二人猛然窜到眼前,把苏瞻吓了一跳,拍拍胸口,瞪着凤眼没好气道,“张不凡,你想做什么,不知道你这样很吓人么?”

    吓人?张仑脸上表情有点不太好,虽然他张小公爷算不上玉树临风,但也算五官端正吧,怎么就吓人了?将小王小八赶到旁边,勾住苏瞻的胳膊就往前走,“本公子就算打劫,也不打劫你这个穷鬼。今日听姐姐说,你弄了什么烤肉串,味道甚是不错,特来尝尝鲜。咱们也算是打小的交情了,你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苏瞻听得不断翻白眼,现在谈交情了,真谈交情,赶紧把苏家宅子还回来啊。再说了,弄那个烤肉串,纯属是为了泡妞,赢得大小姐的芳心。伺候张仑这个大男人吃肉串,这算怎么回事儿?

    “要吃自己烤去”苏瞻毫不客气的推开了张仑,哪怕张天雷在一旁鼓鼓胸肌,也是丝毫不惧。张仑心里暗笑,弹个响指,低声说道,“本公子本想着帮你那个....那个....雷子....那话怎么说的?”

    张天雷赶紧凑上来,咬着耳朵笑道,“泡妞!”

    “对,本公子想帮你泡妞的,不过你既然如此不讲交情,那就算了吧”说罢张仑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转身领着张天雷就往反方向走。苏瞻俩眼一瞪,也顾不得屁股有伤了,扭过头就去追张仑,那利索劲,实在不像个有伤的人,伸手拍拍张仑的肩头,脸上带着笑,“哎呀,你我兄弟,说那么多干嘛,不就是烤串么,想吃多少有多少,走走走,咱们这就去买肉!”

    苏公子与张小公爷有说有笑的走在前边,朝着汴河街肉铺走去。张天雷领着小王小八跟在后边,对苏公子的厉害,那是想不佩服都难。当然,张小公爷也是很有胆魄,竟然帮着苏立言去泡大小姐。

    走过白石桥,还没走上几十步,便被堵住了。前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围了一群人,将整个街道堵了个水泄不通。张仑使个眼色,后边的张天雷领着小王小八冲过去,没一会儿就把情况打听清楚了。

    原来是满溢粮铺丢了一袋面,追到一个弄堂里后,却是逮住了两个人,这二人都说面粉是对方偷的,这下子满溢粮铺的掌柜做了难。就这么点事情,总不至于送县衙或者开封府吧,一时间无法断定谁才是真正的面粉贼,就在弄堂里僵持起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把路都堵死了,却还是没人能想出什么好主意。

    苏瞻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但张仑却是闲不住的,见苏瞻站着不动看热闹,忍不住伸手推了推,“苏立言,快想办法解决下,难道咱们还要绕路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