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79章 柴房里的不速之客
    第79章柴房里的不速之客

    “你既然知道,那还不想点办法,这得月楼不是有你的红利么?”苏瞻不知道张仑是怎么想的,最近野牛帮是越来越过分了,听小王小八说,近两天野牛帮竟然将例钱提高了三倍,这简直就是抢钱了。得月楼地靠汴河街,虽说是日进斗金,但也不经不住野牛帮这般刮法。得月楼号称汴河街第一青楼,每个月利润折合白银足有万两之巨,但这一万两的利润也不是纯利润,上下打点,人情往来,也要耗费不少,最后留下来的纯利润也就五千两多些。

    野牛帮每个月要一千两的例钱,倒不是太过分,得月楼也能承受的住,可是将例钱提高到三千两,这是得月楼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野牛帮一句话,就要拿走得月楼超过一半的纯利润,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抢钱,桂姐哪里受得了?

    提起野牛帮的事情,张仑也是无奈的撇了撇嘴,“本公子哪能不想办法?苏立言,你恐怕不知道吧,本公子每年能在得月楼拿到两千两红利,你说我能看着不管?可是你要明白,很多事情不是想管就能管得了的,不是不管,而是怎么管?野牛帮的人不杀人放火,顶多是小恶,就算关到大牢里去,顶多关个十几天,最后还得放出来。野牛帮真的要是正面作对,还真不怕他,可人家不正面来,野牛帮就让一帮子恶痞站在楼门口打架,有时候还弄出点血来,这么一来,还做不做生意了?别看你是锦衣卫总旗,你能拿他们怎么办?人家就是一群流痞罢了,大奸大恶从来不做,就算锦衣卫再嚣张,还能把他们抓起来重罚一番?”

    张仑说的都是实话,官场上那一套,根本对付不了野牛帮这样的存在。看到苏公子久久无语,张仑继续撸着串发着牢骚,“所以啊,真应了那句话,江湖事江湖了。”

    这时候吃得满嘴留油的张天雷也插嘴道,“苏公子,你有所不知,最近小公爷可没少发愁,可实在想不出什么好主意,说到底,人家野牛帮求不到咱们身上,而咱们呢,也管不到人家头上。”

    饶是苏才子平日里精明似鬼,也不得不承认张天雷说的有道理,莫看张小公爷高高在上,野牛帮混在底层,可实际上没有什么根本的利益纠葛,求不到,管不着,还真就不怕。要不怎么说县官不如现管呢,碰到野牛帮这样的黑社会组织,还真是让人头疼。不过,苏瞻一直很奇怪,野牛帮老大是脑袋被驴踢了,要把例钱提这么高,这简直是逼着得月楼跟野牛帮反目成仇,“你们有没有查过,为什么野牛帮老大要把例钱弄如此高?”

    张天雷点点头,眉头皱做一团,“查过,此事是我亲自查的,但查了半天也没什么眉目!”

    “这可真是咄咄怪事了,撷芳楼那边呢?虽然撷芳楼的例钱也提到了三倍,但那边好像没怎么反抗啊”苏瞻总觉得撷芳楼有点不对劲儿,按照常理,野牛帮将例钱提到三倍后,撷芳楼应该跟得月楼合力反抗才对,可桂姐去找撷芳楼谈了数次,撷芳楼那边都是反应淡淡的。苏瞻也只是出言提醒下张仑,至于能不能有收获,那就跟他苏某人没关系了,毕竟从得月楼拿红利的是张仑,而不是他苏瞻。

    一顿肉串,三个人吃了一个时辰,直到戌时末才意犹未尽的散伙,为了以后烤串方便,张小公爷和张天雷直接将一应家伙事搬到了张家。对于张仑主仆的打劫行为,苏瞻既生气又无奈,既然反抗不得,只能默默认栽。喝了点美酒,吃了点肉串,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得月楼,由于野牛帮闹腾的厉害,最近几天楼里的生意也冷清了不少。毕竟在祥符境内,除了那些豪门大户,大部分人还是比较畏惧野牛帮的。

    楼里生意冷清,姑娘们也是脸色郁闷,对姑娘们来说,这座得月楼就是她们赖以生存的家。身为娼妓,命运卑微而惨淡,可要是离开得月楼,只会变得更惨。莺莺燕燕们想要对付野牛帮,却实在没什么好办法。苏公子一进楼,莺莺燕燕们就围了上来,一时间香风扑面,眼前五颜六色的丝帕飘来飘去,“苏公子,姐妹们都快被野牛帮逼疯了,你快帮忙想想办法吧。”

    “对啊,苏公子,哇,你好像已经是锦衣卫总旗了哎,你带人把野牛帮抓起来吧!”

    莺莺燕燕们你一言我一语,苏公子困在温柔乡中,脑袋晕晕乎乎的。随着桂姐一声咳嗽,姑娘们赶紧放过了苏公子,狼狈不堪的苏才子扭扭捏捏的逃回了自己的柴房小院。哎,温柔乡里英雄冢啊,来到房门前,苏公子拍拍胸口,长舒口气,如果姑娘们脱了那一件件纱衣,露出婀娜的身姿,搞不好他苏某人就真的被姑娘们攻陷了。

    小王小八最近也是诸事不断,一到晚上就被桂姐派出去防着野牛帮捣乱,这会儿不知道待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吹风呢。身边少了那两个实诚的夯货,还真少了不少乐趣,推开门,便想着去榻上休息。打开火折子,点燃蜡烛,苏公子伸了个懒腰,可当看向卧榻时,整个人瞪大了双眼,随后往后挪了挪脚,随时准备夺门而逃。

    原本属于自己的床榻上,坐着一个人,烛光照耀下,再加上明亮的月光照进来,可以清楚的看到榻上之人一身蓝色士子锦袍,此人年约十四五岁,面冠如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锦袍青年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这男子皮肤焦黄,脸盘方正,面无胡须,放眼一看,就是一名合格的打手狗腿子。

    自己的房间竟然冒出两个陌生人,苏公子就是胆子再大,心里也是虚的慌,“你们是谁,为何在本公子的房间,赶紧从实招来,否则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说罢,苏瞻从身后抄起那把破笤帚,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