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80章 奇怪的小赵公子
    第80章奇怪的小赵公子

    看到房间里突然走进来一个人,锦袍青年也是有些发愣,直到苏瞻举起笤帚,这才站起身赶紧摆手道,“兄台莫要如此,本公子赵飞薄,旁边这位乃是随从家仆,唤作大熊。我等并无恶意,只是初来祥符,惹恼了一些人,被逼无奈,逃进了得月楼,见此处没有上锁,便躲了进来,实在不是有意占据兄台居所。”

    赵飞薄满脸尴尬,有些不好意思的拢着袖子,显然没怎么在外闯荡过,脸皮有些薄。当时被人追的慌不择路,一瞧见得月楼便躲了进来,可惜,身上的钱都被人抢走了,也没法去姑娘们房间里待着,便找到了这间貌似柴房的房间。起初,赵飞薄和大熊真以为这里是柴房的,可推门进来后,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儿,屋子收拾的干净整洁,充满了书香气息,这哪是什么柴房。可是实在没地方去,只好继续在这里躲着了。

    苏瞻一直留意着赵飞薄脸上的神情变化,这少年公子倒不像是撒谎,便松了一口气。赵飞薄一身华贵锦袍,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你们哪里人氏?到底是惹怒了什么人?”

    苏公子自认脸皮够厚,可没想到这个赵飞薄的脸皮也是不差,很有点自来熟的味道。见苏公子放下了笤帚疙瘩,他拉过一条凳子,不伦不类的拱了下手,“小弟应天府人,家里做着点绸缎生意....”。赵飞薄的话还没说完,站在旁边如同门神一般的大熊捏着嗓子咳嗽了两声,可惜,大熊提醒的有些晚了。

    苏瞻觉得很好笑,这个赵飞薄完全是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撒谎撒的都没什么技术含量。明明说的是一口地道的北直隶官话,偏说自己是南直隶应天府人。不过苏瞻也没戳破赵飞薄的谎言,翻过一个茶杯,倒了点水,就像想起了什么事情,颇有些感慨的说道,“应天府可是个好地方啊,秦淮风月,柔情似水。不知赵公子可认得应天府布商路权,得月楼的姑娘们用的绸缎,可都是从路掌柜那订的。”

    “额”赵飞薄哪知道苏公子已经在前边挖了个坑,于是毫无防备的跳了进去,浑然不觉的吹嘘道,“说起秦淮风月,那自然是名扬天下的。布商路权啊,大家都是做绸缎生意的,哪能不认识,月前还曾见过一面。”

    苏公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个赵飞薄说起瞎话张嘴就来,两个月前富商路权就被袁囚忆一把火炸上了天,还月前见过一面,见鬼了吧!

    大熊心里暗自苦恼,公子爷能不能别乱编瞎话了,编的越多错的越多啊。大熊一个劲的朝赵飞薄使眼色,小赵公子歪着头瞪了瞪眼,“大熊,你怎么了,眼睛进沙子了?”

    “额”大熊差点没被噎死,一张脸顿时就垮了。苏瞻觉得这位小赵公子挺有趣的,也没急着戳破他的谎言,“赵老弟,你还没说呢,到底惹了什么人?”

    听苏瞻问起,赵飞薄还算俊朗的脸上浮上一丝怒色,握紧拳头在桌子上敲了下,“好像是叫什么野牛帮的,刚进城的时候,看到几个恶痞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本公子便上去理论一番,哪晓得那些人甚是嚣张,不仅不怕,还把本公子的钱抢跑了。若不是有大熊护着,现在估计就被那些人打了。”

    又是野牛帮?苏瞻觉得自己跟野牛帮挺有缘分的,好像走到哪里都能听到野牛帮的大名。恶痞们当街占点嘴上便宜的事情经常发生,可要真的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他们也没那个胆子,真要干了这种事情,开封府大牢可不会轻饶他们。也就赵飞薄年轻气盛,又没什么经验,正义感爆棚,结果没能伸张正义,却被野牛帮给整了一顿。

    “你还真是够厉害的,这野牛帮在祥符境内也算是地头蛇了,你初来乍到,就愣头愣脑的惹了他们”苏瞻的话还就没说完,就听到一阵咕咕声,烛光闪烁,映着赵飞薄英俊的脸,此时小赵公子脸色羞红,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旁边身材魁梧的大熊捂着自己的肚子,吞了吞口水,“这位....这位公子,能不能帮忙弄些吃的,小的与我家公子从未时到现在,已经是粒米未进了。”

    未时到现在,足有五个时辰了,粒米未进,肚子还不得饿瘪了。苏瞻有点同情的看着这对倒霉的主仆,赵飞薄也抬起头,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还望兄台帮帮忙,赵某必有重谢。”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一对陌生人来到祥符,身无分文,哪个酒楼饭馆会欢迎他们?苏瞻耸耸肩,朝房门走去,“你们等会儿吧,苏某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眼看着苏瞻已经拉开门,赵飞薄才想起自己忘了点事,赶紧起身道,“不知兄台贵姓?”

    “苏瞻苏立言”摆摆手,苏公子自顾自的出了柴房小院。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赵飞薄的事情,依着赵飞薄那小子撒谎的能耐,估计这个名字也是假的。赵飞薄?摸着下巴琢磨了下,苏公子乌溜溜的眼睛露出点异色,会不会是自己想错了?

    苏公子琢磨着赵飞薄,小赵公子同样也在寻思着一些事情,“苏瞻苏立言,怎么觉得这个名字如此耳熟呢?大熊,咱们以前是不是听说过这个人?”

    “好像有点耳熟”大熊摸着饥肠辘辘的肚皮,突然一拍脑袋,凑到赵飞薄耳边,小声嘀咕道,“想起来了,前些日子不是有个家伙破了周王世子的案子么,好像那家伙就叫苏瞻。”

    “嘶,不会真的是他吧?”小赵公子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圆了眼睛,发了会儿呆,又开始兴奋起来。大熊苦恼的挠了挠脑袋,看自家公子的神情,不知道又冒出什么歪主意了,于是忍不住劝道,“公子,不如明天咱们就回吧....”

    大熊还没说完,小赵公子站起身抽手拍了下大熊的胳膊,“你再敢说回去,信不信本公子让你去挖茅房?好了,有什么好担心的,放心吧,出了什么事情,本公子顶着。”

    小赵公子一副很讲义气的表情,大熊却是满脸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