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81章 你为什么穿着衣服
    第81章你为什么穿着衣服

    一刻钟后,苏瞻端着半盆面条回到了柴房小院,盛了两碗面,大熊次溜溜的吃的爽快,倒是小赵公子看着碗里面条几根青菜,用筷子挑了挑,翻来覆去的看就是没动嘴。苏才子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一看小赵公子这幅样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拿根筷子敲敲瓷盆,挑着眉毛没好气道,“怎么,还嫌这面条太寒酸,不够丰盛?你到底吃不吃,要是不吃,面条也没得吃了!”

    一个讨饭吃的,还敢挑三拣四,苏公子岂能忍?小赵公子有些委屈的抽了抽鼻子,看到苏公子伸手去端碗,顿时可怜巴巴的小声道,“我吃还不行?”

    大熊吃的正爽,吞着面条含糊不清的说道,“公子,吃吧,这面条挺香的,还有鸡蛋!”

    看大熊吃的热火朝天,小赵公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抄起两根面条吞了进去,一开始还慢吞吞的吃,可是吃着吃着就跟大熊一般狼吞虎咽起来。莫看小赵公子长得文静,一副儒雅书生的模样,胃口倒是不小。等着一对主仆吃饱后,苏公子开始撵人了,“你们的事情,苏某已经跟桂姐说过了,正好偏院那间厢房空着,你们就先住在那里吧。”

    “这个怎么好意思?苏兄,要不你去住厢房吧,赵某跟大熊住柴房即可”赵飞薄倒是一番好意,可他哪里知道实情。虽说这里是柴房,可经过苏公子一番整理后,已经比得上小富之家的卧房了。苏公子暗自无语,这个赵飞薄还真是一点生活阅历都没有,要是柴房都这个样子,那大明朝的客栈就该关门了。反正苏瞻是坚决不同意的,甚是诚恳的将厢房让给了赵飞薄,把小赵公子感动坏了,直叹自己碰到了急公好义的及时雨,不求回报的大善人。

    子时中旬,赵飞薄主仆二人走进了厢房,点燃蜡烛,看着厢房里的情景,感受着阵阵阴凉,二人相视苦笑。苏立言太损了,明明厢房比柴房差,还装出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已是子时,多数人已经睡去,就连苏公子也伴着月光进入梦乡,可是界北巷张家却依旧传出一丝亮光。雅致的闺房里,大小姐一身水蓝色锦袍,端坐在桌旁,眉头紧紧地蹙着。房间里不仅有萦袖陪着,还站着几个男子,这几人便是锦衣卫祥符千户所千户廖云襄、副千户陈晖、北直隶京营五军营提督郭文山,这几位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也算是跺跺脚颤三颤的人物了,可在张紫涵面前,一个个耷拉着脑袋。

    “哼,这多人撒出去,到现在还找不到人,难道要本小姐亲自去找么?”张紫涵不说还好,这番指责下,廖云襄等人羞愧的恨不得把脑袋低到裤裆里去。那位小祖宗到底跑哪里去了,这不是害人么?

    整整一夜,张紫涵毫无睡意,到了辰时,外面的走廊里传来阵阵脚步声,没一会儿,房门被推开,一张谄媚的脸探了进来。

    苏公子一大清早的偷偷跑到张府,自然有着些小心思,时间尚早,大小姐应该还没起床吧,若是瞧瞧大小姐的睡姿,嘿嘿。心中想着,苏公子双手屈着,蹑手蹑脚的朝屏风走去,绕过屏风,就看到美人正瞪着杏眼坐在榻沿。苏公子脸上的坏笑顿时消失于无形,满是失望的不甘道,“大小姐,你为什么穿着衣服?”

    张紫涵本就心情不好,瞧苏立言这副惫懒无耻的神情,气的柳眉倒竖,咬着银牙恨恨道,“苏....立....言,要不要本小姐现在脱衣服,让你好好欣赏下?”

    “额,那太好....”苏公子刚想点头,就看到大小姐的手往右边摸了摸,在床边放着一把宝剑。苏公子赶紧收起笑容,往后缩了缩,“那怎么行,有道是一日之计在于晨,哪还能继续睡懒觉。今日清风徐来,阳光明媚,哪能浪费大好时光?”

    大小姐粉脸含煞,再也忍受不住,嘡啷一声,利剑出鞘,朝着苏瞻站立的地方扑了过去,“苏立言,本小姐杀了你....你别跑....”

    不跑?那不成傻子了?苏公子撩起长袍下摆,慌里慌张的跑了出去,绕着院子里的小池塘不断转圈,一边跑,一边喊,“张紫涵,你要谋杀亲夫吗?”

    “苏立言....你还敢说....呼呼....”

    大清早的,二人闹这么大动静,就算是聋子也听得见。老管家张忠站在拱门外,看得心惊肉跳的,这位苏公子可真敢说,还有,他是怎么混到大小姐闺房去的?大小姐一向成熟稳重,为何一碰到这位苏公子,就变成这幅样子?没一会儿,张忠身边就聚拢了不少仆人,一位年轻的张家子弟还想上去帮忙抓住苏瞻,却被张忠一把拉了回来,“你个臭小子,脑袋被驴踢了?”

    “忠叔,不帮大小姐,难道还帮苏公子?”那年轻人老大不服,张忠照着他的后脑勺扇了一巴掌,“你们懂什么,都赶紧散了,别看热闹了。”

    张忠在张家老宅威望十足,吼了一嗓子,一群看热闹的人一步三回头的干活去了。张仑一向起得早,刚耍了一套打狗棍,就听到北院吵吵闹闹的,凑到拱门往里一看,顿时乐了。听张忠说了下情况,张仑甚是无语的挠了挠头,“苏立言这是豁出性命去了,一大清早,就摸到姑奶奶闺房里去了。”

    张小公爷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对自家公子的行径,张忠只能不断翻白眼。张仑看了会儿热闹,便背着手晃悠悠的走了。

    在张仑想来,莫看姐姐俏目森寒,嘴上叫嚣的凶狠,她还能真杀了苏立言?

    苏公子跑了一会儿就停下了,实在是屁股有伤,再跑下去就要扯到伤口了。迎着大小姐的宝剑,苏公子如同视死如归的义士,“来吧,能死在大小姐手上,是苏某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张紫涵咬着粉唇,寒光闪闪的宝剑比划来比划去,最终还是没舍得下手。可要如此轻松地放过苏瞻,心中也是不甘,于是留下了一句狠话,“哼,下次再这样,定斩不饶。”

    整整衣襟,苏公子三两步凑到大小姐身边,闻着阵阵香风,浑不在意道,“大小姐放心,下次本公子敲敲门再进去!”

    趁着大小姐还没发火,赶紧站远一点,冲着拱门外装作看风景的张忠喊道,“忠叔,快让人把早饭送过来啊,大小姐饿了。”

    张忠双手攥在一起,白胡子不断抖着,苏公子真敢开牙,什么大小姐饿了,是你苏公子饿了吧。苏公子俨然把自己当成半个主人了,张忠也是说不出什么。哎,苏立言和大小姐,还真是一对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