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9章 牢房有佳人
    第9章牢房有佳人

    北国艳艳随风波,谁家桃花乱寂寞。

    苏瞻蹲在阴暗的牢房里,看着眼前的桂姐,竟然有点微醉,难道桂姐看上自己了?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嘛,苏公子挠挠有点乱糟糟的头发,身子往后一靠,摆了个还算潇洒的造型,想他苏某人身兼穿越者外加白鹿书院第一才子的名号,长得又是剑眉星目的,桂姐看上自己也实属正常嘛。苏瞻眯着眼,静静地等着,桂姐半张着小嘴,似乎有点犹豫,想说又不说,好一会儿后,才见桂姐叹口气,一边往外拿着吃食,一边幽声道,“苏公子,奴家今日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说件事儿,你呀,就别惦记着楚楚了,昨日林家公子已经为雅儿赎了身,现在楚楚已经是林公子的人了。这事儿本来想过两天告诉你的,谁知你又惹上人命案子,奴家也不想你稀里糊涂的走了,便来与你说一说。”

    桂姐摇着头,水汪汪的桃花眼里多了几分悲伤之色,苏公子虽然为人放荡不羁,少年轻狂,可对楚楚倒是一片真心,为了她还被张小公爷坑的连家业都没了。做了那么多事,楚楚还是跟着林公子走了,说起来,苏公子可真是可怜呢。想着,桂姐不由得生出几分同情,再看苏瞻的时候,倒也没有那么让人厌烦了。

    苏瞻等待着桂姐能说出些安慰的话来,哪怕桂姐流着眼泪说一声“我爱你”,他都不会觉得惊讶,可是,为什么说的是这事?苏瞻干吞着唾沫,眼睛直勾勾的,半天后才咧着嘴道,“桂姐,你来牢里,就是为了告诉本公子这件事儿?”

    闻听姚楚楚跟着姓林的跑了,苏瞻不打也不闹,那神情淡定的跟寺里的老和尚一般,桂姐有点发呆,楚楚跟林公子跑了哎,难道苏公子不生气么?他应该跳着脚大骂一句狗男女才对啊。

    桂姐哪里晓得此苏瞻非彼苏瞻,如今牢里关着的乃是后世跑来的,那个为姚楚楚痴迷疯狂的苏瞻早已经不知去往哪里了。原来那个苏瞻喜欢姚楚楚,但眼前这个苏瞻可是一点都不喜欢姚楚楚,如今姚楚楚跟着姓林的走了,反倒少了一份麻烦呢。当然,这些话不能跟桂姐说的,苏瞻知道桂姐脑袋里有多少疑惑,他不得不伸手抹了抹脸,长叹口气,一脸老成的呼道,“落花有意随流水,而流水无心恋落花,爱也悠悠,情也悠悠,多少心事负春秋。哎,走了也好,从此以后了无牵挂。”

    苏公子似乎有感而发,他星目微闭,脑袋稍稍仰着,宛若居于黑暗角落里的豁达智者,好不洒脱。桂姐水汪汪的桃花眼眨呀眨,又伸手捏了捏自己的手腕,哎哟,好疼,竟然不是做梦,苏公子是在牢房里关成傻子了么?

    开封府大牢外,张紫涵手持一把棕色折扇,头戴纶巾,金色抹额贴着洁白的额头,绣靴踏着青石板,步调轻快。在京中呆了这么多年,近两年又代祖父执掌京营,心性早已经历练了出来,在京城面对那些王公子弟,不曾有半点慌乱,可现在要见到这位故人了,反而有些患得患失的。张家大小姐要到牢里看望犯人,自然是畅通无阻,曹铎早找到牢头说明情况,让狱卒不要盘问,省的冲撞了大小姐。牢门开着,张紫涵却没有立即走进去。

    打开折扇,遮挡着有些耀眼的阳光,飞云入鬓的秀眉轻轻蹙起,柔美中不失英气。萦袖一直跟随在身边,多少知道些,大小姐没有立即进去,恐怕是真有点怕了吧。怕,出现在张家大小姐身上着实有些可笑了,在外人看来,大小姐代掌京营五军都督府,手握千军万马,打小练武,熟读兵法,那是什么都不怕的女巾帼。京城里,大小姐总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在外人面前很少有过笑容,再加上一言一行,颇具老国公气度,所以怕她的人不少,说她怕别人,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可做为大小姐的贴身侍婢,她知道大小姐虽然在京中,却从未忘却过那个一起长大的男子。苏立言这三个字,在大小姐心中总是不一样的,这次回来,一部分原因是朝廷安排,另一部分原因也是想见见苏立言。

    大小姐总是希望那个整日里念着的玩伴变得越来越好,因为英国公家的大小姐是不可能嫁给一个纨绔子弟的。这些年大小姐抛开那些王公子弟的讨好,还不是因为心里装着一个人?现在回到祥符,可以亲眼看看苏立言了,万一苏立言不是想象中那样,几年的美好回忆就要随之消散了。谁不愿意在心中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更何况是一个妙龄女子。

    轻舒一口气,秀眉渐渐舒展开来,张紫涵抬脚进了开封府牢房。几年不见,一回来就听他搅进了这么多事,几分生气,几分好奇,几分好笑,攥紧折扇,还未往里走,就已经听到了一阵苍凉动情而又欠揍的声音。

    好好好,没想到苏公子还真是风流成性,都被扔进大牢,不知明日如何了,还有心思勾搭女子。修眉一挑,杏核眼中闪过一丝愠怒。

    “见之时,见是非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没想到苏大才子不仅仅诗词歌赋,冠绝中原,连佛学也有所涉猎啊,只是你这情情爱爱的,是否有些不合时宜了?”

    清冷傲慢的声音,却如山泉竹箫,清脆悦耳。苏瞻闻言一愣,因为这声音是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的熟悉。看着那个从台阶上走下来的人,一身白色男子锦袍,终究掩盖不住那属于女子的绝代芳华。星眸清澈,深邃而悠远,秀眉轻扬,似威严,似嗔怪。看到这人,一幅幅画面抑制不住跃上脑海,她就是张紫涵么,好一个与众不同的佳人。此时苏瞻心里有些怅然,又有些懊恼,为什么原来那个苏瞻心里念着张紫涵,却偏偏风流不羁,流连于烟花场所呢,甚至还耗尽所有,替一个不值得的女子赎身。可很快,就有些想明白了,是觉得配不上吧,因为无论是才学能力,还是家世,苏瞻都配不上张紫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