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0章 简单的约定
    第10章简单的约定

    弹指红尘,浮生若梦,岁月流逝,催动红颜。相望间美人如玉,那一份倾城绝艳,总是人间最美丽的风景,宛若大地诗章。

    几年过去,大小姐已经不是那个爱打闹的女孩,变得安静而成熟。而苏瞻,也变成了开封府最年轻的解元公,一身才学,名动中原。

    “什么时候回来的?”

    面对如此神仙般的佳人,苏公子开口第一句竟然是说这个。张紫涵微微蹙眉,一双美目从苏瞻身上掠过,最终停在了桂姐身上,“这里没你的事了,这就走吧!”

    大小姐的语气有些霸道,但又是那么的自然。

    不知怎地,虽然不知眼前女子身份,却生不出一丝对视的心思。桂姐生活在得月楼中,来来往往的人见多了,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贩夫走卒,却无一人有如此犀利的眼神,仅仅是目光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桂姐问也不敢问,提起食篮忙不迭的低头道,“是,奴家这就走...”

    桂姐逃也似的跑了,一路小跑着来到外边,感受到温暖的阳光后,才松口气拍了拍丰满的胸脯,哎哟,背上都见冷汗了,她也没干什么事,怎么那女人的眼神就像刀子一样捏?见曹捕头站在旁边与人说话,桂姐走过去小声道,“曹捕头,刚进去那位是谁,怎地脸色如此臭,好似欠她多少钱似的。”

    “嘶....桂姐,你轻点声,知道那位是谁吗?她就是张家大小姐,你有几个脑袋,敢背后里编排她?”

    桂姐神色一僵,暗道一声要命,这就是张家大小姐啊,真是吓人。

    桂姐灰溜溜的跑了,有狱卒识趣的搬来一张椅子,张紫涵点点头坐在了上边,虽然没说什么,可只是一个柔和的眼神,就已经乐得那狱卒咧开嘴傻笑了。苏瞻摸摸鼻子,嘴角翘了翘,除了问一句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紫涵把玩着手中折扇,面上似笑非笑,只是盯着苏瞻上下打量,却是一言不发。

    一时间静悄悄的,二人就像哑巴了一般。萦袖缩在后边,也搞不懂眼前是什么状况,急着来了,却又一句话不说,难道见了面就是为了干瞪眼?

    “苏立言?你打算一直这样沉默下去?”冰冷的话语从张紫涵口中发出,却又那么的自然。

    苏瞻耸耸肩,靠着栅栏,耸耸肩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问你了啊,不知大小姐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早刚回,听说你伤了人命,还坏我爱犬性命,特来瞧瞧热闹。”

    张紫涵故意这般说的,他要是生气,才是最好,小时候调皮捣蛋也就罢了,长大了些,却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苏瞻早已不是原来那个苏瞻了,虽然也有着一身才学,却没有文人的呆板,他脸皮够厚,也足够聪明,张紫涵这是故意惹他生气呢,真要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岂不是落了下乘?也不理会张紫涵的话,他来到近前,手指敲打着栅栏,抿嘴笑道,“你知道,沈仲实不是本公子杀的。”

    “哦?是吗?本小姐为什么要这么觉得呢?”

    “杀了沈仲实对苏某有什么好处?而且,最明显不过的是,本公子要杀了沈仲实,不会笨到留下这么多线索,还把钱袋挂在自己身上,本公子可还没活够呢。”

    苏瞻所言,也正是张紫涵所怀疑的,试问白鹿书院第一才子,中原士林翘楚,会蠢到杀了人还会给官府留下那么多线索么?而且,贵为中原士林翘楚,十六岁开封府乡试中举,夺得解元,势头直逼当朝大学士杨廷和,可谓是前途远大,一片光明,试问如此人物,会为了一点钱财杀人么?估计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认为是苏瞻杀了沈仲实,吴绵文身为开封府知府,沉浸官场几十年,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么?可也正是因为沉浸官场几十年,才明知苏瞻不会杀人还要把他关在大牢里。大明官场,充斥着太多这种官员了,他们谨守着为官准则,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连张紫涵对这些官场陋习也是没有办法。

    面对困局,没有慌乱,没有颓丧,还能保持如此镇定,着实让张紫涵有些意外的。心中暗暗点头,起了身持着折扇轻轻敲了敲苏瞻露在外边的手指,不无鄙夷的低声道,“你既然知道的如此清楚,那想好怎么办了吗?”

    张紫涵打小练武,手上的劲儿可不小,一把折扇,敲得手指发疼,苏瞻赶紧收回手,呲牙咧嘴道,“指望那几个捕快是没希望的,此案甚是蹊跷,本公子希望亲自查探,就算最后查不出什么,被砍了脑袋,也认了。”

    说着话,苏瞻笑眯眯的看着张紫涵,之前没办法出牢房,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能不能离开牢房就放在张紫涵身上了。

    张紫涵并没有思索太久,她眯着美目,淡淡道,“我可以帮你,但也不可能让你一直在外边呆着的,七天时间,七天内你能找到真凶,开封府自然会免了你的罪责,要是找不到真凶,七天后,你不仅要回到牢房,还要在状子上签字画押,认罪伏法。”

    苏瞻微微皱眉,实话说,七天时间太短了,可还是点头同意。他能体谅张紫涵的难处,凭着她张家大小姐的身份,莫说带一个人暂时出牢房,便是让一个定罪的死刑犯脱罪也是易如反掌。可是,她不能这样做,因为她不得不考虑这样做会对张家带来什么影响。七日约定,算是说服吴绵文的理由吧,拿出身份强压吴绵文自然没有问题,可那样做不值得,至少,现在张紫涵是这样想的。

    牢中叙话,一对多年未见的老熟人,却没有谈太久。张紫涵领着萦袖离开了牢房,看着日头正往西方行去,她打开折扇,挡住了那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七天,苏瞻要如何在七天内破获此案呢?苏立言要自己查案,也是挺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