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2章 大小姐威势吓人
    第12章大小姐威势吓人

    吴绵文一番话,就有点让人回味了。你张大小姐真讨要苏瞻,碍于英国公府的势力,吴知府自然会放人的,不过嘛,放人可以,一旦百姓或者朝廷追查下来,你张小姐得担着才行,反正他吴知府是不会担着个责任的。张紫涵听得懂吴绵文话里的意思,她心里已经有点着恼了,“紫涵自不会让知府大人难做,想必知府大人也在发愁如何让苏立言签字画押吧。不如给那苏立言七天时间,让他亲自去查此案,若是幕后真凶真的另有其人,到时可抓获真凶,苏立言定然是无罪释放。倘若苏立言查不出什么,紫涵担保苏立言会签字画押,认罪伏法。”

    给苏立言七天时间,让他亲自去查案,吴绵文会同意这个提议么?他当然会同意,首先,大小姐亲自来到开封府,如果连这个面子都不给,那就是给脸不要脸,他吴绵文的官运也就到头了。其次,张大小姐的提议好像对他吴绵文并没有坏处,只不过是将苏立言换个地方关押而已。也不用怕苏立言会跑掉,开封府那么多人是吃干饭的?如果苏立言真能查到真凶,这破案的功劳依旧会算在开封府头上,若是没查出什么,苏立言乖乖认罪伏法,也省去许多麻烦了,毕竟沈仲实的案子影响太大,不能拖太久的,早早地定罪结案,也好对朝廷交差。

    吴绵文心里很高兴,一旁沉默不语的蔡九湘却弯着身子小声说了句,“东翁,万一苏立言到时候不乖乖认罪呢?”

    蔡九湘一句话,如同一盆凉水泼在了吴绵文头上。他看似是在对吴绵文说话,可实际上却是在询问张紫涵。听着蔡九湘的话,张紫涵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合上折扇,慢慢站起身来,“知府大人,你也这么想么?”

    明明脸上挂着笑容,可吴绵文却感受不到一点温和,他气得回头瞪了蔡九湘一眼,当真是多嘴,七日之约,已经是张大小姐给开封府一个台阶下了,她要是强行带走人,谁能拦得住?张大小姐可是说一不二的人,她说苏立言会签字,那就一定会签。已经感受到张紫涵有点不耐了,吴绵文赶紧轻拍桌面,展露笑容,故作大气道,“既有大小姐做保,本府还有何担忧,蔡师爷,你这就去牢里,让人把苏立言放了。”

    临近傍晚,苏公子走出了开封府大牢,望着西边美丽的流云,总有种说不出的疲惫感。有张紫涵出面,算是暂时离开大牢了,可这个案子该从何处着手呢?正思索着,肩头却被人拍了拍。

    是谁?回头望去,苏公子一双丹凤眼瞪的溜圆,尽是惊讶之色。

    眼前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长发束起,几分成熟,几分冷艳。

    来人是谁?苏瞻当然认识的,这不是张大小姐的贴身侍女萦袖么?苏瞻与张大小姐青梅竹马,萦袖又是从小服侍,二人当然相熟的。此时萦袖一身红色捕服,黑色皂靴,手里提着一把刀,一时间搞不清楚她想干嘛了,“萦袖?你干嘛?”

    瞧苏瞻惊讶的样子,萦袖心里一阵好笑,不过面上还是学着男儿拱手行了一礼,“苏公子,小姐吩咐婢子,这段时间跟在你身边,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

    苏瞻咧着嘴翻个白眼,帮忙?恐怕是监视还差不多吧。身边多了个女扮男装的萦袖,外加一个曹捕头,走在路边,浏览着夕阳下的汴河美景,身后跟着两个捕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知府大人家的公子出游呢。萦袖提着捕刀,紧紧跟着苏瞻的脚步,清秀的眉头不时的蹙在一起,那份冷艳之美,宛若另一个张紫涵。曹铎抱着膀子,一脸轻松之色,那份喜悦完全是发自内心的。苏公子揽下了这桩公案,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他曹某人是不用受那挨板子的苦了。走到汴河东南段的时候,落日的余晖已经洒满天边,红色云彩变幻不断,时而像一头猛虎,时而像一朵轻飘飘的花瓣,景色醉人。驻足在河畔,苏瞻深深地呼了口气,曹铎走上前来,小声问道,“苏公子,咱们不去看看尸体?”

    “已经过了好些天,早会儿看晚会儿看都一样,反正放在殓房里也没人能动”苏瞻抬手摸了摸额头,心绪有点烦躁。但凡凶杀案,最直接的线索还是尸体,可惜过去这么多天,最佳的验尸时间已经错过了。至于凶案现场,又在沈家,现场是否被破坏,也不知道,总之,能不能破案,真要听天由命了。

    由于凶案没有破,所以开封府一直留两个衙役在沈家,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现场。曹铎打头走进沈府,事先得到通知的沈应元迎了出来,只是一看曹铎身后的苏瞻,一时间睚眦欲裂,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沈应元瞪着眼就扑了过来,“苏立言,沈某跟你拼了!”

    别看沈应元娇生惯养的,这含怒冲来,速度不慢,曹铎也没防备,没能拉住沈应元。眼看着苏瞻又要遭受一番厮打了,旁边突然伸出一脚,让沈应元半寸进不得。萦袖秀眉微蹙,双眸紧锁沈应元,脆声斥道,“沈应元,苏公子可是奉命来调查此案的,你如此这般,可是要阻拦开封府查案?”

    萦袖随着张紫涵多年,又在军中历练,自有一番气势,那冰冷的眼神岂是沈应元这种文雅公子能抵挡得住的?被萦袖吓退后,沈应元也不敢多言,拉着曹铎走远一些,脸色十分难看,“曹捕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铎无奈,耐着性子解释了一番。谁都知道让一个嫌犯调查凶案有多不靠谱,可人家吴知府都允诺了,谁敢说个不字?再说了,张家大小姐出面,这个面子谁敢不给?

    曹铎一番劝诫,沈应元只能气呼呼的回了自己院子,连招待的礼数都欠奉了。萦袖拉了拉苏瞻的绣袍,低声耳语道,“公子,小姐可是很少求人的,这次为了你可是破了规矩呢,你可别让小姐失望才是。”

    苏瞻只是微微愣了下,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何尝不知道张紫涵所承担的压力。张家大小姐看上去身居高位,权势非凡,可这样的位置一言一行都有许多人盯着呢,京中那些御史们最擅长的就是风闻言事,这件事免不了会被御史们呈上去,如果最后还破不了案,御史们还不拼了命的攻讦英国公府。虽然凭着英国公张懋的身份,不会有什么事,但影响始终是坏的。

    以女子之身代掌五军都督府,大明朝就从没有过这种事,简直是在挑战天下伦理朝纲,要不是有老国公的威望在那里撑着,估计早被别人的口水给淹死了。不说那帮子文官,估计光都督府内,就有许多骄兵悍将不服张紫涵,所以,大小姐每一步都走在悬崖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