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3章 血迹迷离处处不同
    第13章血迹迷离处处不同

    苏瞻自然能体谅大小姐的难处,所以,无论如何也要为大小姐争口气才行。

    一路上听曹铎将案子大致说了一遍,按照平时的习惯,沈仲实到了晚上不是歇在小妾田氏房中,就是小妾刘氏房里。可是那晚不知道怎么回事,非要在书房里歇息,说是要处理下近期的账务。当夜沈家小姐沈莹陪着沈仲实到了夜里亥时三刻就回去休息了,自此再没人去过书房,一直到第二天寅时,管家薛良起夜后见书房还亮着灯,以为沈仲实一夜没睡,便想去问问有什么需要的,可是一开门就看到了沈仲实的尸体躺在书房里。

    大致情况就是如此,至于是不是真的,就有待查探了。在曹铎的引领下,来到了沈家书房前,看到门口果然站着两个衙役。开封府能派人守着书房已经非常不错了,如今大明朝很多吏员可没有保护现场的意识。曹铎将两名衙役叫到近前,问道,“这两天没人来过吧?”

    “曹捕头,放心好了,有咱们兄弟守着呢。这两天没人来过书房,里边的东西没人动过!”

    苏瞻暗暗点头,伸手推开了房门,古老的松木门,刷着深色流漆,走进去,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还夹杂着些湿气。黄昏的光芒透过窗户照进来,昏昏暗暗,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过了一段时间,才能看清屋里的大概情况,一张宽大的书案,古老的棕色太师椅,书案上摆着笔墨纸砚,翻开的账本还静静地躺在案子上,似乎还能看到沈仲实翻阅账本的影子。在书案右手位置,是一个书柜,书柜乃是紫檀木打造,上边雕刻着精美的百花花纹,极尽奢华。书房并不算小,却只有一扇东面的窗户,在书案左侧地上,还留着斑斑血渍,虽然已经干涸,但依旧能看到当日的惨状。一幅貔貅神像,仿佛咧开嘴哈哈大笑,血腥、潮湿,暖春的日子,却感到似乎有什么人在挠着后背,整个房间阴森森的。

    苏瞻蹲在地上,手指量了量血迹到书案的距离,“萦袖,掌灯!”

    苏瞻语气自然,甚至带着些威严,萦袖微微皱眉,但还是点了蜡烛,蹲在了苏瞻旁边。先听苏立言的,要是查不出什么,再跟他算账。有了烛光,看起东西来就清晰了许多,苏瞻观察着地上的血迹,而萦袖去呆呆的看着苏瞻。此时的苏瞻神情认真,一对剑眉乌黑如墨,眉头不时地皱上一皱。如此全神贯注的苏立言,与之前判若两人,却更有魅力了。

    地上的血迹大致分为两块,每块又有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血斑,从血迹上看,沈仲实的尸体应该躺在这里的,而血渍是从伤口向两侧流出。好一会儿后,苏瞻从萦袖手中接过蜡烛,跪在地上寻找起来,可是找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到想要的东西。站起身后,苏瞻扫视一下房间,轻轻地呼了口气,“有点不对劲儿。”

    萦袖美目一眨,有些好奇的问道,“公子,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我怎么没看出来?”

    此时曹铎也瞪着一对眼睛,左瞧右瞧的,地上不就是血么?他心里也好奇,只是不好意思像萦袖这样直接问罢了。将蜡烛交还给萦袖,苏瞻指着地上的血迹缓缓言道,“你们仔细看看,地上血迹堆在一起,似乎全是血渍流淌留下的。但是正常情况下,遭到凶器击伤,由于血压以及受害者反抗,血迹都会带有溅射,所以死后血迹应该是血泊以及喷溅状血迹,而一般血泊和喷溅状血滴是分开的,根据伤口部位以及凶器割伤深度和速度,血泊和喷溅状血滴之间距离大小不一。”

    经过苏瞻的解释,二人大致听懂了,尤其是曹铎,他可是经受过不少凶案,而且本人也曾杀过几个凶犯。曹铎也蹲在地上仔细看起了血迹,没一会儿就起了身啧啧称奇道,“不错不错,年前胡家庄的案子曹某曾去过,当时现场血迹确实与此有很大不同。按苏公子刚才所说,这里好像只有血泊,并没有杀伤或者反抗时留下的溅状血迹。”

    萦袖一双美目好奇不已的望着苏瞻,心中不知涌起多少疑惑,这些东西苏立言是从哪学来的?大明朝仵作地位低贱,苏立言堂堂白鹿书院第一学子,绝无可能放下身份学这些东西的必要。

    苏瞻挽起袖子,来到窗前检查了下窗户,“曹捕头,之前窗户就是紧闭的么?”

    “是的,窗户一直是关着的,有什么问题么?”

    苏瞻微微一笑,也不作答,只是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的一片树叶,随后推开窗户,一股清风迎面扑来,窗前是一片茂密的紫玉兰,一棵棵紫玉兰,如今暖春时节,正是花期旺盛的时候,而那片树叶应该来自于窗前的紫玉兰。

    将紫玉兰树叶放在袖中,重新关好窗户,在房间里仔细检查起来,苏瞻走得很慢,似乎不想放过每一寸地方。古老的太师椅静静地放在书案前,精美的镂空花纹,两条青蛇吐着蛇信,突然,苏瞻眉头一挑,继而大怒,“当真是可恶!”

    萦袖就跟在身后呢,听苏公子怒声一吼,吓得微微一愣,曹铎也是纳闷,这是怎么了?谁惹苏公子生气了?

    苏瞻突然冒出一句话来,看上去非常生气,曹铎以为找到了什么有用的线索呢,赶紧弯着腰站在太师椅旁边打量起来,“苏公子,你发现什么了?”

    萦袖虽然没说话,但是眼中一副好奇之色,心里还不由得有些怀疑,苏立言不会是故作神秘吧?苏瞻站起身来,整整袍子,一眼就发现了萦袖的神色,不禁撇嘴一笑,臭丫头,今日就让你见识下本公子的手段,否则还真把苏某人当成没用的小白脸了。捏捏嗓子,一手扶着太师椅,缓缓道来,“二位,仔细瞧瞧,这太师椅是不是缺了点什么?”

    听苏瞻如此说,二人一同看去,这次确实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儿的地方。大明朝不比后世,在后世想要在家具上雕龙画凤非常随便,可是在古代,龙和凤绝非普通人家能用的。但是富贵人家为了显示家世尊贵,往往又需要雕刻一些图腾花纹,龙是肯定不能用的,但是在民间一直有一个传说,那就是龙蛇一家,灵蛇戏水,御风成龙,双龙戏珠代表着高贵与权力,民间不能用龙,于是就演化出了双蛇吞珠,这种图腾大多被用于名贵的太师椅以及书柜雕纹上。双蛇戏珠,重点在于中间那颗玉石,因为好木料必须配好玉石,而沈家书房的太师椅的木料是普通的黄梨木,而不是稀缺名贵的紫檀木,所以配的玉石应该不会太好,大部分都是普通的猫绿宝石。恰恰,现在太师椅上那颗宝石不见了。

    曹铎摸了摸花纹上的镂空位置,仔仔细细的用大拇指抠了抠,随后颇有些兴致缺缺的说道,“好像缺了块玉石嘛,估计是被贼人挖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