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4章 苏才子初露锋芒
    第14章苏才子初露锋芒

    萦袖显然也是同意曹铎所言的,有些狐疑的看着苏瞻,贼人谋财害命,挖去太师椅上的宝石并不稀奇嘛,真不知道苏立言大吼大叫个什么劲。苏瞻摇摇头,他心中很清楚,椅子上的宝石绝不是凶手挖走的,自己脖子里还挂着一块极品羊脂玉呢,凶手连钱袋里的羊脂玉都没发现,会有心思挖太师椅上的玉石么,更何况这块玉石还不怎么样,费工夫挖走也卖不了多少钱,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搜刮点钱财来的实在呢。

    书房之内陈设整洁,尤其是书架上摆放的宋代青花瓷,以苏瞻的眼力,都能看出这是一件出产于北宋时期的汝窑青花瓷,他稍懂古董,都知道这件瓷器非常名贵,如果是一个打劫财物的贼子,会不识得汝窑青花瓷?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贼子当的也太不合格了。

    萦袖或许是疑惑,曹铎却是鄙夷,曹铎觉得自己随着苏公子查案就是过过场合罢了,看苏公子本事也不怎么样么,估计七天后也是乖乖的认罪伏法。苏瞻能感受到曹铎心中的鄙夷,他也未放在心上,来到书架前,抚摸着架子上的青花瓷,胸有成竹道,“你们仔细看看,这屋中虽有散乱,地上也有打碎的物什,可偏偏太师椅没有被移动过,书架上的青花瓷并未被取走,萦袖,你久随大小姐身边,见多识广,想必这件青花瓷价值如何你很清楚吧?”

    经苏瞻提醒,萦袖来到书架前取下那件青花瓷仔细端详起来,越是看下去,清秀的眉头越是紧皱,渐渐地,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了,这果然是源自宋时的汝窑青花瓷,自己仔细查看之下才能断定这件瓷器的好坏,可是刚刚苏立言只是远远望了一眼,怎么就如此确定呢?将瓷器放回原位,她点点头道,“却是宋代的汝窑青花瓷,放到市面上的话,保底应该值四千两白银的。”

    曹铎本来浑不在意的,闻听萦袖所说,惊得就是一哆嗦,吞吞口水跑到书架前抱着那件青花瓷翻来覆去的摸了起来,到现在,他还有点不敢确信的问道,“萦袖姑娘,这真是宋代的汝窑青花瓷?”

    曹铎不懂古董,更分辨不出古董,可是他还是知道汝窑青花瓷值不值钱的。如果这真是一件汝窑青花瓷,那也就说苏瞻之前所说绝非胡言乱语了,看到萦袖冷着脸点头后,曹铎顿时吐口浊气,恋恋不舍得放下青花瓷,低声问道,“苏公子,如你所言,若太师椅上的宝石不是贼人挖去,那又是何人所为?”

    苏瞻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门口方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曹捕头还是自己去问吧。”

    苏瞻语出自信,根本不担心自己判断错,凶犯对太师椅上的宝石不感兴趣,沈家人更没有理由挖自家太师椅上的东西,那么剩下有机会进入书房的就只有守在外边的衙役了。曹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也不是什么清廉之人,缉凶破案,收点好处,实属正常,如果手下人收了沈家钱物,他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可私自取了凶案现场的东西,性质就不一样了。

    “赵大、刘能,你们给老子滚进来”曹捕头一声怒吼,守在外边的两个衙役推门跑了进来,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曹捕头,何事吩咐兄弟?”

    曹铎哪里有什么吩咐,一把揪过那三角眼的刘能,劈头盖脸的呵斥起来。曹铎只是言语间威胁一番,赵大和刘能二人就竹筒倒豆子般全招了,这二人家境并不怎么好,再加上好赌成性,当衙役那点薪俸以及收来的灰色收入早就被霍霍光了,这不,临时得了差事守着凶案现场,无意间发现了太师椅上的宝石,当即见财起意,琢摸着这里刚发生劫财杀人凶案,再丢这么一件小小的宝石,估计也没人会留意到,就算发现了,顶多也会认为是凶犯挖走的,于是二人商量好,趁着夜里将宝石挖下来藏在了身上。

    曹铎自在那里训斥手下,苏瞻可没心思掺和这种破事,之所以点破此事,无非是让曹铎见识下自己的能力而已,免得曹铎真把他苏某人当成无能书生,那样对接下来的事情可没好处,毕竟要破此案,处处都要用到曹铎呢。靠着窗口,想着事情,萦袖终究放不下心中的好奇心,刀柄碰了碰苏瞻胳膊,小声问道,“公子,你刚才只是远远看了一眼而已,怎么就确定那是北宋汝窑青花瓷呢,婢子仔细端详,也只确定是宋代瓷器,至于北宋还是南宋可分不出来呢。”

    听萦袖如此问,苏瞻摊开手挑了挑眉毛,“其实说开了也没什么稀奇的,沈仲实这人吝啬归吝啬,却图慕虚名,经常收集一些名贵古董字画装裱自己,以展示身份,所以啊,这书架上的字画饰品,想必都是真品,赝品的可能性非常小,如果是赝品,那就不是装裱自己,而是丢自己人了。恰巧,去年年末,本公子听老师说沈仲实收账的时候,从牛大耳朵家中得来一件北宋汝窑青花瓷,一直放在书房内,逢人就显摆,是以刚才一眼就断定此物便是那件青花瓷了。”

    “原来如此?还真以为你眼力惊人呢!”萦袖锁着秀眉,淡淡的笑了笑,烛火下,两腮生韵,别有几番味道。哎,怎么当年就没发现萦袖这丫头也是个美人胚子呢?

    萦袖虽然话语听上去不以为然,可是心中还是非常叹服的,能通过种种耳闻以及沈仲实的性格,就能迅速断定诸多事情已经非常难得了,至少她萦袖是想不到这些的。也许大小姐这次回祥符真的做对了,苏立言果然有些不一样了呢。

    “不然,你以为呢?”苏瞻手指划过窗棱,缝隙里有威风轻轻刺着皮肤,突然间,他用一种低沉到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语调叹道,“此案不好查啊!”

    萦袖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苏瞻手中握着一片树叶,萦袖似乎明白了什么,这应该是苏立言刚刚开窗子的时候得到的吧。此时曹铎已经训斥完赵大和刘能,让二人将宝石放回原处后便将二人撵了出去,再走过来时,曹铎面上明显恭敬了许多,“苏公子,曹某服了,不知咱们接下来做什么?”

    苏瞻早有定夺,将手中树叶不着痕迹的藏入袖中,慵懒的伸了下胳膊,“既然是凶案,总要看看尸体的,麻烦曹捕头带路,咱们去趟殓房吧!”

    从沈家离开,已经是戌时,此时天色全暗,感受着汴梁河传来的微风,一想到要夜里去殓房,总感觉到后背凉飕飕的。

    萦袖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苏立言了,今日的苏立言不仅明察秋毫,机智过人,连胆子也变大了。走过汴河大街,眼看就要到开封府了,萦袖却突然止住了脚步,回头看着角落里的黑暗,因为她发现被人跟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