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6章 敛房内压力好大
    第16章敛房内压力好大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经历一场厮杀,案子还得继续查下去,三个人重新朝开封府走去,一路上萦袖凝着黛眉,不时的观察着苏瞻,因为眼前的苏瞻太过镇定了,镇定的让人无法相信。以前苏立言来往于书院与勾栏,接触的都是文人才子,锦绣佳人,这辈子都没与人动过手。可就是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刚刚却如街头混混一样毫不畏惧的丢出了一块板砖,事情过去了,他又能迅速收回心神,将精力全部放到眼前的案子上。他真的是苏立言么,确实是他,可又让人觉得如此陌生。

    “苏立言,你难道就没一点怀疑,或许沈仲实便是刚才那女子所杀呢!”萦袖有此怀疑一点都不稀奇,因为黑衣女子出现的时机太蹊跷了,任谁都会忍不住往这方面想。

    一旁的曹铎也大点其头,他已经琢摸着要不要明日发下海捕公文呢,只是碍于不知那女子相貌,无法海捕而已。苏瞻摇了摇头,手指摸了摸鼻尖,有些忧色的回道,“现在没看到尸体,一切都只是假设。不过,我觉得她不是凶手!”

    从刚刚黑衣女子的表现看,她自负武功高深,傲慢而冷酷,如果是她杀了沈仲实,没必要关着门窗,抹去一切线索的,她可不是那种怕背负案子的人。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开封府,西边一座偏院,房屋年久失修,杂草滋生,门板老旧,处处散发着一股阴冷之气,这便是开封府殓房了。看管殓房的老杂吏帮忙开了锁,在曹铎的指引下,找到了沈仲实的尸体。殓房内,阴冷潮湿,处处充斥着一股腐烂的味道,沈仲实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木板上,双目紧闭,盖着一条白布。萦袖久随张紫涵,军中历练多年,不是没见过死人,但在这种环境中接触死人还是第一次,所以内心不由得紧张起来。而苏瞻,却面无俱色,那份镇定,连曹铎都大感佩服。

    萦袖撑着灯笼,老杂吏还点燃了几根蜡烛,殓房内总算多了几分温暖,少了几分阴森。苏瞻掀开白布,仔仔细细的看着尸体,伤口很好辨认,因为所有的伤口几乎都集中在胸口和腹部,数了数伤口,总共有十一道,伤口有深有浅,多为利器所致。如此看,根本看不清伤口边缘,只好让萦袖换了蜡烛凑近一些,苏瞻则压低身子,几乎将脸贴到了尸体上。苏公子如此行为,可是惊呆了众人,萦袖屏住呼吸,心中默念,苏立言是不是抽风了?

    苏瞻仔细观察着伤口边缘,无非是想确定心中猜想罢了。人在受到伤害时,都会本能的做出反抗,所以一般反抗时留下的伤口,边缘会有强烈的撕扯牵拉,血口放大,反之,如果人是没有意识毫无反抗的情况下死去,伤口会相对平和许多。沈仲实身上的伤口就属于后一种,伤口外翻,却非常平滑,毫无撕扯迹象,也就是说沈仲实死的时候,一点意识都没有,更别提反抗了。看完伤口,又翻开沈仲实的手看了看,双手完好,没有丝毫的摩擦损毁,也没有出血的情况。

    看完这一切,苏瞻已经确认心中判断了,随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笑容,在阴森的殓房,看上去那么邪恶可怖,让人从心底涌起一股凉意。

    通过验看伤口,能够猜测到沈仲实的死亡过程,站在阴森森的殓房里,昏黄的烛光不断飘摇,映着长长的身影,像一条条黑色幽冥。苏瞻屏住呼吸,他仿佛看到了沈仲实在夜色下忙碌着,一个熟悉之人送来了温润可口的吃食,很快沈仲实就陷入了昏迷不醒的状态,接下来,毫无意识的沈仲实被拖倒在地,一把利器刺着身体,而最致命的一下则刺在胸口。

    一切都是临摹猜想,并无真凭实据,放在后世,这些不算什么,因为只要做尸体解剖,便能准确的找出死因以及更多的线索,可这里是大明朝,死者为大,解剖尸体可是天理难容的事情。莫说沈仲实的尸体,就算一介普通百姓的尸体也无权解剖的,毁人尸首,那可是要被千夫所指的。至于动不动就锯人头开棺验尸的,简直就是异想天开。解剖尸体想都不用想,那么沈仲实死前到底吃过什么就无从得知了。

    天色越来越晚,外边传来不绝于耳的打更声。苏瞻仔仔细细的验查尸首,那份认真,看得让人头皮发麻。良久后,苏瞻总算将白布重新盖在尸首上。萦袖长长的舒了口气,总算结束了,一个姑娘家就算胆子再大,这么面对一具尸体,也是受不了的。由于手臂举着灯笼时间太久了,又酸又疼,偏偏苏公子一句感谢的话都不说,惹得萦袖美目幽怨。

    “曹捕头,不知仵作所留的验尸结果可在?”苏瞻到底不是正牌法医,一些关于凶器以及死因的详细内容还得借助一下大明朝的仵作才行。

    曹铎倒是早有准备,他知道要想查案,尸体死因什么的是必备的,所以绷着脸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公子说的可是尸格记录吧,喏,在这呢,今个曹某早早地就把尸格记录从老杨头那要来了,你请看!”

    苏瞻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接过尸格记录凑着灯笼看了起来,只是翻了几页后,苏瞻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他两眼瞪着,呼吸也有些急促,瞧那愤怒之色,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不怪苏瞻生气,任谁看了这份尸格记录之后也会这个反应的。且看沈仲实的尸格记录,寥寥数语便已概括:死者沈仲实,利器致死,无中毒之状。

    看着手里这份尸格记录,苏大才子真想大骂一声草泥马,这他娘的也算验尸报告?知道大明朝的仵作不能跟后世比,可你尸体伤口细节必须有吧,凶器具体为何物必须有推测吧,可是这些全都没有。看了两眼,苏大才子算是没脾气了,直接将尸格记录丢给了曹铎,二话不说,气呼呼的就往外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