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7章 苏才子是根老油条
    第17章苏才子是根老油条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苏公子突然生气,惹得曹铎莫名其妙的,萦袖可不管抱着尸格记录发呆的曹铎,一见苏瞻离开,拔腿跟着跑了出去,总之这个殓房她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哼,都怪大小姐,非让自己跟着苏立言查案,说是监视苏立言,恐怕是大小姐不放心苏立言一个人深陷如此凶案吧。

    离开开封府后,被汴河凉风一吹,苏瞻总算恢复过来,摸摸自己的脸,顿觉得十分好笑,生这份气实在没必要啊。大明朝的仵作地位低贱,根本无法与后世的法医相比,仵作们也只是养家糊口而已,收入微薄,又整日里与尸体打交道,被人鄙夷,指望他们尽心尽力,着实有点强人所难了,他们有应付公事的心理一点都不稀奇。并不是人人都是宋慈的,况且宋慈不仅仅是个仵作,他首先是一个朝堂大吏。开封府的仵作是指望不上了,要破获此案,只能依靠自己了。不过,幸好已经有了些眉目,否则自己就要陪着沈仲实一起去死了。

    天色已晚,曹铎以为萦袖会押着苏瞻回齐家老宅,识趣的没有再跟着。虽说苏立言一介嫌疑犯,案情不明,绝无回家睡觉的可能,但有张大小姐的关系在,哪个不开眼的还会在这点小事上惹大小姐不开心?沿着汴河街走着,到了路口,苏瞻却犹自沿街向南走,萦袖不禁一愣,伸手拉了下苏瞻的袖子,“苏立言,你去哪儿?”

    回过头来,苏瞻神色庄重,一本正经的回道,“当然是回得月楼了,告诉你家大小姐,本公子堂堂男儿,岂能吃嗟来之食?你也别跟了,回去睡吧!”

    什么不吃嗟来之食,苏大才子也就嘴上说说罢了,他心里很清楚,大小姐帮忙把他从牢房里捞出来,可不代表大小姐同意他回苏家宅子住。

    摆摆手,抖抖袖子,苏公子迈着大步子潇洒的消失在夜色里,独留身姿婀娜的萦袖傻乎乎的半张着小嘴儿。过了好一会儿,萦袖一跺蛮靴,没好气的冷哼道,“呸,好个无耻苏立言,不食嗟来之食,没大小姐的面子你能出牢房,有本事别出来啊。哼,真是色心不改,都这样了,还不忘那些狐狸精。”

    萦袖长在英国公府,又受张紫涵熏陶,对那些烟花之地自然没什么好印象,总之勾搭苏立言的都是狐狸精。苏瞻要回得月楼,萦袖也不会再跟着,只是加快脚步朝东走去,不过她并未发现,一言一行之中,带着一股浓浓的醋味儿。

    回到张府,已经是丑时三刻,进了后院月门,本想去房中歇息,却不曾想正房里还有亮光传来,对着花圃的轩窗半开着,一个模糊的身影慵懒的坐在椅子里,手中捧着一本书,看的正是入神。萦袖默默地叹了口气,不管大小姐嘴上怎么说,这心中总是挂着苏立言啊,这些年能让大小姐彻夜不眠的,恐怕除了老太爷和张仑公子,就是苏立言了吧。

    敲敲房门,很快就听到了回声,走进屋中,一股馨香清幽扑鼻,张紫涵掩上窗子,回到床榻上,半眯着美目,似乎小憩一般,“回开封府的时候遭了刺客?刺客是什么来路?”

    张紫涵问出这些话,萦袖一点都不觉得稀奇,大小姐手眼通天,自然有的是方法的。帮张紫涵盖了盖软被,萦袖半蹲在榻旁,轻声回答着,“确实遇到了刺客,来人是一女子,身手十分了得,婢子抵挡不得。至于是何来路,婢子不曾晓得,也问过苏立言,不过他说刺客或许并非凶手,与本案并无太大关联。”

    “嗯?”张紫涵飞入云鬓的秀眉忍不住蹙了起来,萦袖的身手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天下间能逼得她毫无招架之功的恐怕不多,更何况还是一名女子。不过苏立言说的也不错,恐怕那刺客与沈仲实之死并没有太大干系,“你明日知会一下锦衣卫,让他们好生查一查,此事不可掉以轻心。对了,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比起刺客,张紫涵似乎对眼前的案子更感兴趣,她很想知道苏立言一介才子到底是如何放下身段查案的,大小姐有兴趣,萦袖也一五一十的详细说着,等差不多了,她犹自敲着太阳穴,很是苦恼道,“大小姐,苏立言也太过分了,你将他捞出牢房,他竟然不回来,还跑到得月楼那种地方去。问他案子有何眉目,却也不说,当真气人得很。”

    张紫涵睁开美目,好整以暇的望着她边神色愠怒的俏丫头,“哎,看来是有人的魂被人勾走了啊!”

    萦袖俏脸微红,眼神也有些躲闪,竟然不敢看张紫涵了,嘴上更是连忙否认道,“大小姐也来打趣婢子,苏立言当着恼人的很,他明明有了眉目了,却是不说,不知如何想的。”

    苏瞻查案,萦袖一路跟随,到底有没有线索,她一清二楚,可每次问苏瞻,那家伙却欲言又止,搞得人恼火得很。张紫涵微微一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有些赞赏的点了点头,见萦袖想不通,拍拍榻沿,示意她坐上来,“萦袖,我总是与你说遇事一定要冷静,必须仔细斟酌,但你做事还是有些心急火燎的,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也不能急的。你以为沈仲实的案子仅仅是一个案子么?沈仲实乃中原巨贾,此案影响很大,开封府乃至祥符锦衣卫千户所都一直盯着呢,如此凶案,如果苏瞻不出两天就破了,岂不是显得开封府和锦衣卫太无能了?如此一来,苏瞻是没事了,却让吴绵文这位知府的脸往哪放?所以啊,苏立言就算有了眉目也不会说的。”

    听着张紫涵的解释,萦袖有些目瞪口呆,她实在想不到这其中竟然牵扯到这么多东西。相比萦袖的不理解,张紫涵却非常满意苏瞻的做法,既能为自己开脱,又能保全开封府脸面,给吴绵文以及众开封府官员一个好印象,正是稳重之举,可谓老谋深算。能破案并不稀奇,张紫涵自认为祥符县中能破此案的能人绝不在少数,但能和苏立言做同样选择的人并不多。官场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这里讲究的就是人情世故,士林声誉,所以能力很重要,但为人处世更重要,想以前有多少能人就因为不会处事而葬送了大好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