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8章 不如及时行乐
    第18章不如及时行乐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萦袖告声离开,张紫涵却久久未能睡去,想着往事,绝世容颜上多了几分笑意。苏立言啊苏立言,真是越来越让人惊讶了,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竟然发生如此大变化?张大小姐聪慧绝伦,其智堪比老国公张懋,可她再怎样也猜不透所有的,她能猜到此苏瞻已非彼苏瞻?苏公子也没经历什么大事情,只是玩了一出灵魂转换而已。

    巳时,阳光温暖,花圃芬芳四溢,几只蝴蝶翩翩起舞,春日暖暖,欢快高歌。张紫涵一身白色轻纱,将婀娜的身子衬托的美轮美奂,珍珠抹额泛着淡淡的光,一如绝美的面孔,雪漫大地,让人心驰神往,却又不忍亵渎。今日无事,她款款来到了一座院墙旁,只是刚走到墙边,秀眉就蹙了起来,因为青色撞墙上多了一扇门,另一旁直通苏瞻的宅院。记得小时候苏立言可没少爬墙头,如今看着墙上多了一个门洞,心中是想笑又想怒。如此杰作自然是出自那不成器的弟弟之手了,行那些手段占了苏立言的宅子也就罢了,竟然还在墙上开了一个门洞,这是真的要将苏家宅子与张府连成一片了。

    从门洞里走过,沿着熟悉的青砖路走着,不久之后就听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张紫涵循着声音走过去,看到一副忙碌的场景,几个张府仆人出声吆喝吩咐着,几十个民壮掀房顶的掀房顶,推柱子的推柱子,场面热火朝天,尘土四溢。张紫涵脸色渐渐寒了下来,冲着一名熟悉的家仆斥道,“张路,你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儿?”

    听一声悦耳的娇斥,忙碌的人们停下了手里的活,尤其是张路,更是背冒寒风,四肢打颤,哎哟,公子爷,这下可被你害惨了。跑到张紫涵身边,张路一揖到底,“大小姐,你别生气,这跟小的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公子爷吩咐下来的,说是将北边的厢房推了,与南边的院子连成一片,好弄一个练武场,还能跑马。”

    张路不说还好,越是说,张紫涵的脸色越是难看,到了最后,竟被气笑了,张紫涵抚着额头,颇有点无可奈何的味道,这个弟弟做事真让人匪夷所思,把苏家的宅子推了弄演武场跑马,他到底怎么想出来的主意?怪不得苏立言宁愿屈尊去得月楼,也不回来,敢情这里边的事不少啊。

    正待与张路说些什么,耳边已经传来萦袖的喊声,见萦袖穿着一身捕服笑着走来,张紫涵不禁纳闷了,撇下张路跟萦袖说起话来,“你一早不是去找苏立言了么,怎地不查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听张紫涵问起,萦袖秀眉一弯,拉着张紫涵说起了悄悄话,“小姐,姓苏的太过分了,婢子去的时候,他正陪着几个狐狸精吟诗作赋呢,让他去查案,他说‘案情多渺渺,不如及时乐’,你说....气人不气人...”

    “哦?苏立言,好悠闲,罢了,此间事我也不管了,倒要看他能忍到何时”张紫涵顿时乐了,那个不靠谱的弟弟,加上一个不着调的苏立言,这俩人还真是有趣。本想着帮帮忙呢,看来人家苏大公子还享受得很呢。张大小姐看似高兴地离开了,走的时候还让张家下人尽快掀房顶推柱子,一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了,直把张路和一帮子张家仆人弄的迷迷糊糊的。

    案情多渺渺,不如及时乐,虽说心胸豁达,可苏公子未必真就那么快活,毕竟顶着一个嫌疑犯的帽子,做什么事都开心不起来。自打回到得月楼里,就受到了桂姐的热情招待,不仅分了柴房睡觉,还派了王八兄弟俩陪着,美其名曰保护苏公子的安危。此时已经临近午时,楼里的姑娘们各自回房补觉了,苏瞻坐在柴房门口晒着太阳,两只眼睛盯着左右两尊门神细细打量。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什么样的父母会给自己孩子起这么样的名字,小王小八,简称王八,这是骂别人还是骂自己呢。

    一天时间,苏公子老老实实的待在得月楼里思考人生,至于案子,似乎提也没有提,晚上的时候曹铎耐不住知府大人催促,跑到得月楼里发牢骚。一张破矮桌,一壶小酒,两碟小菜,一个捕头,一个嫌疑犯,只是情况有点喜人,面带微笑的是嫌疑犯,一脸愁容的却是捕头。

    “哎哟,我的苏公子,你到底有没有头绪啊,吴知府已经催问好几次了,你要是有头绪,也跟曹某说说,曹某也好回吴知府问话啊”曹铎觉得自己就是操心的命,人家苏立言不慌不忙不怕死,倒是他这个捕头怕的要死要活的。其实原因很好解释,曹铎可不知道张大小姐和吴绵文达成了什么共识,他只知道一点,张大小姐似乎跟苏立言不清不楚的,有意要保苏立言。张大小姐要让一个人活着,那这个人想死都难,苏立言如果破不了案,最后还被张大小姐救走,那破案的事还不是落他曹铎头上,到时候板子又得往屁股上招呼了。

    曹铎心急如焚,不是为别人,是为了自己啊,别说什么七日之约,真要过了期限,苏立言破不了案,张大小姐要强行提人,谁能拦得住?别说吴知府了,估计就是吏部尚书来了,也得陪着笑呢。哎,同人不同命,咋自己就没长着一副好容貌呢,能惹得张大小姐喜欢,不容易啊。

    看曹铎心急火燎的,苏瞻反而拿捏了起来,凤眼半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曹捕头切勿心急,本公子早有安排!”

    早有安排?曹铎头皮都快炸开了,看苏公子的眼神都变了,心中更是一阵暗骂:你安排个屁了,光看你跟楼里的姑娘们打情骂俏了,破案的事情估计早抛到脑后了,案情多渺渺,不如及时乐,这话真说得出口,是不是满腹才学都用到姑娘们身上去了?第一次,曹铎发现原来才子们的脸皮也是可以厚如城墙的,就苏公子这份不要脸的本事,他曹某人是拍马都赶不上了。

    苏公子身为嫌疑犯却为自己查案,本就是天下奇闻了,结果没过两天就传出了“案情多渺渺,不如及时乐”的绝世名言。真不愧是白鹿书院第一才子,连当嫌疑犯都当的这么有气度,于是乎,士林之中叹服者有之,怒骂者有之,鄙夷者有之,一时间苏公子再次成了祥符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就连春闺少女们也开始吟唱“案情多渺渺,不如及时乐”的歌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