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19章 肉包子有去无回
    第19章肉包子有去无回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一连四天,苏公子都躲在得月楼里乐呵,似乎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上演最后的疯狂似得。渐渐地,祥符百姓都明白了一件事,咱们这位白鹿书院第一才子,中原士林未来的魁首人物乃浪得虚名,毫无真材实料,差不多就要寿终正寝见阎王了。这下子,也没人佩服苏公子及时行乐的洒脱态度了,一致认为此人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典型代表,就连得月楼里的姑娘们也开始对苏公子进行疏远了,没办法啊,一个将死之人,谁愿意沾晦气呢?

    陪着乐呵的人越来越少,看似凄凉,也有好的变化,这日晚上桂姐捧着一个托盘施施然的来到柴房外的凉棚,托盘上一只烧鸡,一份清蒸鱼,两碟菜肴,一壶好酒。桂姐依旧是往日打扮,一身紫色而宽大的翠衫,胭脂水粉抹得厚厚的看不清本来面目,阴暗的凉棚里,红艳艳的嘴唇,像日本艺妓的索命红唇。桂姐啊桂姐,乍看上去真像打了面粉的鬼,接触下来,才知这女鬼也有几分善心的。

    如此好的吃食,是断头饭么?在牢里,人死之前都有断头饭,其中断头鸡是必备的,现在住在得月楼里,桂姐竟然提前两天送来了断头饭。放下吃食,桂姐叹一声,“苏公子,你好生吃着,要还想吃什么,跟奴家说一声。”

    桂姐留下话就走了,只是那对水汪汪的桃花眼里神色复杂,幽怨、可怜、怜惜。看着满桌好酒好菜,苏瞻默然无语,晕,难道在别人眼中自己就这么像一个将死之人?

    苏瞻可不想死,他也绝不是破不了案,一如张紫涵分析的那样,他会破案,但不会迅速破案。吴绵文在祥符任职多年,苏瞻对吴绵文多少了解一些,此人权欲很重,虽有才学,心胸却不怎么开阔,如果破案太快,不是显得吴知府太过无能吗?要是惹得吴知府嫉恨,以后自己在这祥符县就过不好了。当然,如此做也不仅仅因为一个吴绵文,这样做也是为了案子,有时候麻痹对手之后,再突然出手,容易收到奇效。你一直防着一件事情的时候,这件事情发生了,你反而会应对自如,可一旦某些事情突然发生,就容易应对慌乱,漏洞百出。

    一桌上好的酒菜,不吃白不吃,酒足饭饱之后,苏瞻躺在板床上睡下,一直到半月高悬,子时将过,才听到屋外一阵传来一阵轻微的窸窣声。柴房的门开了,看着走进来的人,苏瞻坐起身有点郁郁的问道,“怎么这个时候才来?”

    萦袖一身男儿装扮,双手抱着,一脸的不耐烦,“你以为躲过前厅那些寻欢客是那么容易的?”

    “你从前边楼里混进来的?真是笨,直接翻墙不行?”苏瞻摸着额头,有点所托非人的感觉。

    萦袖咬着银牙,冷笑不跌,“你以为本姑娘是你么,连柴房在哪里都不晓得,如何翻墙?”

    “这也是?好了,废话少说,你过来”招招手,萦袖不情不愿的侧耳过来,苏瞻低声耳语,萦袖开始还不耐,渐渐地眉头舒展,嘴角也翘了起来。

    雁塔钟楼汴河东,远极遥望笑春风。

    岸边茗花开无主,唯有寂寞乱心中。

    一场突然的春雨,让汴梁城的清晨变得更加醉人。醒来洗漱一番,苏瞻有些木然的看着手里的柳枝,他堂堂白鹿书院第一才子,竟然沦落到了用柳树枝刷牙了。心里暗自腹诽,桂姐这个女巫婆,诅咒她一辈子没男人。抖抖长袍,刚走出柴房小院,两个魁梧的身影凶猛的扑了过来,刚刚睡醒还有点迷糊,瞧这两位来势汹汹的,吓得苏瞻赶紧缩了缩脖子,刚退了两步,才反应过来,这不是那对王八兄弟吗?

    小王小八捧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腮帮子不断咀嚼着,一左一右将苏公子夹在了中间,小王一边吃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苏公子....大清早的你不睡觉,咋就起来了?”

    苏瞻顿时无语,大清早的不起床,难道要赖床?不知道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么?刚想骂小王两句,可是闻到肉包子的香味儿,肚子就开始闹腾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你还真把本公子当成楼里的姐妹了?哎....桂姐...你怎么来了?”

    苏公子目不斜视,要多正经有多正经,小王小八没有多想,习惯性地朝二楼看去,想跟桂姐问声好。刚刚抬起头,小八就觉得一阵清风扫过,手里的包子也飞走了,而苏瞻则开心的笑纳了小八的肉包子,人也消失在得月楼门口,由于跑得太快,门外倒水的龟奴也被撞了个趔趄。

    小八有点发蒙,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这...这....”

    楼上哪有什么桂姐啊,清楼楚馆这种行当,那都是夜里干活白天睡觉的,大早上别的行当开门,却也是得月楼最冷清的时候,这个点桂姐可还在补觉呢。小王暗自着恼,又被苏公子给耍了,眼看着小八还在发愣,左手拖着包子,空出右手推了一把小八的脑袋,“还愣着个干嘛...快追啊,桂姐可让咱们看好苏公子呢。”

    “哥,我的...包子”小八弱弱的回了一句,有些气呼呼的,小王俩眼一翻,把自己的包子往小八怀里一丢,瞪着眼怒道,“这样总行了吧,吃吃吃...就知道吃!”

    小八憋屈的脸顿时散开,笑得跟墙边的喇叭花一样灿烂。小王对这个兄弟一点脾气都没有,拉着他风风火火的跑出了得月楼。门外的龟奴被苏公子撞个趔趄,正好蹲在了半块砖头上,嘴上一阵嘟哝,好不容易爬起来,还没站稳呢,一对魁梧壮汉凶神恶煞的扑了过来,砰地一声,龟奴又坐在了那半块砖头上,悲惨的叫声,听得路人一阵侧目和同情。龟奴坐在地上半天没起来,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这是招谁惹谁了。

    跑出得月楼,隐匿在汴河人流中,美滋滋的吃着肉包子,还别说,味道还不错。晨风洗礼,一场春雨浸润过的街道,清新怡人,挑着担子的商贩走过胡同口,一个老人推着独轮车,脸上满是笑容,身边走过形形色色的人,大家都为了一天的生计辛苦忙碌着。柳枝依依,身影落在河水之中,轻柔而婀娜,从睡梦中醒来的燕子,掠过水面,翩翩起舞。草叶冲破束缚,晨后的雨露在朝阳下泛着淡淡的光芒,就像一颗颗透明的珍珠。漫步街头,欣赏着春雨后的古道,虽然少了几分春月风情,却处处盎然生机,也是一种独样的诗情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