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20章 搞个突然袭击
    第20章搞个突然袭击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苏瞻走得很慢,也没有刻意的躲避什么,所以小王小八很快就追了上来。小八虽然生气被抢了包子,但也不敢拿苏公子怎么样,他虽然脑袋不太灵光,可也知道苏公子跟张大小姐的关系,也许明天,人家苏公子就能乞丐变土豪呢,落魄归落魄,可这种人不是他小八能拿捏的。走出繁华喧闹的集市区,行人明显少了许多,开封府门口更是空空荡荡的,连守门的衙役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萦袖依旧一身捕服,怀抱着捕刀靠在大门上,那对修眉不时紧蹙,尽显不耐之意。这个苏立言,说好辰时到开封府的,现在都快辰时三刻了,还不见人影。正想找个衙役去得月楼呢,就瞅见街头有三个人晃悠悠的走过来,那为首之人抱着一个纸袋,走起路来跟老头子一样慢。萦袖脸上一阵愠怒,要不是因为大小姐,早把这个浪荡公子踹地上了,“苏立言,不是说好了辰时么,你瞅瞅这日头,都快巳时了,让本姑娘一阵好等。”

    嘶...苏瞻抬起头,煞有介事的看了看太阳,好家伙,还真快到巳时了,估计萦袖这丫头等的时间不短,怪不得会生气。不过苏瞻是什么人,眼睛一转,三步并作两步,柔情的目光注迎着萦袖冰冷的眼神,将手里的油纸袋递了过去,“丫头,让你等久了,本公子寻思着这么早,你应该没吃什么东西,就去老汤包子铺买了些包子,没成想老汤头昨夜闹肚子,今个起得有些晚。没办法,只好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不过还好,还热呼着呢,你快吃些吧。”

    说罢,苏瞻有些怜惜的摸了摸萦袖光滑的手背,不过他也不敢太过放肆,摸了一把赶紧转身继续往梅花堂走去。不知怎地,被苏公子那轻轻一摸,就像一群蚂蚁爬过,有些痒痒的,心中也荡起一丝莫名的涟漪。萦袖脸色微红,捕刀扔给小八,小口小口的吃起了包子,哼,还算你有良心。虽然不知道苏公子的话几分真假,但还是有些感动的,老汤包子铺可是祥符百年老店了,坐落于汴河街南端,老汤头继承家业也有三十多年了,小的时候就经常吃,随着大小姐离开祥符后,前后也有好几年没吃过老汤头的包子了。包子味道如何,萦袖并没多少感觉,更多的是对往事的怀念吧。

    苏瞻和萦袖一前一后走向梅花堂,小八抱着捕刀,两只眼睛瞪跟铜铃一般,胸口不断起伏,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无耻,太无耻了,苏公子这说瞎话哄女人的本事,当真是汴梁一绝了。

    大早上的,衙役门都窝在班房里吃饭,整个梅花堂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估计也是真饿了,三个包子很快就进了肚,苏瞻提过水壶满上了一杯茶,摸摸茶杯,温度正好,“丫头,来,喝点水,昨晚上交代你的事情都做好了吧。”

    萦袖一双美目上下打量一番,心里一阵嘀咕,苏立言怎地这般殷勤,可不像他的风格啊。心中疑惑,还是接过茶水小酌一口,跟着张紫涵久了,也养成了一种清冷干练的性子,想了想,开口言道,“这点小事婢子还是能做好的,不过你有把握么?来之前,大小姐再三叮嘱,要是你今天还没法破案,她也不好再保你。”

    苏瞻坐直身子,右手抬起,却发现折扇不在,只好讪讪的笑了笑。他倒不会怪张紫涵,张大小姐能帮忙争取到七天时间,已经很好了。今天要是还不能破案,那也只能怪他苏瞻无能了。以张紫涵的权势地位,想强行保一个人,那是轻而易举,可为了一个无能之辈,去得罪一方知府,也不值得的。苏瞻很清楚,他与张紫涵是有旧情,但更多的是小时候的交情,说什么青梅竹马,两相无猜,那就是扯淡。张紫涵能帮忙,是因为对童年美好的怀恋,而不是因为什么喜欢和爱情。京城与祥符相隔千里,几年未通消息,真以为距离产生美呢?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苏瞻却胸有成竹,并没有半点慌乱,“丫头,你就瞧好吧,苏某人贵为中原第一才子,要是连这个案子都解决不了,那以后也别活着了。一个无能苏立言,也不值得大小姐尽心相救,不是么?”

    萦袖暗自诧异,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此时苏瞻气定神闲,悠然自得,再配上俊朗的面孔,当真有一番傲人的资本。这苏立言倒是很明白,只是纳闷,他如此聪慧,怎地就干出流连清楼,为一介风尘女子散尽家财,身陷赌场的事情呢?苏瞻自然不知萦袖心中想什么的,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难道告诉萦袖此苏瞻非彼苏瞻?

    过了巳时一刻,知府吴绵文才姗姗来到梅花堂,之前萦袖早已经跟吴绵文有过交流。吴绵文对这位张大小姐的贴身侍女,也不敢怠慢的,双方寒暄几句,吴绵文就吩咐曹铎点了十几名衙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出了开封府大门。吴绵文急于破案,也就不在乎那些细节了,昨夜萦袖提议去沈府审案,他也没拒绝,只要能破案,在哪里审案都一样。师爷蔡九湘跟在吴绵文的轿子旁边,一对绿豆眼不时地瞟着苏瞻,眼神中透着疑惑、欣赏,甚至还有些不一样的喜欢。

    苏瞻是什么人,早就感觉到身后的目光了,当看到目光的主人后,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身子往萦袖旁边靠了靠。萦袖走得好好地,被苏瞻碰了一下,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寒意,“你干嘛,走出不长眼睛?”

    “....你这丫头,那个蔡九湘啊,老是盯着本公子屁股看,真把本公子当兔相公了?”

    苏瞻剑眉上扬,俊朗的面孔一副衰样,萦袖忍俊不禁,掩嘴莞尔一笑。大小姐那位弟弟,也是能搞怪,把苏立言扔得月楼当兔相公,不知是怎么想的。

    吹重楼,喧声闹,万股柔情指尖绕。胭脂泪,碧云高,红尘痴笑天地遥。

    暖日迎彩蝶,百花在清风里沉醉,汴河风月,人迹繁华,一直都是大明朝别样的风景。临摹一段山水,描绘半生怀念,悠悠长河,就像一片夺目的琉璃,静静地展示着古老的画面。多少文人墨客,也许轻轻一次回眸,便可以看到河水里飘摇着烟雨迷离。古色古香的街头,行人慢慢聚集,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知府大人要在沈家审案,一时间好奇的人们都往沈家大宅走去。

    沈仲实一案轰动中原,连日来一直都是百姓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趣事。沈家人被集中在客厅里,知府吴绵文坐在靠北主座上,身后一张牌匾,上书“静谧悠扬”四个大字。金灿灿的字体,其中蕴藏的心境与修养,与故去的沈仲实完全不搭边。沈家主仆一共二十四口人,全部站在厅外走廊里,沈家人可没想到开封府居然搞突然袭击,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所有人都不安的偷偷看着客厅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