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22章 敢问谁是真凶手
    第22章敢问谁是真凶手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嘎,客厅里静得落针可闻,吴绵文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不得不承认,苏瞻推测的非常有道理,却也给他吴绵文挖了个不大不小的坑,最后要是找不到真凶,是不是要继续定苏瞻的罪呢,要是还继续定苏瞻的罪,他吴绵文还真有点不好下手呢。案情推理过程不是秘密,这事最后要是被捅上去,朝廷稍微调查下,就能查出其中的问题。吴绵文心里咯噔一下,苏瞻却开心得很,眼光扫过站在旁边的萦袖,轻轻地笑了笑。丫头,苏某人可不是百无一用的书生,既然插手了这个案子,那到最后不管结果如何,也不会让自己继续当杀人犯。

    萦袖自然看懂了苏瞻的眼神,皱皱眉头看向了别处,哼哼,得意什么,不管怎样,还不多亏了大小姐帮忙,要没有大小姐,你连查案的机会都没有。

    吴绵文略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案情记录也暂时不看了,摸了摸山羊胡,“颇有几分道理,你继续说下去吧。”

    苏瞻心中得意,面上却不动声色,再次拱手行了一礼,“学生遵命,大人估计也已经想明白了,既然大人不愿说,那学生就斗胆了。从前边所述,我们要查探的一点,就是沈仲实深度昏迷的原因。想要一个人深度昏迷,无外乎两种,迷香和过量蒙汗药。在查看尸体的时候,在沈仲实口中发现了一些残余面粥,后来将面粥刮下稀释后找来一只小母鸡吃食,不到片刻,小母鸡就趴地上了。所以,昏迷原因显而易见,沈仲实是喝了粥之后才昏迷的。后来,苏某请萦袖暗中打探过,沈仲实夜里确实有喝疙瘩瘦肉粥的习惯,一般都会由下人将粥送到书房,次日辰时再由下人将碗筷收走。可是,这次很奇怪,现场根本就没有碗筷,由此可以断定,此案不可能是外人所为,凶手就在沈家大宅之中。”

    苏瞻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

    鸿蒙皆地狱,转世阎罗王,一把浮屠刀,斩尽四方鬼。亡灵的哭诉,案情的种种,当沉寂在枯萎的罪恶深渊,内心总会有恶鬼丛生。

    众人回味着苏瞻的话,就连曹铎也透出了兴奋地目光。既然喝了粥,为什么没有碗筷和勺子,如果粥有问题,那第一个要找的肯定是厨子啊。不等吴绵文发话,曹铎大踏步走出去,没一会儿就把沈家的厨子提了进来,那胖厨子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一时间以为自己成了嫌疑犯呢,吓得趴在地上哭嚎起来,“知府大人,小人冤枉啊,小的没有杀人啊。”

    吴绵文额头三道黑线,习惯性地去抓惊堂木,却抓了个空,才反应过来,这里是沈家客厅不是梅花堂,被哭嚎的有些烦,没有惊堂木,吴绵文抓起空空的茶杯直接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吓得胖厨子浑身打哆嗦,直接瘫在地上,“哭嚎个什么,本府何时说你杀人了?听好了,本府问你,沈员外死的当晚,你是不是做了粥?送去的碗筷,什么时候收回来的?”

    一听没把他当成杀人犯,胖厨子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只不过还是怕得很,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声音哆哆嗦嗦的,“是...是...那晚...小人确实做了一碗疙瘩瘦肉粥,老爷睡得晚的时候,都会喝一碗瘦肉粥。那晚小人弄好了瘦肉粥,吴嫂就端走了,至于碗筷有没有收回来的,什么时候收回来的,小人就不知道了...”

    胖厨子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其实萦袖之前就已经悄悄地问过胖厨子了,胖厨子说的也跟这次差不多。胖厨子走后,没过多久衙役将一个五十多岁的矮小女子带进了客厅,这女子头发花白,皮肤粗糙,一身的粗布蓝衣,这个瘦弱的女子便是吴嫂了。吴嫂是沈家的老家仆了,十几岁就进了沈家,先是服侍沈仲实的原配夫人,原配死后又去服侍沈家小姐沈莹,满打满算也有三十七个年头了。吴嫂神情慌乱,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吴绵文朝苏瞻点点头示意了一下,苏瞻心领神会,走到吴嫂面前问道,“吴嫂,我问你,当夜瘦肉粥是不是你送到书房去的?”

    “是的,民妇睡得比较晚,当时大多数人都休息了,民妇便亲自送了一趟,送完粥,老爷嫌有人在身边,就将民妇赶了出来。离开书房,民妇就回房休息,一直睡到第二天一早,才知道老爷出了事”吴嫂应对如流,苏瞻嘴角翘起,深深的看了吴嫂一眼。这个女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她也太镇定了,明明问了一个问题,她却说了一堆话,直接把自己摘干净了。跟之前的胖厨子对比一下,吴嫂这个弱小的女人强大太多了,不过这更显得她有问题,那种战战兢兢都是装出来的,一个慌乱的人,会回答的如此清晰?不过苏瞻也没有点破,而是继续道,“那可就奇怪了,你既然走了,那碗筷怎么就没了呢?”

    吴嫂抬头一愣,旋即又低下了头,“这...估计是...别的人收走了吧...”

    啪,一声清脆的巨响,原来是吴绵文听不下去,又官威发作了,“你这妇人,当真是牙尖嘴利,莫以为本府好骗不成?来呀,将这恶妇打上二十棍。”

    衙役们轻车熟路,手里的杀威棒不就是打人的么?眼看着吴嫂就要被拖下去,苏瞻赶紧走到吴绵文身边耳语了几句,吴绵文点点头,这才摆摆手,“罢了,先让这恶妇跪着吧。”

    苏瞻重新走到吴嫂面前,淡淡的笑了笑,吴嫂本能的抬起头,可看到眼前的目光,竟有种被看透的感觉,这个男子笑的俊美,可落在吴嫂眼中,就像是魔鬼的笑容。后背冷汗涔涔,吴嫂赶紧把头低了下去,苏瞻伸手点了点吴嫂的肩头,“你不说实话也不要紧,只要想查,什么事情都藏不住。”

    “曹捕头,麻烦你将沈府管家薛良带进来”曹铎倒是没有多问,点点头出去带人了。厅外走廊里,沈家人被困在这里,衙役们看得死死地,连上茅房都不让去。薛良垂手站在沈应元身旁,眼神中透着些紧张,不知怎地,他觉得今天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曹铎点了薛良的名,薛良从人群中走出来,进门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沈应元,神情十分复杂。沈应元叹息一声,轻轻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