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23章 真凶就这样蹦出来了
    第23章真凶就这样蹦出来了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吴嫂看到薛良走进来,瘦小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虽然动作很轻很短暂,但苏瞻还是留意到了。等薛良跪地向吴绵文见了礼,苏瞻蹲在地上,看着薛良笑问道,“薛管家,蒙汗药好用么?先让人昏迷,再下刀子,当真是好算计啊。”

    薛良身子一怔,双拳猛地攥了起来,可随后又松开,双手一垂,颤声道,“公子说的什么...什么蒙汗药,小人不知啊!”

    “就知道你不会承认,不得不说你很聪明,但是薛管家,你以为你做的很隐蔽,没人能查得到是么?”说罢,苏瞻站起身,就像看小丑一样看着薛良,“本朝像蒙汗药、砒霜等药都是严格控制的,买卖的时候都会有记录。日前,本公子让萦袖查了各大药铺,很快找到了一个叫薛大年的人,薛良,你可别告诉本公子,你连自己的族侄都不认识了。”

    向吴绵文拱拱手,苏瞻恭恭敬敬的说道,“知府大人,学生请求提薛大年到场。”

    吴绵文自无不允之理,薛大年一直由萦袖看管,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大约一刻钟后,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壮男子就被带到了沈家大院,沈家人一脸迷茫,他们大都不认识薛大年的。可是沈应元看到薛大年后,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薛良的侄子么?沈家乃中原巨贾,产业无数,薛良作为沈家大管家那也是水涨船高,这些年来投奔薛良讨生活的人也不少,薛大年就是其中之一。薛大年进入客厅,看到前头坐着知府吴绵文,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浑身打着哆嗦,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当薛大年进来那一刻,薛良整个人都垮了,脸上露出几分惨笑。

    吴绵文也是很高兴,案子将要告破,怎么可能不开心?不等苏瞻发问,吴绵文有些兴奋的喝道,“薛大年,你可认识薛良?”

    “俺...俺认识...他是俺叔...”薛大年一个乡下汉子,哪里经历过杀人官司,他比胖厨子还要怕,当即趴地上哭了起来,“知府大人...俺真不知道啊...俺真不知道沈员外的事....”

    吴绵文还要再问,这时传来一阵长笑,那笑声粗犷而沙哑,客厅里的人都被这笑声吓了一跳。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却见薛良已经跪直了身子,双目直视着前方,此时他眼中哪还有恐惧,只有临死般的决绝,“知府大人,你不用问薛大年了,这孩子只是帮忙买的药,我骗他是给疯狗吃的。”

    薛良自知没有隐瞒的必要了,现在证据确凿,他不承认也没办法,不如光棍些,免得受那些夹棍痛苦。吴绵文脸上可没有笑容,冷哼一声,又想摸惊堂木,却摸了个空,“薛良,你这是承认自己杀人了?”

    “不错,沈仲实那老狗便是小人杀的”薛良嘴角冷酷,话语锋利,咬牙切齿的,可以看出,那种恨不是装出来的。

    这时不仅吴绵文好奇,就连苏瞻也站在萦袖身边啧啧称奇,“丫头,你说薛良为什么这么恨沈仲实呢?”

    “婢子哪里知道?”萦袖忍不住白了苏瞻一眼,这个白眼落在苏公子心中,却是别有一番风情,哎,这辈子要是真能把张紫涵收了,那该多好,到时候萦袖这丫头还不是任自己拿捏?

    “薛良,本府问你,你身为沈家大管家,地位尊崇,怎么反过来害了自家东翁呢,实在是不忠不义”吴绵文胡子飘飘,神色大怒。大明朝以忠孝治国,像薛良这种反害家主的人,是为人不耻的。薛良自知必死无疑,倒也不怕吴绵文了,撇撇嘴,冷笑道,“杀这老狗还不忠不义了?薛某人在沈家干了二十余载,没有功劳也有苦牢了,这么多年不贪不拿,可是这又如何?五年前老母病重,跟沈老狗借些银钱,他竟然一文钱不给,我那老娘活活给病死了。沈老狗如此不仁不善,薛某人为何要对他忠义?”

    嘶....吴绵文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早就听闻沈财主号称大明铁公鸡,没想到竟然抠门到这种地步。不过薛良事情过了五年才杀人,就着实有点奇怪了,不过现在人证物证都在,杀人动机也有了,人犯又对罪行供认不讳,吴绵文也不会自找麻烦,“那你又是如何想到嫁祸苏瞻的?”

    “啧....这个啊,倒是薛某人对不住苏公子了”薛良说着向苏瞻拱了拱手,“本来想随便嫁祸个人的,恰巧那晚上苏公子从门前经过,又想到之前苏公子来府上拆借银两和老狗发生矛盾,还扬言要杀了沈老狗。薛某当时冒出了念头,从后门出去后,将钱袋子扔在了白石桥上,苏公子还真的把钱袋子捡去了。后边的事情,知府大人也了解了。”

    吴绵文看着苏瞻,露出些怪笑,这位苏才子也真够倒霉的。苏瞻对此耸耸肩头,浑没当回事。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人证物证俱在,案件过程通畅没有不合理的地方,吴绵文也没了其他疑问,薛良将杀人经过详细叙述了一遍,衙役也从沈家茅房捞出了凶器。当即有师爷录了口供,薛良痛痛快快的签了字画了押。事情到了此刻,困扰开封府多日的沈仲实被杀案终于告破,至少吴绵文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围观的百姓听到案件结果后,不禁唏嘘不已,闹到最后,沈仲实竟然是被自己管家杀的。

    沈仲实一案,最倒霉的莫过于大才子苏立言了,平白的当了一次嫌疑犯蹲了大牢。许多闺中少女更是开心的手舞足蹈,苏公子玉树临风,惊才绝艳,本来就不可能杀人嘛。

    皎洁月如海,云从梦中来。散叶花纷飞,芳心入尘埃。

    他乡的美酒,昨日的过客,当案子告破后,苏瞻多少有点虚幻的感觉,一切进行得太顺利了。薛良签字画押后,曹铎也是高兴得很,至少再也不会因为沈仲实的案子挨板子了,几个衙役押着薛良离开沈府,至于吴嫂和薛大年倒没有受太大罪,一个监禁俩月,一个劳役半年。压在心头最大的案子破了,吴绵文一阵轻松,他其实很清楚,如果这个案子不能圆满告破,他这个开封知府会很麻烦的。哪怕拿苏瞻顶罪,依旧有很多危险,因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抽风再把这个案子翻出来,到时候别人要是查出真凶另有其人,他吴绵文的官运也就到头了。找到真凶,没有后顾之忧,这是最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