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24章 一个猛将一对王八
    第24章一个猛将一对王八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开封府众人离开沈府,苏瞻和萦袖也跟在后边,小王小八也在沈府门外等着的,苏瞻一出来,俩人腾地一下窜了上来。苏瞻一阵称奇,没看出来这俩大粗汉还如此灵活。小王小八没啥文化,所以佩服的就是才学之士,尤其是苏瞻还能破案,俩人真有点惊为天人了,“苏公子...以后俺俩就跟着你了,你放心,以后楼里客人只要打赏钱,一半都是你的。”

    小王果然不是文化人,拍马屁都能拍到马腿上,萦袖性子清冷,可听了小王的话,也忍不住噗嗤一乐。美目瞅瞅旁边的苏瞻,只见苏公子脸色发黑,肩头一抖一抖的,拳头也握了起来。果然,苏公子怒了,转过身照着小王硕大肥厚的屁股就是一脚,“你娘的,说什么呢,你真把本公子当成楼里的龟奴老大了,真把本公子当兔相公了?”

    王八兄弟俩一阵委屈,面对苏公子不疼不痒的飞脚,他们也没躲。踹了一会儿,苏瞻就放过了王八兄弟,“你这俩货,想跟着本公子做事,那就少说话,多干活。你们这两张破嘴,简直就是侮辱本公子的智商。”

    小王小八刚想张嘴,又立马把嘴捂住了,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看着苏瞻嘟嘟囔囔的教训那对人高马大的兄弟,萦袖也觉得有趣,便靠在青砖墙上看起热闹来。这个苏立言还真是怪人,竟然收了两个清楼打手做小弟。萦袖有些恍惚,面前这位玉树临风,却又痞样十足的家伙真的是白鹿书院第一才子苏立言?萦袖打小跟着张子涵,十岁之前几个人经常接触,虽然记忆有些久远,可对苏立言的性子多少有些了解的。苏立言恃才傲物,却又胆小怕事,所以苏立言干出散尽家财娶一个清楼女子的事情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怕事,苏立言这些年也没跟大小姐联系过,因为他知道自己跟大小姐的差距,也生怕平白惹事。

    大小姐这次回祥符,虽然有看看苏立言的意思,但不管是大小姐还是她萦袖,都没报什么希望,可是现在的苏立言,已经慢慢引起了别人的兴趣。见苏瞻教训完王八兄弟了,萦袖走过去用刀柄碰了碰苏瞻的肩头,“苏立言,问你件事,你以前为什么从来不跟大小姐联系?”

    “问这个干嘛,之前那个废物苏立言早死了....嘎...”苏瞻顺口就答,说了两句就觉察到有点不对劲儿了,小王小八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鬼,萦袖本来舒展的面孔也凝了起来,薄唇轻启,不无讥讽的冷笑两声,“哼哼,这么说你不是苏立言了?”

    萦袖也有意吓唬吓唬苏瞻,说着话就去拔刀,大有骄阳之下灭猛鬼的架势。苏瞻恨不得照嘴上来两巴掌,这张破嘴啊,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蹦呢?还真怕萦袖拔刀干架,真打起来三个苏公子也不是这丫头的对手啊,苏瞻垮着脸,赶紧拱了拱手,“本公子不就是正牌苏立言么?我的意思是,之前跳水洗澡,重新思考了一下人生,觉得吧以前着实有些荒度年华,从今以后要重新做人,要能文能武,要为我大明朝开疆拓土,将整个生命献给我大明朝天下黎民。”

    起初还唯唯诺诺的,慢慢的苏瞻站直了身子,要多庄重有多庄重,右手高高举起,这一刻他目光闪烁,像个疯狂的希特勒,“从今往后,我要纵横南北,建立不世之功勋,我要天下人都听到苏立言的名字,我...就是苏瞻苏立言,中原第一才子,大明第一猛将。小王小八,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勇闯天涯么?吼...喝....”

    王八兄弟俩从来没听过如此慷慨激昂的话,看苏公子狰狞的样子,愤怒的吼声,仿佛明天就会一飞冲天,立足朝堂,俩兄弟头脑一热,竟然学着苏瞻的样子高高举起了右臂大声吼了起来,“吼...吼...吼....”

    几个行人走过,听到不远处高昂的吼声,其中一个锦袍男子合上折扇,哈哈大笑起来,“嘿....瞧那不是苏立言么,嘎嘎....中原第一才子,我看是得月楼第一浪子吧...”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一阵捧腹大笑。

    听着不远处刺耳的笑声,再看看眼前三位慷慨激昂的家伙,萦袖一阵脸红,收刀转身,抬脚就走,一副不认识这三人的样子。苏瞻心里愤怒的很,自己正喊口号喊响亮呢,突然冒出这么多不合时宜的笑声。扭头看去,苏瞻眉头一皱,那领头的家伙居然是祥符有名的才子岳思崖。岳思崖就读白鹿书院,才学不凡,虽然比不上苏瞻,但在祥符也绝对少见了,有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岳思崖一直都憋着劲压过苏瞻呢,所以二人有矛盾也不奇怪,“啧啧,苏某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怎么上次败得还不够惨,居然笑的这么开心。”

    “哼,苏立言,你不用太得意,下个月牡丹诗会,咱们再分高下,本公子懒得跟你逞口舌之利”岳思崖甩甩头,打开折扇非常潇洒的走了。岳思崖可是恨透了苏瞻,在祥符境内,论才学人家苏立言十六岁当解元,论相貌,苏立言更是长得让人没脾气。想来想去,能压苏瞻一头的,也就诗词歌赋了,相貌是爹娘给的,再有心也没用。

    面对岳思崖的挑衅,苏瞻一笑而过,眼看着萦袖就要走远了,苏瞻赶紧快步跑了上去,一把拽住了萦袖的胳膊。萦袖觉得好笑,扭过头瞪着大眼睛嗔怒道,“快放手,婢子可没时间跟你们发疯,平白的让人家笑话,赶紧回去吧。”

    苏瞻一点撒手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拽着萦袖原路返回,“丫头,走什么走,公子我带你玩点好玩的!小王小八,前头开路,本公子今天给你们唱一出回马枪。”

    什么回马枪?小王小八倒是听话,挺着胸膛走在最前边,这俩家伙人高马大的,虽然没有功夫,可光站那里就够唬人的。萦袖又好气又好笑的,真不知道苏立言又抽什么疯,挣脱苏瞻的手,轻轻地剜了一眼,“刚刚那人是谁,好像跟你有仇啊。”

    “那家伙就是岳思崖啊,你难道不记得了?”旋即又笑了笑,也不怪萦袖,萦袖以前也就见过岳思崖两三面而已,彼此间并不熟悉,六七年过去了,岳思崖也从小孩子变成了青年,模样变化太大,萦袖认不出也不奇怪,“要说有仇,也没有,应该是嫉妒心作祟吧,杜先生将我收做关门弟子,却没收岳思崖,想来他心里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