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25章 再回沈府
    第25章再回沈府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说起杜林茱,苏瞻不免有些愧疚,这位老先生可是中原士林翘楚,以前那个苏瞻真有些辜负老先生了。苏瞻想着,过两天一定要去书院跟杜林茱告罪才行,一方面是因为对杜老先生的佩服,另一方面以后的仕途还需要杜林茱照顾。其实那个以前的苏瞻真的很幸运,有个锦衣千户的老爹,还有杜林茱这样的士林翘楚悉心教导,可惜不珍惜啊。

    萦袖想了半天才想到岳思崖是谁,她这清冷的性子,也没把岳思崖放在心上,“下个月牡丹诗会你真的的要去?”

    “应该会去,我自己倒没什么兴趣,杜先生那恐怕会逼我去,老先生可不希望我输给别人”苏瞻面露苦笑,这次牡丹诗会不比往常,再过些时日就是五年一度的学院大比试,各个书院为拼得大明第一书院而聚力。这一次牡丹诗会,可以说是学院大比试的预演,到时候恐怕崇阳书院、岳麓书院、石鼓书院等都会派人来。

    “杜老先生不是那种霸道之人吧,还会硬逼着你参加牡丹诗会?”

    “丫头,你难道不知道?这一届学院大比试,朝廷选在咱们白鹿书院举行!”也不需要解释太多,萦袖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缘由,抿着嘴挠了挠耳垂,“跟着大小姐这些年,早就不关心这些事了。哎,怪不得杜老先生会逼着你去牡丹诗会,到时候强手不少,你可别丢人就行,说不定大小姐也会去凑凑热闹。”

    苏瞻才不担心这些呢,输了又如何,不掉二两肉。哈哈一笑,撇过了这个话题,四个人沿着原路走着,当苏瞻停住脚步后,萦袖就有些发愣,怎么又回到沈府了?

    双狮蹲望敬豪门,琉璃高墙紫光深。

    那是什么样的富贵豪宅呢?虽然沈家的高墙不是琉璃修建,也没有泛着高雅的紫气,可宽广的庭院,檀木做成的大门,精芝雕刻的花纹,依旧展露出一股富贵豪气。沈家大院面积很大,南北双堂,东面成排的厢房,西院还有一个诺大的花园。南北双堂分三进,从南向北,客厅、花房、卧房,不下十间,就更别提东面成排的厢房了。单从大小和奢侈上,沈家恐怕比界北巷的张家大宅还要豪气,张家多得是一种武勋豪迈,书香气息,而沈家处处都着一股财气,走进檀木大门,第一个感觉就是沈家太有钱了。

    萦袖轻蹙黛眉,看看天色,已经到了正午,她多少有些焦躁的。大小姐可还在家等着消息呢,苏立言却去而复返,到底是什么意思?小王小八就没那么多想法了,他们是简单的人,反正苏公子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萦袖走得很慢,苏瞻也没做多解释,只是示意她稍安勿躁。莫说萦袖满是疑惑,就是沈家下人一看到苏瞻等人,也是一脸的呆滞。

    之前开封府在客厅审案,没多久带走了管家薛良,现在苏瞻去而复返,生怕苏瞻又要继续害人,沈家下人一个个露出恐惧神情,有个家伙转过身就往后堂跑,其他下人也站得老远,警惕的看着院中四人。苏瞻摸摸鼻子,轻轻耸了耸肩头,“本公子又不是洪水猛兽,有那么可怕?”

    “薛良刚被抓走,你说他们能不怕么?”萦袖倒有些理解这些沈家下人的,刚刚客厅里审案,苏立言连唬带诈,运筹帷幄,直接定了薛良的罪,现在又回到沈府,如果再挖其他人,那可怎么办?苏瞻无言以对,他这次回来,还真有点继续挖下去的意思。

    沈家后堂,沈莹趴在石桌上嘤嘤抽泣,甚是伤心,沈应元紧皱着眉头,不断安慰。开封府的人虽然走了,可府上发生这种事,一时间人心惶惶的,沈应元头疼的事情不少,但最关心的还是这个妹妹。摸着沈莹的粉背,沈应元正想说些什么,一个下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公子...那苏瞻又回来了...”

    沈应元脸色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就连嘤嘤哭泣的沈莹也抬起了颔首,满是担忧的握紧了双手,“他...他...又来做什么?”

    沈莹看上去很害怕,也没人知道她在怕什么。沈应元想了想,挥挥手让下人离开,“小妹,不用怕,或许事情并没想象中那么糟,我们先去见见苏立言吧。”

    沈应元虽然没有功名在身,但早年间就读白鹿书院,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沈应元和苏瞻还有点同窗之谊。由于不知道苏瞻的来意,所以沈应元让人将苏瞻几人引导了后堂花房,苏瞻神色如常,拱手施了一礼,“素闻沈兄精于茶道,苏某特来讨要一杯茶水。”

    沈家兄妹自然不会信苏瞻的鬼话,苏立言惊才绝艳,对茶道也有所涉猎,再说了,他要喝茶,直接去书院找杜林茱老先生就行了,杜老那里可藏着不少好茶呢。沈应元这些年沉于商务,见多识广,心智远超常人,一下就听出了苏瞻的意思。喝茶是假,聊些私话才是真的。

    “你们都退下吧,不得吩咐,不要扫了苏公子的雅兴”沈应元遣退了下人,笑着请苏瞻等人进花房雅室。苏瞻也没有客气,到了门口,将小王小八留在了门外,“你俩守着门口,省的一会儿坏了雅兴。”

    王八兄弟俩都是实诚的粗人,听了苏瞻的话,一左一右站在两边,就像两座门神一样,小王还认认真真的说道,“公子放心,俺们保准守好门,连只苍蝇也别想飞进去。”

    苏瞻顿时无语,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俩家伙还真是一对活宝,心里明白就行了,还非得说出来。沈家的花房分内外三间,外间摆着一张圆桌,供就餐玩耍之用,两侧摆着盆景,靠窗位置是紫檀木做成的架子,上边摆放着许多精美的古玩。桌椅摆设,无一不造价不菲,中原第一富商,端的是名副其实了,一应陈设将财富两个字展示的淋漓尽致。或许钱财对沈家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了吧,可是沈仲实这老家伙偏偏又抠门的很。过了外间,就是内间的茶室,棕色茶桌,长三尺宽两尺,两侧镂刻着精美的纹络,两只孔雀鸟如栩如生。茶室依西院小湖而建,正对湖心小亭,一扇大窗打开,西院风景尽收眼底,清风徐来,更有美景在外,端的是一番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