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27章 人间不忍直视的黑暗
    第27章人间不忍直视的黑暗

    ps:求推荐票求打赏,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沈仲实身上有一个秘密,他从小就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心理变太。沈家世代富贵,沈仲实总是找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子,他喜欢侵犯年轻女子的快感,这毛病一直没有改变。有的人老了,那种变太欲会慢慢得到控制,可是沈仲实没有,反而变得越发严重。近三年来,府上许多年轻婢女都遭了他的毒手,沈府家财无数,沈老夫人恩威并施,又花了许多钱,那些婢女也就忍了下来,所以关于沈仲实的事情,别人一直都不知道。去年沈老夫人病故,虽然对外声称是抱病而亡,可很大原因是被沈仲实给气死的。旁人不知道,这一对儿女还有老管家薛良是一清二楚的。就在沈老夫人去世前几天,沈仲实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欲望,竟然对自己的女儿下了手,虽然因沈应元和薛良及时赶到,沈莹幸免于难。可这件事对老夫人的刺激太大了,又跟沈应元大闹一番,直接病倒在床,这一病就再没能站起来。

    老夫人的死对沈家兄妹打击很大,但家丑不可外扬,再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老爹。沈应元只能将这件事情隐瞒下来,但他很怕那晚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一直在给妹妹找个好人家,想把她早日嫁出去。由于沈仲实一直看着自己的妹妹,却忽略了其他人,或许是天意吧,今年元月份,沈仲实在外喝多了酒,正好看到了儿媳妇在房中沐浴,欲望就像野火猛地烧了起来,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一场人伦惨剧。事情发生后,沈应元的妻子不堪屈辱,也悬梁自尽,沈应元只能对外宣称妻子得病,草草的装棺掩埋。

    沈应元当时气疯了,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妻子,先后遭到父亲的侵害,他找到了沈仲实,那一晚父子二人大吵了起来,到最后沈仲实沉默了,他向天发誓再也不做这种禽兽之事了。沈应元作为儿子,只能无奈的选择接受,但是,他并不是太相信沈仲实。父亲做那种的时候,简直就是另一个人,他变得暴虐无情,连眼前是谁都不知道。他把妹妹沈莹安排在了西院,想以最快的速度把妹妹嫁出去。可是沈应元没想到,噩梦会来得如此之快。

    半个月前,那天正好下起了绵绵细雨,沈莹从蔡河访友归来,浑身湿漉漉的。暖春时节,穿的衣服本来就比较单薄,雨水浸透,将那娇小玲珑的身子衬托的格外诱人。沈莹的视线被雨水打得有些模糊,急着跑回自己的卧房。可是经过花房门口的时候,听到耳边传来粗重的喘息声,自己的父亲就站在门口,他双目赤红,嘴巴张着,眼睛里满是噬人的欲望,就像一头野兽。沈莹很怕,她拼了命的往回跑,可是哪里跑得了。沈仲实就像受到了某种刺激,朝沈莹扑了过去,当时天色已晚,又下着雨,丫鬟香芽还在关大门,沈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单薄的衣服被扯碎,身上一阵疼痛。

    或许是命好吧,沈应元一直担心着妹妹,所以没有睡去,想要穿过花房,去门口迎一迎,哪曾想刚来到花房就看到让他害怕的一幕。沈应元就像一头豹子,将发疯的沈仲实打晕拖进了花房,那晚沈莹一直在哭,沈应元什么都没说,却坐在妹妹房间里一夜都没睡。

    花房发生的事情,沈应元没有瞒着管家薛良,因为他决定做一件事情。薛良在沈家几十年,亲眼看着沈家兄妹一点点长大,薛良自己没有孩子,所以一直将这对兄妹当成自己的孩子,喜爱有加,那份爱护,甚至超越了沈仲实。薛良仿佛猜到了什么,所以他的脚步有些沉重,脸色也变得僵硬难看,他能感受到沈应元心中的绝望和愤怒,“大公子,你想怎么做?”

    对沈应元来说,做出这个决定简直比自杀还要艰难,他咬着嘴唇,唇边流血,也没有感觉到,“薛叔,我要杀了他,莹儿今晚差点让他祸害了...我怕....”

    沈应元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这两年他一直过得很痛苦,尤其是妻子柳漫儿的死,更让他一直活在噩梦中。他不想看着自己的妹妹再重复妻子的经历了,没能保住妻子,但还有机会保住妹妹。薛良只是想了想,便叹了口气,“你既然做了决定,那就这样吧,也许这样做对老员外也是一种解脱,不过,到时候我来动手。”

    沈应元泪水在眼中打转,屈膝跪在了薛良面前,他知道,薛良是不想让他担上弑父的恶名。那晚之后,沈应元一直想着如何让父亲死掉,很快机会来了,几天前沈仲实不知什么原因,要在书房过夜,还遣退了下人,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于是当晚薛良将准备好的蒙汗药放进粥里,让相好的吴嫂送到了书房。沈仲实一点防备都没有,很快就昏死过去,接下来薛良入书房杀了沈仲实,为了制造谋财害命的假象,薛良取了钱袋。这个时候恰好大门口传来苏瞻的骂声,再想起几天前苏瞻拆借银钱不成,扬言杀人的事情,沈应元灵机一动便想到了嫁祸给苏瞻的主意。薛良要忙着处理现场,毁掉粥碗,沈应元与苏瞻相熟,又不敢亲自去,只好让沈莹从后门溜走,把钱袋子交到苏瞻手中。生怕沈莹和薛良被人发现,沈莹从白石桥回来又得从前门走,所以沈应元随便找个理由把看门沈柯和刘方叫到后院。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清楚了,嫁祸得很成功,苏瞻也是穷疯了,捡到钱袋乐得爱不释手,知府吴绵文碍于压力急着破案,浪名在外的苏瞻毫无意外的坐实了嫌疑犯的身份。苏瞻也算是倒霉透顶,可同样也该沈家兄妹倒霉,苏瞻经历一番事情,直接换了个人,张家大小姐也正好这两天回来。本该死挺毫无翻身机会的苏瞻,硬生生握住唯一的机会把案子给破了。

    事情已经讲完了,沈莹闭着眼睛,任由珍珠般的泪滴不断滑落,而沈应元满脸惨笑,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空了,一双眼睛,毫无感情的注视着苏瞻,“苏立言...你满意了?这就是你要的真相,你开心么....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