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28章 公子我有的是钱
    第28章公子我有的是钱

    ps:求推荐票求打赏!

    苏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那么一刻,他好想拍案而起,这对兄妹是傻子么,出了这种事偷偷地上报开封府,把沈仲实暗中关起来不就行了?可是,很快就明白过来,这里是大明朝,不是二十一世纪。大明朝是以忠孝治天下的,先不说家丑不可外扬,最重要的是大明律法中有这么一条“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此语出自论语,却被大明律法奉为孝经,也就是说,子女隐瞒长辈的丑事恶行,不仅是义务更是责任,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沈应元只要把父亲告了,那这个不孝的罪名肯定跑不了,到时候蹲大牢都是轻的。而且,一旦沈应元坐牢,沈仲实也进去,家里的丑事恐怕也瞒不住了,到时候面对无数嘲笑的眼睛,妹妹沈莹别说嫁人,能不能继续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一个女子贞洁重于生命的年代里,差点毁掉贞洁的还是自己的父亲,这是何等残忍的经历?于情于理,沈应元无法将事情诉诸于大明律法,只能对自己的父亲下毒手。

    看着嘤嘤抽泣,就像风一样单薄的女子,苏瞻心中满是苦涩,这一刻他发现自己是何等的残忍,有的时候真相真的太无情,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不知道真相,当一个糊涂人。沈应元做错了么?或许有错,可在这个律法束缚的大明朝,他还有更好的办法来保护自己的妹妹么,更何况还有柳漫儿的死,母亲的死,这样一个禽兽般的父亲,该如何对待他?可能对沈仲实来说,最好的下场是疯掉,稀里糊涂的过完下辈子,可是沈应元愿意这么残忍的对待父亲沈仲实么?恐怕宁愿让父亲死,也不愿意父亲人不人鬼不鬼的过完下半生吧,单纯的关起来,更不可能,沈仲实估计自己都不甘心被关起来,他要是有这个决心早在沈老夫人去世的时候就把自己锁到某个无人的角落里了。

    沈仲实是一个禽兽般的父亲,但沈应元不是一个毫无人性的儿子,他选择了给父亲一个解脱。一切的事情过后,最悲惨的还是沈莹,这个娇弱的女子,还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么?

    梦醒了,花开了,遍地都是黑暗的颜色,恶魔像春笋破土而出。

    夜夜夜,魔鬼的夜,是谁沉寂在黑暗里,放肆的狂笑。忏悔的心,不断绽放,魔鬼从地狱里爬出,点缀上方的天堂,无形的缠斗中,我就是天使亦魔鬼。

    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对真相的执着,无意间毁掉了更多的人。沈应元早已经绝望,沈莹在说出一切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不再留恋红尘。苏瞻默然无语,他觉得自己要做些什么,向着窗口慢慢走去,迎着春日的清风,蹲在沈莹身前,右手抚摸着沈莹柔滑的秀发,将她轻轻地揽在胸口,“如果你连死都不怕了,那为什么不活下去,你若死了,薛方和沈应元做这么多事还有什么意义?这个尘世,黑暗一直在笼罩,但是美好也从来没缺过,你很美,有着一双美丽的眼睛,为什么不走出去,忘了自己是谁,你或许会看到世间有许多的美好。你看,苏立言是不是文采斐然,丰神俊朗,苏立言愿意耗尽一生,等待你一个笑容。”

    风里的百花轻轻摇曳,远处的鸟儿嬉闹中发出欢快的歌声,幽云很飘摇,阳光明媚如往常,带来阵阵暖意。刹那间的迷离中,一切就像是虚幻,放开沈莹,整整衣袍,拿起躺在茶桌上的折扇,苏瞻露出坏坏的笑,“丫头,咱们走吧,公子我饿了。”

    此刻的苏瞻云淡风轻,有一种洒脱,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沈莹有些呆呆的,还未能从刚才的话语中走出来。萦袖轻轻点点头,虽然苏瞻搂着沈莹说了许多动人的话,可是她少有的没有生气。一男一女没有半点留恋,茶室的风景虽然雅致,他们却只想着逃离,刚来到外间门口,腾腾的脚步声传来,沈应元神情恍惚的追了出来,扶着精美的紫檀木花棱,他疑惑的问道,“苏立言,为什么?”

    “不为什么,苏某之前已经说过了,要的只是真相,只是没想到真相会如此残酷,只是发生的事情覆水难收,你还是好生照看沈小姐吧”苏瞻真诚的看着沈应元,抱歉的耸了耸肩头。沈应元狐疑的望着苏瞻,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良久之后,才面无表情的站直身子,用力呼了口气,“苏立言,谢谢你刚才对莹儿说的那些话,但不代表沈某会感激你。一会儿沈某给你些钱,当然,你不要误会,沈某只是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下薛叔,让他少受些苦。”

    苏瞻无奈的点了点头,他也从来没指望过沈应元会感激。沈应元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虽然受到一连串的打击,但还是坚强的送苏瞻等人送到了大门口。离开沈府的时候,沈应元将一口箱子交到了小王小八手中。苏瞻没有拒绝,四个人仿佛逃离般快步离开。沈应元脸色苍白,看着苏瞻的背影,抬起手半天最终还是张开了嘴,那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有些可怜,“苏立言...算沈某人...求你了....”

    苏瞻顿了下身子,用力的摆了摆手,“沈兄回去吧,苏某不算什么好人,但这件事不会骗你。从今天开始,苏某欠你一个人情!”

    一行人消失在沈府门外,直到来到繁华的集市,苏瞻才停下来张开双臂努力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苏瞻的失落和沉郁是那么的明显,王八兄弟俩也没敢多说,经历沈府的事情,萦袖的心情也不怎么样,“都中午了,你赶紧回去吧,大小姐那也等着婢子回话呢。”

    苏瞻默默点头,二人分开,苏瞻领着王八兄弟大踏步往得月楼走去,午时的得月楼是最冷清的时候,回来时只有几个龟奴坐在靠门的桌子胡侃,往凳子上一座,苏瞻撩起长袍,朝着楼上大吼起来,他神色狰狞,俩眼瞪着,就像是发泄,“桂姐...本公子要喝酒....没睡觉的姐姐妹妹赶紧出来....公子我有的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