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0章 酒色财气全都有
    第30章酒色财气全都有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大小姐,回来的时候婢子还有些气呢,这事苏立言干的真有些孟浪了,竟然还收了沈应元的钱”萦袖有些气呼呼的,在大小姐面前她也没必要隐藏什么,心里想什么也就说了出来。张紫涵抿嘴微笑,将书摊平放在膝盖上,目光望着不远处的花簇,“你这丫头啊,与你说过多少次了,遇事要沉着一些,有些事情多想想,就不会那么生气了。你以为苏立言真的是想收那些钱么?他呀,其实也是为了安抚沈应元,我问你,苏立言说会将事情烂在肚子里,你信么?哼....连你都不信,沈家兄妹会信?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拿了沈应元的钱,就相当于有把柄握在了沈应元手中,沈家兄妹也就会放心不少。或许现在苏立言正拉着人借酒浇愁呢,这个家伙自恃聪明,兴致冲冲的跑到沈家挖真相,结果真相却不是他想要的,对他可是不小的打击啊。”

    “啊....原来这样啊,那婢子去看看他”萦袖起身要走,刚嘴上埋怨着,现在却是关心的很,张紫涵轻哼一声,有些深意的笑道,“你去瞧什么?苏立言被扔进得月楼,当了杀人犯进牢房都没事,这点打击还能扛不住,估计到了明天就当什么事没发生了。倒是那个吴绵文,明天要是许给苏立言什么好处的话,你让他莫推辞,受着便是。”

    “为什么?”萦袖满脸不解,吴绵文可是堂堂知府,虽然苏瞻破了案子,他堂堂知府也不用给苏立言好处吧。张紫涵笑而不语,没多做解释,放下书本,轻轻地伸了伸胳膊,尽显慵懒神态,“这个苏立言,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明白了,行事不拘一格,灵活多变,思虑周全,端的是怪人一个,莫说开封府,怕是顺天府也没这样的人。”

    “哦,那大小姐,要不要让苏立言搬回苏家院子住,得月楼里莺莺燕燕的,他那性子能扛得住么?”萦袖说起得月楼的时候,翘着嘴吧,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张紫涵神秘一笑,摇摇头算是给了答案。如果说之前不让苏立言回府,多是想着惩罚,那么现在,更多的是想考验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如果连得月楼这点莺莺燕燕都扛不住,还谈什么前途将来?忍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一个男人想要成功,必须磨炼心境。

    小园落云尽桃花,青丝随风荡天涯。

    阁楼一曲多虚幻,原是梦中酒为家。

    酒,是个好东西,可是前世的苏瞻一点都不喜欢酒,因为时刻要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只有在心无牵挂的时候,才会放心的喝,而且喝的酩酊大醉。前世的苏瞻也是个怪人,行事不拘俗礼,否则也干不出掉进下水道的窝囊事。醒了,却看到窗外漆黑如墨,不用想,也知道到晚上了,这一醉至少醉了四个时辰,头还有点疼,醉酒真不习惯,看来以后还是少喝为妙。不过也不得不说,大明朝的酒劲不咋样,要是后世六十八度陈酿,两瓶子下去早就趴地上了,大明朝的所谓烈酒,愣是喝了两坛子。捶捶发蒙的脑袋,想要洗把脸,晃晃悠悠的来到门口,却发现盆里空空如也,房门虚掩,伸手便拉开,房门一开,旁边探出一个大脑袋,苏瞻刚睡醒,迷迷糊糊的,看见这个大脑袋,吓得本能的拿木盆去砸,那人赶紧往后缩了缩,“公子,是我...小八啊...”

    苏瞻晃晃脑袋,有些好笑的气道,“你这浑人,大半夜的不睡觉,守着这里干嘛,怕本公子跑了?”

    “哪能啊,公子你错怪小的了,是桂姐让小的在此等候的,说是你醒了就去告诉她”小八说完指了指旁边,果然两兄弟里的粗汉小王不见了,估计是去给桂姐报信去了。打趣小八几句,将木盆递了过去,“快给本公子打点水来,弄点吃的来,光喝酒了,肚子空空的。”

    “哎,公子你等着,今个瘦猴炖了两只兔子,小的给你弄些来,再喝点小酒,爽得很”王八兄弟果然是诚恳的粗人,小八好不容易拍马屁再次拍到了马脚上,苏瞻扶着门板,哭笑不得的瞪着小八,“你这浑人,本公子刚醒酒,还迷糊着呢,你还让本公子喝。”

    “哈...”小八咧着大嘴尴尬的笑了笑,抱着木盆拱拱手,一溜烟的跑了。苏瞻倒也没真生气,笑着摇了摇头,身边跟着小王小八这俩粗汉,也时常弄些笑料,轻松愉快。桂姐那倒是不难猜,估计是为了那口箱子吧,反正出不了什么事,苏瞻坐在院子里安心的等着。

    月光如华,仿佛从岁月的山涧流出,清冽无形,遥遥望去,广寒宫里,仙子是否掀起衣袂,跳着优雅的舞。夜静风轻,思念缓缓飘动,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月圆人半,人影孤单,苏瞻发现,有一种孤独油然而生。怪不得明月清冷,不如雪夜温暖。

    今夜的月色银光洒落,清明一片,现在才发现,刚刚看到一片漆黑,不是月色不亮,而是窗户被挡住了。

    没过多久,院外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不仅小八回来了,小王也跟在后边怀里抱着一个瓷盆,盆中热气腾腾,香味儿扑鼻。看到这个水盆大的瓷盆,苏瞻哑然失笑,瘦猴虽然是个厨子,但很少能弄到兔子的,王八兄弟俩直接把瓷盆弄来,瘦猴还能剩下多少?小八将水盆放在木桌旁,苏瞻草草的洗了把脸,只是那种疲惫感并没有减少太多,哎,大明朝没有肥皂、没有牙膏只能将就下了,看来为了自己幸福的明朝生活,得尽快把这些简单的生活用品研究出来了。这些天王八兄弟俩跟苏瞻也相熟了,起初兄弟二人多少不太愿意搭理苏瞻的,在他们的认识里,这些所谓的才子都是高高在上,瞧不起粗鄙下人的,可接触久了,才发现这位经常光顾得月楼的大才子并不像传说中那么不堪,苏公子说话风趣,平易近人,还时常开开玩笑,渐渐地,小王小八也觉得苏瞻亲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