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2章 生子当如苏立言
    第32章生子当如苏立言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吴绵文今天也没什么要事,多等些时间倒没什么的,不过听苏瞻这番话,心里还是很舒服的,笑呵呵的伸出了手,“你呀,还真是客套,你乃杜先生关门弟子,本府与泰津兄也是多年故友,按辈分称呼你一声贤侄更贴切。”

    苏瞻是什么人,打蛇随棍上,当即重重的躬身一礼拜了下去,“侄儿见过吴叔父,侄儿年纪轻,对很多事多有不懂,以后若有不妥之处,还望叔父不吝指教。”

    蔡九湘一边看得冷汗直流,这个苏立言太聪明了,亏得这家伙年纪轻轻中了举人,明年会试也大有希望,否则这家伙要是跑来当师爷,别人还混不混了?

    当然,吴绵文也不会平白无故认苏瞻当侄子,苏瞻家世不错,父亲乃锦衣千户,恩师杜林茱,年少成名,惊才绝艳,又与张家大小姐颇有渊源,可这一切都不是最主要的。吴绵文浸淫官场几十年,自认看人的本事还是过得去的,通过沈仲实一案,吴绵文可是重新认识了这个年轻的解元公,整个案子里不急不慢,不骄不躁,尤其是破案的时间把握的非常巧妙,正好在最后一天。这里边的味道就深了,不光案子破了,而且破的很开心,至少他吴绵文很高兴。要说苏立言直到最后一天才分析透案子,吴绵文第一个不信,要真是这样,苏立言能做到如此从容?官场,讲究的就是灵活多变,成熟的处事手段和良好的人际关系,相反那些才学能力反而是次要的,而这一点,苏瞻是具备的。可以预见,凭着苏立言的才学还有背景,一旦会试殿试进士及第,恐怕前途不可限量了,这个时候跟苏瞻打好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吴绵文人老成精,苏瞻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大家各取所需嘛,反正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接下来吴绵文勉励几句,话题才转到沈仲实的案子上,“幸赖贤侄尽力帮忙,否则本府可就要酿成大错,毁在这个案子上了。”

    苏瞻听得认真,随后眉头一皱,一脸的惊讶,拱着手失声道,“叔父,这话从何说起,此案全系叔父一人,若不是叔父不拘俗礼,慧眼有加,选了小侄。小侄也不可能破获此案啊,怎么成了小侄帮忙了,完全是颠倒黑白嘛。”

    吴绵文眉头一挑,眼中掩不住喜色,他恨不得拍一下桌子大叫三声好,哎,苏立言此子妙人,果真是妙人啊。自己只是提了一嘴,这小子就全都明白了。苏瞻这番话说的很讲究,从头到尾不说被冤叛进大牢的事,只说吴绵文为尽快破获此案,从开封府选拔合适人,此话妙就妙在一个“选”字上,一个是主动用苏瞻,一个是被动用苏瞻,意思可就天壤之别了。如果照着实情,吴绵文免不了冤叛之事,这个过是躲不过去的。可经苏瞻这么一说,可就是被动变主动了,传到上边,不但无过反而有功了。

    这一刻,吴绵文越看越喜欢,苏立言要是自己的儿子,那做梦也得笑醒了,“哈哈....贤侄可真是个妙人,此案虽然破获,但贤侄也是颇多辛苦,叔父也不能亏待了你。今日叔父略备薄礼,一方面是叔父给你的见面礼,另一方面也是对你破案的赏赐,贤侄可莫要推辞。”

    推辞?我推辞个屁啊,苏瞻心里叽叽歪歪,面上却一副笑容,“那侄儿就先谢过叔父了。”

    吴绵文哈哈大笑,没过多久,蔡九湘去而复返,手里捧着一个小木盒。接下来吴绵文又跟苏瞻扯了几句闲话,无非是以后有事找苏瞻帮忙,莫要推辞,苏瞻那是满口答应,反正帮忙又不是白帮,干嘛要拒绝呢?

    离开开封府,走在汴河街道,看看头顶暖日,心情好不舒坦,这一刻突然感觉到,大明朝可真是太爽了,这钱来的真是痛快。

    曾经的帝王之都,陶醉在暖日春风中,柳枝摇曳,清澈的汴河水缓缓流淌,一草一木,风风雨雨,侵染了一种情愫,润泽着轮回往事。街边玉宇琼楼,鼓瑟吹笙,市井繁华,人群攘攘,一个小小的胡同里,一个老者,手拿拐杖,坐在门口讲着故事,周围蹲着几个神情专注的顽童。古城汴梁,岁月侵蚀,却依旧花红柳绿,保留着属于中原的灿烂。时间像一本书,翻动书页,吹去尘埃,这座城市洗尽铅华,释放出独有的魅力。

    手里又多了一个盒子,苏瞻满面春风,心情愉快,周围熟悉的风景也变得欢快起来。快到街道中段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看到她,苏瞻脸上含笑,靠在旁边垂柳下静静地等着。沈仲实的案子已经破了,苏瞻不需要查案,萦袖自然也不会再穿着那一身捕服了,便恢复了一身女儿装扮。

    长发挽起,一条古铜色丝带束成简单的马尾,一袭浅红色纱衫,脚踩白色绣靴,衣着简单不失清丽,长长的马尾,由于走的急,左右摇摆,甚是喜人。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丫鬟,观萦袖,便知道张紫涵的作风。萦袖光洁的额头上渗着细腻的汗水,一直急着赶路,却未曾发现苏瞻就站在垂柳树下。看着萦袖从身前走过,苏瞻有些愣神,难道这丫头不是找他的?

    “喂....萦袖,你走这么快做什么?”苏瞻还是喊出了声,萦袖回过头,看到苏公子笑眯眯的眼睛,不知为何,竟有些怒意。转过身,气呼呼的走了过来。今日一早,想起昨日大小姐说过的话,便匆匆忙忙的跑到得月楼,却听苏立言已经被吴绵文叫到知府衙门,这心里着急,就怕苏立言做错什么事,就心急火燎的去开封府。自己心头焦急,苏立言却悠哉自得,没事人一般,想想就来气,“哼,还不是为了你,大小姐昨天再三叮嘱,若是吴知府送你什么东西,让你安心收下,切莫推辞。”

    苏瞻心头释然,心中也有些暖意,大小姐这人外冷内热,着实让人头疼。萦袖这般焦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要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抬起袖口,在萦袖额头上轻轻地沾了沾,被一个男子靠得如此近,饶是萦袖平日里泼辣大胆,也有些经受不住,“快拿开你的破袖子,多少日没洗过了,也不知道脏不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