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3章 当官是门大学问
    第33章当官是门大学问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谢谢无谓无望和宝哥的打赏

    “哈...这个忘了”苏公子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手里的盒子递过去,抬了抬下巴,“喏,你来的有些晚了,吴绵文送的东西本公子已经收下了,所以你不用再担心了。”

    接过木盒,打开看了看,苏瞻没有停留的意思,继续沿着长街走下去,萦袖眉头蹙着,疑惑的追了上去,“苏立言,这其中到底是何意,昨日问大小姐,她也不说。”

    虽然打小跟着张紫涵,为人处世方面多少受到了大小姐的影响,只是性子,终究是勉强不了的。萦袖的性情更加直接一些,若是藏着这个疑惑,以后睡觉也不会安稳。苏瞻倒没有隐瞒,只是故作深沉的叹道,“丫头,既然你如此肯学,那今日公子就再教你些东西。你想想,吴绵文任开封府知府多少年了?按照正常情况,接下来一年可是朝廷考核的日子了,为了自己的仕途,吴绵文可不希望出什么纰漏的。”

    大明官场知任官员一般都是三年一届,三年一次考核,而第三年尤为重要,吏部会更加关注知任官员的所作所为。沈仲实一案震惊中原,更是朝廷关注的重点,案子能破,当然是好事,不过其中也有些瑕疵。当时吴绵文迫于压力,把苏瞻当成嫌疑犯关了起来,这事一旦被吏部知道,政绩考核的时候会减很多分的。堂堂知府,为了敷衍上司,竟然误判一名无辜者进大牢,若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偏偏是开封府最有才华的解元公。所以,吴绵文必须封住苏瞻的嘴才行,只要当事人苏瞻不提这事,也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了。

    吴绵文给了封口费,苏瞻不会拒绝,也不能拒绝,自己虽然贵为开封府解元公,明年会试也大有机会,但那是将来。只要还没离开祥符县,就得受开封府管辖,得罪吴绵文,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倒不如顺水推舟,让吴绵文欠自己一个人情,双方打好关系。有这份关系在,谁知道今后会不会用上呢?

    萦袖停住脚步,紧闭着小嘴,一双大眼睛灵活的转动,眼前的苏立言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明明年纪轻轻,却老谋深算。大小姐深谙官场,看得长远些并不奇怪,可苏立言一届学子,从未涉足官场,为何也对其中的事情了解这么多呢?怪人,着实怪人一个,这样的苏立言怎么会让张仑公子坑到得月楼去呢?

    今日春光明媚,汴河清幽,鸟语花香,时间还早,苏瞻也不想早早的回到得月楼。来到大明朝这么久,可还从来没好好逛过汴河街呢,街头商贩众多,人群熙熙攘攘,有小王小八这对兄弟在,倒也不用担心被人打劫。放松之下,也就多了几分闲情雅致,苏瞻走过每一个摊位,好像对什么都感兴趣,又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或许是前世养成的习惯吧,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尽可能的了解熟悉居住的环境。逛了许久,苏瞻只买了一把空白的折扇。不管哪个时代,女子都对逛街有一种独特的偏爱,萦袖跟在身边走过许多摊位,什么都没买,依旧逛得津津有味的,却苦了小王小八,这对兄弟就没见过如此逛街的。

    到了后来,苏瞻已经失去了逛街的心思,完全是跟在萦袖身后走,不知不觉中几个人已经走过得月楼,来到汴河街最繁华的集市区。萦袖来到一家店面前,这家店门口放着几株盆景,古棕色的门上挂着丝绣的飞鸟,窗纸是一种清淡的红色,从外看便透着浓浓的女子气息。一处牌匾,上书三个大字“千年香”,左右两侧悬挂一副对联。

    “药草余香天然美,彩蝶相思夜纷飞”,一副对联,幽静典雅却不媚俗,苏瞻合上扇子啧啧一笑,原来是一家胭脂水粉店,怪不得处处透着女子气息呢,店铺主人这一番颇具现代化的装饰风格,着实不简单呢。小王生怕苏公子看不懂,凑过来伸着大脑袋耳语道,“公子,这里可是咱们开封府最有名的胭脂店,一盒水木胭脂粉,要百两纹银呢。”

    百两纹银?苏瞻不由得吃了一惊,这可真是暴利了,一盒胭脂粉,折合人民币六万,要知道大明朝不像后世,能做胭脂水粉的也就那么两三家,竞争没有后世那么激烈。正在苏瞻瞎琢磨的时候,萦袖已经迈步走了进去,苏瞻没有多想,非常自然的跟了进去,小王小八看着苏公子的背影,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走进胭脂店,苏瞻才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怎么满屋子都是女人?这里是大明朝,男子不屑进胭脂店的,就怕染上脂粉气,有那么一两个不避讳的,也是陪着自家婆娘进店的。店里掌柜的是一名中年女子,到底是见多识广,看到苏瞻站在萦袖身旁,笑着说道,“公子是陪着夫人来的吧,本店最近刚配置了一种药香胭脂,公子要不要看看?”

    感受着店内女子们讶异的目光,苏公子脸皮再厚,也有些尴尬,听女掌柜的这么说,赶紧接过话头,“好,那就看看吧。”

    萦袖瞪着美目,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笑,这个苏立言,为何总做出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呢?耳边传来女子窃窃私语,更让萦袖一阵脸红。

    “那公子长得可真好看,他那夫人却不怎样,冷冰冰的....”

    “却不然呢,想来那公子很喜欢她的,否则又怎么可能陪着来胭脂店...”

    店里不少年轻女子也在挑选胭脂,此时叽叽喳喳,窃窃私语,讨论的非常热情。突然间,一个女子捂着小嘴,睁着大眼睛,一副惊讶的表情,旁边女子不断追问下,她才支支吾吾的说道,“那...那男子看上去,怎么和苏瞻如此像....”

    “啊...”女子们再次仔细观看起来,这时有人也半张着小嘴,惊讶之情溢于言表,“就是他哎...他一个大才子,居然跑到胭脂店来了...旁边那个女子是谁...真有福气....”

    私语声不断传来,萦袖羞红的小脸慢慢变得铁青,这些庸俗女子,苏立言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像跟了他沾了多少光似的。要不是想着大小姐胭脂粉快没了,早就扭头离开了,省得被人议论。

    萦袖挑了一份水木胭脂粉,就打算付钱。胭脂盒做工很讲究,精美的花纹,彩色图案,配上水木胭脂的价格,一点都不奇怪,苏瞻打开盒子,沾一点泥粉捻动闻了闻,便苦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