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4章 看看胭脂跳跳水
    第34章看看胭脂跳跳水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浪涌奔腾,大千世界,谁点心头朱砂,普度往事年华,提一点风雨,叶儿落,草儿黄,两腮胭脂泪满行。

    胭脂,浓缩了女子羞红与柔弱,千百年来一直都是必须的化妆品。起初苏瞻只是好奇罢了,之所以摇头,是因为他闻到了明砂粉的味道。对化妆品一行并没有太深的研究,只是细细想来,也不禁想起一些东西。胭脂粉起源于早期的炼丹术,那些古人炼制丹药的时候发现了丹砂的用处。丹砂,又被称为朱砂,在明末以前很长的时间里,朱砂粉都是调制胭脂水粉的必需品,砂粉形成的腮红能让女子更加柔美。只是朱砂粉的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女子长期涂抹,十几年后就皮肤脱去水份,变得粗糙,严重的还会染病。直到明末发现提取色素后,才渐渐取代朱砂粉。

    苏瞻摇头不语,萦袖也没有多想,将之前备好的钱交到女掌柜手中。也许是苏瞻的原因吧,胭脂店里的其他女子好像对其他事情失去了兴趣,致力于交头接耳,趣闻八卦。苏瞻支着耳朵,仔细听了听,却听到一些让人无奈的话。

    “苏公子不仅才学惊人,破案的本事也相当了得呢,我那哥哥一直站在沈家门外看的,苏公子气定神闲,坐在椅子上睡了一觉就把案子给破了。”

    “...才不是呢,我也听说了,咱们这位苏公子好像是雷神下凡,冲着那个沈家管家大吼了几声,那声音像打雷一般,站在沈家外边的人都被震得嗡嗡的。那管家被吓傻了,当场什么都说了...”

    “也不是呢...听说苏公子可是很厉害的,会千变万化,在客厅里变成了一头三丈巨人,才制住了那个薛管家!”

    “....”

    女子们莺声燕语,叽叽喳喳好不热闹,苏瞻却只是无奈一笑,随着萦袖走出了千年香胭脂店。苏瞻也没想到破个案子会有如此大影响,三丈巨人,呵呵,那可是将近十米的巨人呢,怪不得谣言不可信。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被众人传着传着就变得面目全非了。对苏瞻自己来说,他真没把沈仲实的案子太放在心上,更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厉害的。沈仲实的案子虽然影响大,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开封府那边破不了,一方面是因为吴绵文迫于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先弄个嫌疑犯顶着,另一方面,这案子作案人太隐蔽,开封府就是想查也很难找到着手处。但苏瞻不同,有着缜密的思维,再加上白石桥上的经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并非谋财害命。

    这世上很多案子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有些案子长时间没能破获,不是因为案子本身太难,很多时候是由于分析不对案情,走错了路。开封府那边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子,依着谋财害命这条路子查,只能是越查越远。

    从千年香胭脂店走出来,萦袖逛街的劲头一点没减,只是不时的拿着胭脂盒不断欣赏,很是喜爱。苏瞻颇有些无趣,展开折扇,挡了挡头顶骄阳,“一盒胭脂粉,上百两纹银,瞧把你高兴的,好像捡了什么宝贝一般。”

    “你一个男子不施粉黛,自然不懂这水木胭脂粉的贵重”萦袖将胭脂粉藏在腰间,像找到了长处,细细说着,“千年香可是萧家经营,水木胭脂粉也是最近才调配出来的,每个月数量极少,便是在顺天府想要买到一盒水木胭脂粉也不容易的。往常,一盒水木胭脂粉都能炒到五百两呢。”

    “嘶...一盒胭脂粉而已,这么贵重?大小姐经常用么?”苏瞻不由得有些咋舌,北京顺天府名门豪族遍地走,也只有顺天府豪门贵妇们,能将一盒胭脂粉炒到天价了。其他人怎么用胭脂粉,苏瞻并不关心,他关心的可是大小姐,这种东西经常用,总归没什么好处。

    萦袖想了想,轻轻地摇了摇头,“大小姐用的倒是不多,她平日里要去都督府,并不喜欢涂脂抹粉,只有在家会友的时候才会抹上一些。最近用的,还是从顺天府带来的呢。”

    “那倒还好”苏瞻摸着下巴,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露出些坏坏的笑,收起折扇向萦袖伸出手,“丫头,把那盒胭脂粉拿来,让本公子瞧瞧。”

    萦袖皱着黛眉,美目一阵猛瞧,想要看出些什么,实在不知道苏瞻想干嘛,便将胭脂盒递了过去。接过盒子,俊朗的面孔笑容更盛,将折扇别在腰间,悠哉悠哉的朝着河边走去。来到河边栏杆旁,苏公子抿着嘴,迅速打开胭脂盒往下一扣,一阵粉色尘雾伴着春风消散在水面,眨眼间一盒水木胭脂粉失去踪迹。

    变故来的太突然,萦袖以及王八兄弟全都半张着嘴傻了眼,甚至连阻止都忘了。此时街上行人络绎不绝,只道哪家贵公子耍闹,也没当回事儿。时间在流逝,春风抚摸额头,阵阵微凉,良久之后,萦袖长吸一口气,酥胸鼓鼓,寒着脸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如果手里拿着剑,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刺苏立言两下。

    “苏...立....言....”萦袖一字一顿,气得咬牙切齿,“你抽什么风,这花了一百多两纹银....你....你....”

    张家是武勋豪门不假,但要说钱财还真不多,除了祖上产业以及封地租子,剩下的就是朝廷赏赐了。满打满算,张家一年收入也就不到两万两白银,英国公府家大业大,要维持这么大家子人,每年迎来往送更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一年下来并没有多少富余。所以,一百两纹银在萦袖心里,可是很大的一笔开支。当然,以张家的地位,想要钱,会有很多人屁颠屁颠的送过来,但张家门风清明,历代老公爷都限制家人仗势敛财,张家人自己又不擅经商,所以一年两万两的收入绝对算是顶天了。

    萦袖粉脸含煞,美目中喷着火,苏瞻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赶紧往后退了两步,“哈..嘎,丫头,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先听本公子解释啊,这胭脂....啊....”

    只听苏公子长嚎一声,抱着胭脂盒掉进了清幽的河水。虽然暖春时节,可是突然掉进水里,依旧一阵冰凉。苏瞻一阵悲情,才穿越多久,接连两次落水,上一次是逃命,这次直接被一个漂亮的小妞踹下了水。萦袖这丫头也太暴力了,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