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5章 有钱送给大小姐
    第35章有钱送给大小姐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听到有人跳了河,两岸游人顿时趴在栏杆上看起了热闹,汴河街上认识苏瞻的人可不少,几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凑在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太有意思了...居然是苏立言,哎....立言老弟,炎炎盛夏还未来,你就迫不及待的畅游汴梁河了,如此雅兴,为兄佩服!”

    那摇头晃脑说话的人,大约二十来岁,此人乃是东城富商澹台家的大公子澹台福宁,单字明,旁边那几位也都是祥符县的熟人,岳思崖、林启年赫然在列。开封府历经北宋,到现在几百年,可谓文风鼎盛,丝毫不比荆楚和苏杭差,这些年也出了不少文人才子。东城的澹台福宁、岳思崖,南城的崔彰、苏崇宇,西城司徒雍、林启年,北城的苏瞻。文人才子之间,都好争个高低,大家又都年轻气盛,所以比酒斗诗,青楼里为花魁争风吃醋的事情经常发生。苏瞻当年乡试一举夺魁,成了解元公,直接把别人压了一头,澹台福宁等人心中可不怎么服气的,现在见苏立言落了水,自然要好生欣赏一番的。

    面对岸边才子们的嘲笑,苏瞻淡淡一笑,还朝着岳思崖眨了眨眼。如今的苏立言,早已不是当初之人,心境不可同日而语,跟这些才子们生气,不值当的,“澹台兄有所不知了,汴河游泳乃人生一大趣事也,诸位何不下来体验一番,可别到时候说苏某没喊你们哦。”

    澹台福宁等人微微一愣,司徒雍更是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苏立言这张嘴可真是厉害。苏瞻不着恼,应对自如,一脸轻松,澹台福宁等人也觉得无趣,也没再继续看下去。不过林启年却留在了最后,临走时还深深的看了苏瞻一眼,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的。

    苏瞻可没心情理会才子们的眼神,双手扑腾着往岸边游去,小王小八虽然喊口号的时候忠心耿耿的,但也没胆子对萦袖下手。俩人赶紧跑到边上,骑在栏杆上把一身是水的苏公子拉上来。春日河水微凉,突然上岸被微风吹拂,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阿..嚏...”

    此时萦袖也觉得有些过分了,骂上两句也就罢了,竟然把苏立言踢水里去了,害得他被一帮子“故友”借机嘲讽了一番。不过萦袖显然不愿承认,绷着小脸走过来,“哼...这次便宜你了,看你怎么跟大小姐解释!”

    苏瞻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现在是不敢惹这个暴力丫头了,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说动手就动手。出了这档子事儿,也没法继续逛街了,王八兄弟夹着苏瞻灰溜溜地跑回了得月楼。

    今日春光明媚,萦袖那丫头跑出去也没回来,想来又跟着苏立言瞎忙活去了。想着过段时间就没多少清闲日子了,大小姐吩咐忠叔一声,找来一把锄头为花圃翻起了土。大小姐很喜欢这种日子的,养养花看看书,晚上听萦袖讲讲身边的趣事。在京城这些年,虽然地位越来越高,但真正空闲的日子却很少。父亲去世后,爷爷更是无心管理都督府,弟弟又整日里没个正形,家里的事情全都压在了她身上。

    由于要翻土修剪花枝,大小姐刻意换了一身灰色粗衣,一头乌发盘起来,蓝色花格子布绑在额头盖住了那条金色抹额。忙起来的大小姐非常认真,这是她从小养成的习惯,不论做什么事情,一定会全神贯注的,如果不用心,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玉手挥动花锄,纤指溅满了泥土,精致的脸蛋上也沾染了一丝尘埃。布衣荆钗,毫无贵雅,却依旧遮不住大小姐婀娜的身段,她身材高挑,蹲下身,更是将曼妙的身材展现的淋漓极致。

    正忙着修剪枝丫,一个人影带着微风蹲在了身旁,大小姐继续忙着手里的事情,轻声笑道,“舍得回来了?听你这脚步又急又重的,那苏立言惹你生气了?”

    萦袖嘟嘟嘴,觉得好没意思,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大小姐。蹲在旁边,一边帮忙翻土,一边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大小姐神色平淡,一点怒色也没有,萦袖实在气不过,放下花锄,坐在花池边上抱怨道,“大小姐,你不知道苏立言有多可恶,把胭脂粉骗去,什么都没说直接洒在了汴河里。”

    这时大小姐也放下手里的剪子,轻松站起身,看着花圃修剪的很满意了,像完成什么大事般,笑着拍了拍手。萦袖顿时有些急了,皱着眉头拉了拉张紫涵的袖子,“大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听婢子说嘛....”

    “听了啊”沾着泥土的玉指弹了弹萦袖的肩头,转身往亭子里走去,“苏立言不是什么莽撞人,或许有什么理由吧,你没听他怎么说?”

    萦袖想起了什么,刚才苏立言好像要解释的,只不过....渐渐地脸有些红了,“好像要说的,婢子心里气不过,直接把他踹下水了....反正...反正他就是错了。”

    张紫涵抿嘴轻笑,也没再打趣萦袖,“你这丫头,多少年了,性子就是改不了,我倒想听听苏立言有什么解释呢。呵,这都是小事,苏立言面对吴绵文,能如此成熟老练,着实让人没想到。”

    在亭中休息了一会儿,萦袖一拍额头,有些苦恼的笑道,“大小姐,刚刚忘了一件事,回来的时候,苏立言让人把金锭子送过来了。”

    “嗯?苏立言把金锭子送咱们府上来了?”张紫涵微微一愣,浓墨般的黛眉轻轻蹙了蹙,不过旋即又笑了笑,“苏立言还真舍得,所有的钱都送来了?”

    “可不是,沈仲实给的,还有今天吴绵文送的,分文没动,全都装箱子里搬来了,婢子都不知道他想干嘛了”萦袖有些气呼呼的,虽然英国公府缺钱,但也不会把这种钱放在眼里。

    离开亭子,回到自己的住处,果然看到外厅桌子上放着一口箱子。箱子上没有挂锁,伸手一挑便拉开了,箱子里除了金锭子就是几根金条。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张紫涵知道的一清二楚,可以说这些钱都是苏立言用命换来的,现在他把钱都送到了自己手上,到底几个意思呢?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大小姐多少对这位儿时的玩伴有些了解,苏立言可不像普通的才子那般纯洁,肚子里的鬼主意多着呢,一个不留神就可能吃个暗亏,这么多钱他会平白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