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7章 张小公爷的敌人
    第37章张小公爷的敌人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汴河四月芳菲,明月鬓如霜,小径人如画,点缀尘风马。

    寂寞山中人老去,鼓瑟和鸣,春心落何家。

    街道上,人潮人海,小贩、独轮车、垂柳、青石路,傍晚的人们忙着回家,集市慢慢散去,一抹夕阳残照西方,清风伴着晚霞。河面上几艘画舫挂起灯笼,沉寂在晚霞之中,远远望去,就像漂流在汴河中的花灯,寄语着汴河千古风月,绵绵情意。夕阳西下,未必全是断肠人奔天涯,一日结束,自有夜晚的美好,吟诗作赋,歌舞人间,更是一番享受。

    汴河街南端就是羧义街,此时天色渐暗,宽阔的街面上行人减少,两个身形差不多的年轻人边走边吵。这二人自然是苏瞻和张仑了,一路上苏瞻好说歹说,张仑总算把“苏秃头”三个字收回了,听张仑边走边抱怨,总算听清了来龙去脉。最近牡丹诗会快要展开,许多才子已经提前来到开封府,其中有一个叫曹希的与张仑十分不对付。曹希就读崇阳书院,是崇阳书院选出来的佼佼者,同时,曹希还是现任河南布政使曹蛟的儿子。一方布政使,那可是封疆大吏,权势极大,所以曹希也养成了一种目中无人的气势,来到开封后,也没把张仑当回事。张仑家教严格,虽然英国公府势大根深,但张仑也不敢主动惹什么事,可要是有人主动惹他,他也不会客气。

    曹希一来到开封府,仗着老爹是布政使,没把开封府的文人雅士当回事,四天前翰园饮酒,更是狂言就算张仑到场,也让他见识下曹公子的厉害。曹希这么说,摆明了就是没把张仑当回事,这事传到张仑耳朵里,哪里受得了。没多久,张仑就约战曹希,文斗武斗随便选,结果曹希很聪明的选择了文斗,时间就定在今天晚上,地点是龙亭湖西南边的禅林苑。曹希也算有心机,为了将影响力扩大,还请来了扬州金香楼的歌舞大家陆丹雪。

    起初张仑也没太放在心上,大大咧咧的过了两天,可一听曹希把陆丹雪请来了,立马有点慌了。他自己丢人没关系,如果弄得尽人皆知,那丢的可就是英国公府的脸面了。这是要是让姐姐知道了,还不得把他张仑大卸八块?自己肚子里的墨水有多少,张仑一清二楚,反正玩诗词歌赋,肯定是弄不过曹希那帮子人的,想来想去,能想到的也就苏立言了。

    “苏立言,算本公子求你了,这次你必须帮忙才行,要是丢了脸,家里那位姑奶奶能把我拆了”张仑是真怕那位姐姐,面对老爷子张懋还敢顶嘴耍无赖,面对那位姐姐,可真是一点招没有。苏瞻倒不觉得什么,提前见识下崇阳书院那些才子也是好事,“帮你没问题,这以后你可千万别喊苏秃头了,让你这么喊,本公子还不成笑话了?”

    张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耸耸肩干笑道,“苏秃...啊,苏立言,你现在不也是笑话么,堂堂白鹿书院第一才子被扔到了得月楼,嘿嘿....”

    “你还有脸说,还不是你害的,苏某人能有今天,你得负一大半责任,还有你那个姐姐,喊什么不好,喊苏秃头”苏公子越说越来气,他真是上辈子欠这对姐弟的,被这对姐弟耍的团团转,偏偏还一点辙没有。张仑突然停了下来,一对眼睛闪亮亮的,摸着下巴啧啧称奇,“苏立言,本公子非常好奇,自从南边林子里逮住你后,怎么发现你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会断案,也没以前那么迂腐了,你以前那什么德行,跟本公子说话还文绉绉的,看见你就烦。”

    “行了行了,苏某人获得了重生,你信不信”懒得跟张仑闲扯,其实他也搞不懂以前那个苏瞻怎么回事,跟张仑那么熟络的关系,愣是能装b装到成仇人。张仑这种性子,直爽豪情,要是整天文绉绉引经据典眼高于顶的,还真会惹他烦,“咱们说好了,帮你过了这一关,赶紧把本公子弄走。”

    张仑嗯嗯点头,心里却一阵苦笑,现在这事已经不归他张仑管了,在姐姐面前,他张仑算个屁啊。二人说说闹闹,很快来到了禅林苑,整个园子依龙亭湖而建,沈家购置这里的产业后,又进行了改建,增添了许多花草怪石,如今的禅林苑完全可以跟湖对面的翰园相媲美,据说禅林苑不仅融汇了佛家禅院风格,还采用了当年艮岳园的风格,所以园子里怪石嶙峋,花草繁茂,又不失幽静。

    英国公府小公爷的名号也不是吹出来的,参加对头的比斗,却一个家仆都不带,这份豪情,着实让人有些佩服。走在禅林苑雨花石路上,张仑东瞧西看,欣赏着园子里的美景。苏瞻洒然一笑,张仑还真想得开,说他自信好呢,还是说他神经大条好呢?眼看着就要到禅林苑深处,灯光摇曳,不时有丝竹声传来,拍拍张仑的肩头,随口问道,“那陆丹雪怎么回事,你对她感兴趣?”

    “胡说八道,本公子对她可没什么兴趣,好像是崇阳书院讨了布政司的帖子,将陆丹雪请来参加牡丹诗会的”张仑倒也没有隐瞒,将知道的全说了出来,“听说陆丹雪名扬江南,不到二十年华,歌舞双绝,到现在还是处子之身呢,曹希还有秦思源都对她有兴趣呢,就连扬州知府费海都经常请她去宴客。怎么,你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试试!”

    苏瞻撇撇嘴,瞪了张仑一眼。张仑挽挽袖子,顿时反应过来,“呵,倒是说错话了,你好像也不行啊,那位姑奶奶要是生气发火,你估计一辈子也出不了得月楼了。”

    什么叫不行?男人面对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说不行呢?苏瞻心里老大不乐意,但张仑的嘴巴就是如此,也没计较的必要。穿过雨花石小路,一条竹桥横跨清澈的小河,两侧红灯摇曳,衬托着优美的夜空。今晚的夜空繁星点点,一轮月牙修饰着黑色穹隆,丝竹声声,清亮悦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