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39章 诗词歌赋谁怕谁
    第39章诗词歌赋谁怕谁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这就是那个扬州花魁行首陆丹雪么,果然是名副其实,当真是一笑动人心啊,怪不得能勾的那么多达官贵人痴迷沉醉。陆丹雪步姿优美,饱含诱惑,年轻的学子全都被眼前的丽人惊得呼吸静止。如此美人,若能搂在怀中亵玩一番,那是何等的惬意爽快?

    院中传来粗重的喘息声,当扫过小院最南端两个人的时候,陆丹雪微微一愣,对自己的魅力,还是非常有信心的,那二人却仿佛不受影响,继续交头接耳说着私话。陆丹雪艳丽如妖,可是和大小姐一比,还是差了不少,苏瞻和张仑可是见过大小姐容颜气度的,哪还会被陆丹雪吸引的失了魂。

    “今夜能与各位雅士欣赏一番比试,奴家深感荣幸,若是哪位公子赢了这场局,奴家愿奉酒三杯!”陆丹雪话音落下,院中一阵兴奋地议论声,这就是赢得比试的赏赐么?别的人笑容满面,苏公子却是嗤之以鼻,“不就是吃吃饭喝喝酒么,用得着这么兴奋,要是陪上床还值得考虑下。”

    张仑深以为然,虽然俩人都没那个胆子,但不证明苏公子的话有错,“你还是先赢了那俩家伙再说吧,赶紧上,本公子替你鼓气。”

    苏瞻也没指望张仑能帮忙,张仑这个烂队友估计还没澹台福宁那些人有用呢。沈应元本身才学不凡,又是禅林苑的主人,由他当裁判倒也合适。双方第一场比试很正常,以七言四句诗打头,以山为题,时间为半柱香。题目都是沈应元临时所想,所以对双方都很公平。张仑这边自不用说,除了苏瞻也没别人,对方上的果然是李正。

    李正身材颀长,皮肤虽然有些黑,但算得上俊朗了。李正倒不失礼数,拱手笑了笑,“崇阳书院李正李还臻,还请赐教。”

    “白鹿书院苏瞻苏立言”拱手报了名号,来到自己的书案前静静思索起来,写一首诗不难,但要有意境有神韵就没那么容易的。很多千古名诗,都是有感而发,妙手偶得。李正似乎信心满满,只是稍作思虑,便提笔书写。苏瞻倒不是很急,反正比的是意境和内涵,而不是速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直闭目沉思的苏瞻终于提起笔,冥思、成诗、书写,一切喝成。诗词,很多时候不是韵律,而是立意,所要表达的东西,决定了这首诗的层次,其次才是语句之优美。纵观千古,那些源远流长的诗词,能一代一代传诵下来,首先是因为诗的表达力直透人心。

    两首诗放到沈应元手中,沈应元很聪明,并没有直接判定答案,而是将诗朗诵出来,让院中之人来做评判,他只负责最后统计打分。不得不说沈应元很聪明,这样做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得罪人,院中不是花魁行首,就是学院顶尖学子,也乐得做评判。

    铁峰中断寺门山,刀枪环顾幽云间。

    大风飞卷惊鸟兽,万花丛中起波澜。

    首先便是李正的诗,当这首诗读出来,大家也有些释然,怪不得李正提笔就写,原来早就有底子了。这首描写嵩山俊伟险要,以武名扬天下的诗,可谓是大气磅礴。一座雄峰立于少室山上,寺门打开,院中武僧手握刀枪剑戟,仿佛云中天将。一阵狂风吹起,山林中鸟兽四处奔腾,气势浩然,百花盛开,生机盎然。一首诗,叙述着嵩山的雄壮。

    李正此诗一出,惊叹者颇多,那位站在二楼观台上的陆大家也欣然一笑,一双妖冶的桃花眼水波流转,勾魂的看着苏瞻。李正的诗已经如此不凡,那苏立言的呢?哼,陆大家可还有些生气呢,刚刚如此展露魅力,这个苏立言却恍若无物,实在让人着恼。

    沈应元见第一首诗品味的已经差不多了,适时的拿出了第二首诗,他如同往常一样带着淡淡的笑容,“倾心等人人不来”

    只是第一句,院中众人已经一脸茫然,不是以山为题么,这第一句诗可跟山沾半点边?不过都是才学之士,知道诗词的各种手法,所以暂且忍住了没出声。

    “雨中观花花未开...”

    第二句一出,终于有人小声嘀咕起来,雨中观花,倾心等人,这跟山有半点关系?甚至立意也扯不上关系啊,澹台福宁等人全都歪着脑袋看苏瞻,张仑虽然才学不怎么样,但也听得出有些不对劲儿,“苏立言,你搞什么鬼,你不是自诩白鹿书院第一才子么,这诗还不如本公子自己来呢。”

    苏瞻支着下巴,依旧一副淡然的样子,张仑一点脾气都没有。观台上陆丹雪蹙着秀眉,也不知道苏立言在搞什么鬼,难道那个苏立言是浪得虚名?

    沈应元没有让人等太久,第三句顺口而出,“春秋变换千万年...”

    嗡....噗...终于有人笑出了声,原来是曹希实在没忍住,刚喝嘴里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正好溅了对面的宁海超满脸。宁海超心里不乐,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尴尬的苦笑一番,曹希站起身,指着张仑大笑起来,“小公爷,这就是你请来的帮手,白鹿书院第一才子,中原最年轻的解元公?哈哈,依本公子看,开封白鹿书院不过如此嘛。”

    张仑脸色难看至极,朝着苏瞻直瞪眼睛,等离开了一定要把苏立言胖揍一顿。澹台福宁等人霍然起身,冷冷的盯着曹希,就连站在中间的沈应元也一脸尴尬。这个曹希可真是目中无人,狂傲自大,他沈应元也曾就读白鹿书院的。曹希这才发现自己惹了众怒,赶紧拱拱手坐了下去。

    观台上陆丹雪已经有回屋看书的冲动了,这场比试简直就是一场闹剧,什么白鹿书院第一才子,太让人失望了。那个曹希也让人提不起兴致,狂傲自大,半点涵养也没有。

    沈应元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这个苏瞻当真非凡人,院里已经满是嗤笑声,他依旧稳坐如钟,一脸平静的笑容。此时沈应元已经对曹希有些不满了,看着曹希自大的笑容,仿佛故意般将最后一句大声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