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41章 无耻与高雅
    第41章无耻与高雅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也许在另一种环境下,李正的词会成功,但在这个美好的月夜下,注定意境相差太远,所以这一局苏瞻又赢了。这一局赢得很侥幸,如果不是一炷香的时间限制,最终谁赢也未可知。事实上比到这里,已经没有必要再比下去了。不过张仑存心要气气曹希,走到桌前,推了推曹希的茶杯,“曹公子,还要继续比下去么?”

    曹希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本想认输赶紧离开的,可以看到张仑得意的脸,硬生生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紧接着皮笑肉不笑的挑起了眉头,“比,怎么不比,不是还有最后一项么,咱们比音律。”

    张仑为之一愣,三局两胜,苏立言已经赢两局了,早就赢了。说那些话就是想讥讽下曹希的,没想到曹希如此无耻,张口要比音律。张仑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苏瞻苦笑着吹了声口哨,这个张仑,不是没事找事么?跟宁海超比音律,可真的一点信心都没有。

    “张不凡,比试已经结束,咱们该回去了”苏瞻的话算是给了张仑一个台阶,撇下曹希,来到苏瞻身边,二人还真的转身就走。曹希一看二人急着走,还以为怕了呢,刚刚输的脸皮子都没了,哪能不找回点脸面呢,“苏立言,你是怕了么?当真是让人失望。”

    澹台福宁等人本来只是觉得曹希有点纨绔霸道而已,现在听他这么说,顿时失望至极,也不知道是谁无耻。崇阳书院把曹希带出来,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其他书院的人也暗自摇头,曹希这等行为,当真不是君子所为,大家也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兴趣。

    让人意外的是,苏瞻却停了下来,这位布政使家的公子,真是欺人太甚,回过头,苏瞻变得异常严肃,眼神就像两把刀子,盯着耀武扬威的曹希,“曹公子,你要继续比没问题,你要是输了呢?”

    “这....”严格上来说比试已经结束了,再比就算另一场比试了,赌注当然另算了,想了想,曹希咬牙道,“如果输了,以后我曹德元见了你们两个自行绕道。”

    曹希这番话,已经完全脱离学子比试范畴了,李正皱了皱眉头,悄悄的拉了拉曹希的袖子,“德元老弟,别再比了。”

    李正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曹希的心情就变得更为烦躁,也不顾众人在场,冷声斥道,“李还臻,现在这个结果不都怪你,枉你号称崇阳第一人,结果诗词全输。放心吧,音律一项不用你,有凤圭兄就够了。”

    曹希也太目中无人了,李正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碍于都是崇阳书院同窗,又不能当场翻脸,只能恨恨的坐在位子上,紧闭着嘴巴,再不发一言。宁海超夹在中间十分尴尬,他也不想比了,可曹希是布政使的公子,不听他的,回到崇阳书院,还不知道怎么倒霉呢。曹希的一言一行落到众人眼中如同小丑一般,此人实在难称才学之士,若没那个布政使老爹,恐怕他什么都不是。河南布政使,封疆大吏,却养了一个这样的儿子。

    别人怕曹希,张仑可不会怕,他碰了碰苏瞻的胳膊,非常认真地说道,“苏立言,跟他比,本公子倒要看看,曹蛟养的儿子到底嚣张到了什么程度。”

    这场音律比试,从一开始就一边倒,院中学子再加上观台上的陆丹雪全都盼着苏瞻能赢,也好治治曹希的跋扈之气。宁海超是最尴尬的那个人,表情十分的苦涩,苏瞻能理解宁海超的难处,宁海超就读崇阳书院,肯定是不能得罪曹希的,不管怎样,都得硬着头皮上,“宁兄,尽心比便是。”

    “谢谢苏兄理解”眼角扫过不远处的曹希,宁海超轻轻地摇了摇头,他心里很清楚,崇阳书院派曹希来,绝对是一大败笔。就今日一场比试,崇阳书院都快成别人眼中的笑柄了,今后的牡丹诗会和学院大比试,一点机会都没了。如果曹希不是布政使的公子,早把他揍成猪头了。宁海超内心里反感曹希,却又不得不遵从。

    华灯照耀,一片温暖,汴梁河星光璀璨,几艘画舫从禅林苑旁边划过,不知是谁点燃了烟火,天空更加美丽。

    竹楼小院里议论声不绝于耳,看向曹希的时候眼中多了几分鄙夷,就连观台上的陆丹雪也对曹希充满了不屑。如果不是想知道苏立言接下来会有什么名作,早就拂袖回屋了。接下来的音律比试,其实意义已经不大了,不管最终赢的是谁,曹希都是今晚的输家。音律一项,并没有太多的要求。

    月色迷蒙,观台上陆丹雪妩媚妖娆,成了竹楼小院独特的风景。观台之下,宁海超轻抚琴弦,一曲琴音悠然而来。宁海超是天生的音乐大家,当双手放在古琴之上,他全神贯注,仿佛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手指灵活的跳动,悠扬的琴声像一条欢快的小溪,缓缓从明月下流出。琴声清幽悦耳,随着丝丝声音,就像踏进了岁月长河之中,看到了朝阳冲破云层,光芒映射,四野绿草盈盈,牛羊在广袤的天地间欢快的奔跑。随着牛羊追逐,看到了一名靓丽的女子,那女子有着悦耳的歌喉,让人沉醉。

    小院里的人都是才学之士,起初并不觉得有什么,慢慢的许多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他们随着琴声,走进了美好的世界里,有的人甚至露出了醉人的笑容。音乐是具有感染力的,最伟大的音乐不是曲调多么美妙,而是总能引起人们的共鸣。一曲终了,依旧沉醉其中,澹台福宁等人轻声叹息,颇有些不舍,如果一直沉醉在那份美好之中,该是多好呢?

    一首《原野故乡》,让人回味无穷,此曲一出,苏瞻一脸苦笑,就连张仑都暗自摇了摇头,宁海超能得李东阳称赞,果真不是浪得虚名,“苏立言,这一局我们恐怕要输了。词曲悠扬轻快,引人入胜,颇有些古曲《阳春白雪》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