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42章 不一样的荆轲刺秦王
    第42章不一样的荆轲刺秦王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尽力而为吧”苏瞻早就无所谓了,不管输赢如何,能听到一首如此美妙的曲子,也算不虚此行了。宁海超这一首琴曲,恐怕不比后世宗次郎的陶笛名曲《故乡的原风景》差了,今晚想要赢他,怕是千难万难了。苏瞻生性洒脱,想开了,也就没什么压力了,起身朝宁海超走去,灯光下,他并没有理会曹希得意的笑脸,而是向宁海超拱手施了一礼,“宁兄,你此曲一出,可让苏某怎么办?”

    苏瞻笑容和善,神情不似作假,宁海超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了一礼,“齐兄哪里话,词曲乃是宁某偶然所作,能得大家欣赏,也是平生快事,倒没想过难为齐兄。”

    “哈哈...宁兄谦虚了,此曲空灵悠扬,引人入胜,当称得上今之名曲了,哪怕太常寺里的几位大家也未必作得出如此妙曲”苏瞻不吝赞美之词,实在是这一曲琴音妙不可言。宁海超一曲琴音,将竹楼小院的气氛重新调动起来,此时学子雅士们面露笑容,岳思崖那些人似乎有意调侃苏瞻似的,叫嚷出声,“苏立言,宁兄已经弹奏一曲,接下来该你了哦,你可莫要藏私,有什么本事赶紧拿出来,让我等欣赏一番。”

    苏瞻不紧不慢,眼看着宁海超要将古琴抱走,上前两步按住了古琴一角,“宁兄,可否将此琴借苏某一用?”

    宁海超微微一愣,随后展颜笑了笑,“齐兄要用,怎无不可?”

    这下院中才子们都来了兴致,苏立言竟然也要献上一首琴曲,观台上陆丹雪美目神采奕奕,有些玩味的笑了笑,这苏立言还真有意思,故意的么,他难道真的有信心在琴曲上胜过宁海超?

    妩媚的陆大家真有些高看苏瞻了,听了宁海超的曲子,要是还能有十足的信心,那就不是自信,而是盲目自大了。心中所想确实是琴曲,不过能不能赢,一点把握都没有。撩起长袍下摆,并没有盘膝坐在案子前,而是单膝着地,身子逞半蹲的姿势。一时间竹楼小院十分安静,大家都好奇,接下来苏立言会弹奏什么。

    苏瞻屏气凝神,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抚摸琴弦,突然左手食指中指迅速挑动琴弦,发出一阵怪异的琴声。声音由低到高,沉重而深厚,音调中充斥着一种忠诚之意。这股琴声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突然低沉下去,几乎消失不见,可随后双手十指灵活的飞舞,声调一改之前的深厚沉重,变得快速,琴声充满萧瑟,满是诀别之意,让人内心涌起一股悲凉。仿佛是战场之上,必死的搏杀,突然间,悲凉而决然的音乐消失,重新归于宁静。

    难道一曲琴音就这样结束了?刚刚挑动人心,便草草结束,未免有些虎头蛇尾的意思。院中人全都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因为他们知道苏立言不会这般简单。

    果然,一声突兀的琴声猛地划破宁静的夜空,这一声仿佛刺破耳膜,尖锐而短暂。又是一阵宁静过后,琴声再次响起,可是这一次,琴声变得激荡起伏,悠扬广阔中带着几分沧桑,岁月流淌,无边无际。终于,琴声了了,苏瞻站起了身,而院中的人还没从刚才的琴曲中走出来,许多人脸上还处在一种呆滞的神情之中。

    终于,一阵缓慢而轻快的掌声响起来,原来是观台上的陆丹雪走到栏杆处,不由自主的鼓起了掌。

    这一局苏立言又赢了,宁海超的曲子引人入胜,回味无穷,而苏立言的琴曲却跌宕起伏,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陆丹雪媚眼如水,扶着栏杆微微笑着,她丝毫不理会院中其他人的反应,盈盈福了一礼,“苏公子果然才学惊人,听公子一曲,怕是以后再也不敢弹琴了呢。敢问公子,此曲可是出自荆轲刺秦?”

    苏瞻愕然,他这一曲借鉴了嵇康的《广陵散》,曲中颇具杀伐与纷争,陆丹雪一个女子,竟然也能听出其中味道,还能如此快说出典故,“陆大家果然好耳力,此曲却是源自荆轲刺秦王。”

    院中之人虽然不像宁海超那样精通音律,但都不是俗人,陆丹雪能听出的东西,他们自然也听得出,不过许多人眼中还是透着几分疑惑,李正站起身笑问道,“苏兄之曲,还有些不解之处。既然取自荆轲刺秦王,为何到最后曲声却悠扬深邃呢?”

    李正所问,怕是院中所有人的疑惑,荆轲刺秦,有去无回。“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是何等的凄凉,越是结束,应该越萧瑟悲凉才对,但苏瞻的曲子完全不同,到了最后,悠扬深远带着些沧桑,绝对不是一个诀别之人该有的心境,可偏偏这种不符常规的曲声让人沉迷其中。

    苏瞻走下台阶,轻轻地耸了耸肩头,“此曲一分为四,一忠诚,二诀别,三图穷,四天下。”

    苏瞻的话并不多,可院中都是才学之士,不需要多言,只需要稍微点拨一下就够了。李正回味着苏瞻的话,渐渐地露出了骇然与钦佩之色,荆轲刺秦,自古流传,可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也造就了千千万万的荆轲。一代侠士为报太子丹之恩,而前往秦国,此为忠诚。只身过易水,自此不回头,此为诀别。宫殿之上,奋起刺杀,此为图穷匕见。荆轲亡,而秦王生,才有了大秦一统六国,结束了纷争乱世,此为天下。

    竹楼小院,苏立言一首《刺客篇》,技惊四座。苏瞻却不会在意这一曲带来什么影响,跟李正等人寒暄两句,见张仑不断使眼色,便知道该走了。眼看着张仑和苏立言朝竹门走去,观台上的陆大家却有些急了,她跺跺脚扶着栏杆娇声喊道,“公子且慢,今日夜色正美,不知可否上楼一叙,奴家还有许多事向公子请教呢。”

    “罢了,罢了,今日天色不早,苏某也困乏的很,改日得闲,本公子登门造访”苏公子摆摆手,刚说了两句话就被张仑拉走了。

    观台上陆大家咬着粉唇,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水汪汪的桃花眼痴痴地看着模糊的背影。

    可恶的苏立言,他居然说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