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44章 大小姐怒了?
    第44章大小姐怒了?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澹台福宁眼前一亮,望着林启年笑了笑。林启年与苏立言有过节,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他说这番话,颇有点借刀杀人的意思。不过澹台福宁并没有什么不满,只要这个主意不错就行了,“林兄所言不错,如此说来,咱们还是有机会请陆大家帮忙的,哈哈!”

    观台上,妖娆妩媚的陆大家早已经消失,此时她换了一身薄薄的轻纱,趴在矮桌上摆弄着一枝纤细的毛笔,丰满的酥胸轻轻挤压,身子勾勒的更加诱人。这个苏立言,当真是气人,就算拒绝也要找个像样的理由吧,他那烂理由,简直是在笑话人。生了一会气,陆丹雪慢慢书写,很快一首诗跃然纸上,“倾心等人人不来,雨中观花花未开。春秋变换千万年,余翁踏山山还在”,仔细观看,却是苏瞻刚做的那首《望山》。至于那曲《刺客篇》,就算陆丹雪精通音律,天赋过人,想要靠着记忆写出曲谱,也是很难。这首《刺客篇》有祥和、激烈、搏杀、急促、雄浑,风格变化多端,只是听一遍就想记下曲谱,无异于痴人说梦。

    竹楼窗下,河水悠悠,弯月不知何时隐去,心系红尘的人也进入梦中。

    又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苏瞻还在想着今天做些什么,却不知禅林苑的事情早已经传遍坊间。

    “倾心等人人不来,雨中观花花未开....这首诗可是苏立言昨夜写下的,此诗一出,恐怕又要万人望山了....”

    “旧城尘絮,相思落星河....这首《青玉案》乃是苏立言为扬州陆大家单独写的....哎,王某要是有苏立言之才情,也能与陆大家同桌言欢了...”

    “这却不一定吧....听说昨夜苏立言很快就走了,并未留在竹楼....”

    “简直胡说....陆大家名动江南,她倾心相约,苏立言怎么会拒绝....”

    “.....”

    半天时间,酒楼茶肆,青楼画舫,讨论的多是禅林苑那场比试,当然最让人可惜的是那首《刺客篇》,因为变化太多,内容复杂,无人能记下曲谱,至今为止也只有苏立言能弹奏。

    大白天的,得月楼里冷冷清清的,苏瞻研究着如何提高生活质量,指挥王八兄弟俩摆弄拾掇柴房,一直没有出门,自然不知道外边的事情。临近午时,一个身影腾腾的走进了小院,看来人不是张仑又是谁?

    张仑拉着苏瞻就往外走,小王小八还想跟着,被张仑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苏立言,快跟我走,姑奶奶要见你...”

    “....”

    苏瞻鬓角冷汗直流,大小姐召见,总觉得不是好事....

    鸟鸣婉转,春风似酒,花开一季,万事如歌。河水清幽,行走在街头,流光彩衣,让人应接不暇。杨柳树下,涟漪多妖娆,粼粼水动,淡淡轻烟起。

    界北巷,此时已经接近午时,正是午饭点,路上行人很少。张仑迈着大步子,昂首挺胸,样子嚣张极了,苏瞻抖着长袍,神情不爽的跟在后边,之前指挥小王小八拾掇屋子,弄得一身灰尘。张仑心急火燎的,搞得连衣服都没换,“张不凡,大小姐到底有何事?”

    苏瞻心下还是有些疑惑的,禅林苑的事情想来瞒不过大小姐,但以大小姐的性子应该不至于大动干戈吧。可是除了禅林苑的事,苏瞻也实在想不出别的,张仑回过头,摸了摸自己的招风耳,沉着脸耸了耸肩头,“不知道,我姐也不说啊,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苏立言,本公子警告你啊,一会见了我姐,你可别乱说话,否则....哼哼...”。张仑举起硕大的拳头,满是威胁之意,苏瞻不以为意,左手一抬,将张仑的大拳头按了下去。

    “大小姐那么精明的人,你干的那些事情,恐怕她清楚得很呢,要罚你早就罚了”苏瞻一脸从容的向前走去,张仑摸着头皮,啧啧称奇。要放在以前,自己一抬拳头,苏秃头早就吓得脖子一缩,叫着君子动口不动手了,苏立言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进了得月楼后,胆子也变大了?

    二人来到张府门前,苏瞻脚步不停,很自然的走了进去。或许以前的苏瞻顾虑很多,担心什么门第差别,或者文武殊途的,但是如今的苏立言性情洒脱,对这些是浑不在意的。别人站在张府门前,大多有畏惧之心,但此时的苏瞻只是把张府当成了邻居,串门子而已,要那么多心理压力做什么?

    以前的苏立言,就是因为想得太多,所以才把自己逼到绝境。张仑这个人其实很不错的,虽然平日里横冲直撞的,得了个“铁血霸王张不凡”的外号,但他只是性格直爽罢了,并非仗势欺人,倒是经常打抱不平。以前那个苏立言老是觉得张仑是个粗鄙武夫,不屑深交。否则的话,以两家邻居的关系,又怎么可能搞得那么僵?大小姐也好,张仑也好,不用刻意去担心什么,顺其自然就好了,总之,如今的苏立言觉得张仑很不错,大小姐更是美如仙子。

    苏瞻迈步走进张府大门,走了几步,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回头看去,张仑竟然没有进门,已经背过身去了。张仑提着长袍下摆,轻手轻脚的样子,就像做贼一般,苏瞻抚着额头,顿时绝倒,大小姐有这么可怕么?跑远之后,张仑摆摆手,一脸的坏笑,“苏秃头,本公子就不陪你了....”

    没一会儿,张仑就消失在拐角处,苏瞻无奈的摇了摇头。张府的布局,并不陌生,既然知道大小姐在花园,也不需要仆人引路,自顾自的走去。真要说起来,也有两年时间没进张府大院了,宅院里并没有多少变化。路上碰上了管家张忠,打个招呼也没有多聊。由于花园靠着西边,苏瞻便没走东边的小路,也幸亏没走,如果让他看到自己院墙被开了个洞,非着急上火不可。

    庭院里,花圃被修剪的错落有致,亭边一处池塘,几条金鱼在荷叶下畅快的游着。大小姐坐在石凳上,金色抹额放在桌边,一身水蓝色的劲装,更将婀娜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额头渗着细汗,脸色红润,显然是刚刚练武结束。萦袖打了一盆清水,服侍着大小姐洗漱一番。由于练武的缘故,张紫涵将一头秀发盘了起来,露出粉白的脖颈,肌肤沾着水滴,如一层晶莹的白玉。洗漱完,抽去发簪,解下包头的丝巾,一头如云的乌发散在肩头,金色抹额贴在额头,张紫涵习惯性地晃了晃头,尽显娇态,美不胜收的一幕全都落到了苏瞻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