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45章 那些朝廷烂事
    第45章那些朝廷烂事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亭子外多了一个男子,张紫涵并没有露出什么不适的神情,神态自然的扫了一眼,轻轻蹙了蹙黛眉,“你学别人做泥瓦匠了?怎么弄得这么脏?”

    张紫涵打小就有洁癖的毛病,看到苏瞻长袍上的灰尘,自然有些不舒服的。苏瞻翻个白眼,再看看自己的脚面,一双白色布靴,已经成灰色的了。好像是有些脏了,但怪得了谁?真要怪,还不得怪张家这对姐弟,若是能回家住,还用费力不讨好的收拾柴房?大小姐抿着嘴,神态蕴怒,苏瞻干脆懒得解释了,不仅没弹掉布靴上的尘土,还迈步走进了亭子,看到桌上放着茶壶,很不客气的给自己满了一杯茶,“你还好意思说,着实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思,难道你也学那张不凡,把本公子困在得月楼,霸占我苏家宅院?”

    苏瞻不过是故意气气张紫涵罢了,张不凡做事没个规矩,张大小姐却不是那种人,不过被这对姐弟按在得月楼柴房里,心中多少会有些怨言的。苏瞻坐在桌旁,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神态自然,从容不迫,浑没把自己当客。萦袖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想把苏瞻拽起来,去被张紫涵拦住了。张紫涵哪会被苏瞻三言两语撩拨的动怒,坐在对面,将自己的茶杯往苏瞻那推了推,“本小姐会跟你动什么心思?当初可是你自愿跟张仑签的契书,说起来,你也算个痴情人了。”

    大小姐声若黄莺,清脆悦耳,一向性情不羁的苏公子却少有的脸红了下。生怕张紫涵继续抖搂以前的破事,他只能认输,乖乖地替大小姐满上一杯茶,“好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人嘛,总是会变的。对了,你找苏某来,不是计较之前那点事儿的吧?”

    张紫涵嘴角含笑,小口的抿着香茗,飞云入鬓的黛眉微微上扬,眸中透着些狡黠。大小姐成熟中带着点小女子的羞恼可爱,淡淡的体香若有如无,看着眼前的大小姐,苏瞻一颗心砰砰直跳,两世的记忆,也算是阅美无数了,可是面对大小姐,依旧有些控不住心神。生怕露出囧状,赶紧喝了一大口茶水。张紫涵心里想着其他事情,并没有留意苏瞻脸上的细微变化,“你若不提,谁会揪着你那点破事儿?回来有些日子了,还没拜会下杜先生呢,你若无事,便一起去吧。”

    苏瞻面色发窘,张紫涵要是不说,估计又把杜林茱的事情给忘了。书院比试在即,明年又是会试春闱,再加上之前闹出那么多事,早该去杜先生那负荆请罪的。以前张紫涵就读白鹿书院的时候,也是杜林茱的学生,拜会下杜林茱,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是苏瞻心中又觉得有些不对,张紫涵想要拜会杜林茱自己去便可,何必找他一起呢?

    虽有疑惑,但大小姐不说,苏瞻也不会多问,“之前做了不少荒唐事,先生估计还在生气呢。”

    张紫涵美目眯起,随手放下了茶杯,“你也知道自己做了不少荒唐事儿?本小姐想不通,为何你半月之间,前后行事判若两人呢?”

    “人都会变的嘛,大小姐不也一样?十多年过后,那个手持木剑的胖丫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苏瞻很快留意到张紫涵脸色有些不忿,赶紧坐直身子,一脸高深道,“世事繁杂,变化莫测,要是什么事都要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活得也太累了。”

    张紫涵秀眉微挑,青葱玉指抚过鬓边乱发,身子也往外瞥了瞥,哼,苏立言真不愧是开封府第一才子,这满身的才学都用在歪门邪道上了,“算你说得对,其实今日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张仑和曹希的事情,你不该掺和的。如果处理不好,恐怕会影响你明年春闱的。”

    听张紫涵如此说,苏瞻并不觉得意外,以大小姐的性子,怎么可能为了一点小事大动干戈呢?但是看张紫涵的神情,好像并不是因为禅林苑的事情生气,难道这其中还有更复杂的关系在?后悔?肯定不会的,事情已经掺和进去了,后悔又有什么用?苏瞻的性子本就狂放洒脱,很少怕什么,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了,真有事,张紫涵不可能不管,毕竟这些事和英国公府有关系,“苏某也很好奇的,曹希虽然贵为布政使公子,但只要还没傻到无可救药,也不会这样得罪张仑的,一场才子间的比斗罢了,还请来了扬州陆大家,搞得尽人皆知,实在有悖常理。”

    豪门公子,文人雅士之间的比斗并不少见,在淮扬以及中原,这种事司空见惯,但是像曹希这样把声势做的如此足的,还是极为不寻常的。再怎么说,张仑也是未来的英国公,曹希脑袋进水了,把一个小公爷往死里得罪。苏瞻早对曹希的一番举动有所怀疑了,但一直想不透彻,以他的性子,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想不通也就放一边了。

    午时的春光暖如温火,一张石桌,一盏香茗,微风作伴,还有绝世佳人,再多的苦恼,也不算什么。

    庭院里花香袭人,几只蝴蝶落在枝头,尽情的享受着春风之美。张紫涵双手叠在腿上,静静的说着话,苏瞻老老实实的听着,萦袖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苏瞻是个聪明人,很多事情都是一点就透,从张紫涵口中,苏瞻才知道事情好像比自己担忧的还要复杂一些。一切还得从大明朝的体制说起,自太祖年间起,就定下了卫所兵制度,天下兵马尽归五军都督府。统兵、招兵全部归五军都督府管辖,而兵部只有调兵的权力,碰上战乱还好,兵部多少能插手,但太平年代,兵部除了统计兵员,会同户部工部核算军饷、发配兵甲外,根本管不了太多事。起初设五军都督府,目的就是为了军政分离,防止权臣叛乱的事情发生,同样五军都督府军饷兵甲归兵部、户部和工部,这样五军都督府也同样没有造反的资本。五军都督府和六部互相牵制,进一步保证了皇权。其实大明朝实行的军政分离,与后世民主共和的三权分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军队不参政,六部只管后勤,不插手军队具体管理,在英宗以前,军中将领升迁,都是五军都督府提名,交到六部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