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47章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第47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苏瞻倒没有乱说,大明朝的政治体制很复杂,天下设十三布政司,相当于后世的行省。每个布政司设布政使司、都指挥司、提刑按察司、锦衣卫千户所以及知府衙门,布政使主管钱粮赋税,所以权势极重。但十三布政司也大有不同,为了集中管理每个布政司,还有巡抚一职。虽然有巡抚一职,但并不是每个布政司都会委派巡抚。例如陕西布政司就设有陕西巡抚总领布政使、按察使、都指挥使以及府衙事物。但河南布政司就没设河南巡抚,至少在明末动乱以前,河南布政司是没有委派过巡抚的。之所以如此,概因为河南布政司乃中原腹地,如果委派巡抚,那权力就太大了,权势过重,就容易胁迫朝廷。所以,自太祖年间起,朝廷虽有巡抚一职,但从来不往河南布政司委派巡抚,这就造成了河南地界的诡异局面。

    在河南,布政使衙门、提刑按察使衙门设在河南府洛阳,而都指挥使衙门和锦衣卫千户所则设在开封府祥符,四个衙门,西边两个,东边两个。虽然四个衙门都隶属河南布政司,可是各自为政,说是布政司衙门管钱粮赋税,可是开封府这边每年赋税收上来直接送顺天府户部,根本不鸟布政司。近些年更过分,按说都指挥使司士兵军饷应该由布政使衙门负责的,结果开封府上奏朝廷,以河南府与都指挥使司相距甚远,管理不便为由,将军饷以及日常事务划到了开封府治下。所以时至今日,布政使衙门名义上总管河南,可已经管不了开封府了,至于锦衣卫千户所,人家升迁以及饷银俸禄自成一系,布政使衙门更管不着。吴绵文就任开封府知府后,更是在都察院和六部发下了话,以后布政使衙门管好河南府就行了,千万别掺和开封府的事情,由此一来,吴绵文和曹蛟的仇也就结下了。

    仅仅因为和曹蛟有过节,吴绵文倒也不一定会保苏瞻,关键是苏瞻贵为开封府最年轻的解元公,明年春闱把握很大,就算殿试点入三甲进士也不是没有可能。最年轻的解元公和进士,这对官学不兴盛的开封府来说,绝对是一针强心剂啊,要是明年苏瞻能拿个好名次,吴绵文这个开封府知府脸上也有光,对迁升大有好处。所以,为了自己的仕途和脸面,吴绵文怎么也得保着苏瞻。

    苏瞻并不是莽夫,没有几分把握,又怎么敢得罪布政使家的公子呢?沈仲实的案子已经破了,吴绵文也不用找他苏某人背黑锅,所以,至少在明年春闱之前,苏公子还是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的。

    春光明媚,佳人在侧,好风好景好心情!

    洒脱也好,混不吝也好,总之苏公子并没有受到太多困扰。敢在张大小姐面前光明正大的追美,那也需要很大胆子的。一个月前的苏瞻和现在的苏瞻,判若两人,大小姐很好奇,但也不会深究。苏立言这种性子,和其他的风雅才子们大为不同。禅林苑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小姐并不是太懂,但市井坊间议论最多的《青玉案》和《刺客篇》还是传进了耳中。作为英国公府大小姐,又代掌五军都督府,身边从来不缺追求者,京城的王公子弟,文人雅客们见过许多,可没一个像苏立言这般大胆的。一首《青玉案》,无异于告诉开封府所有人,苏立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就是要追求张家大小姐。

    苏立言卖弄才学的时候,又很适宜的耍了下无赖,以大小姐稳重睿智的性子,也被弄得有些微怒。清风吹拂,苏立言手指转动酒杯,好像在欣赏茶杯精致的花纹,脸上淡淡的笑着,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不知怎地,大小姐心中有些不忿,黛眉蹙起,明眸望着苏立言,轻轻地哼了声,“天下才子们要都如你这般奸诈,我大明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

    苏瞻丝毫不以为意,大小姐清雅高傲的性子,便是夸人也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放下酒杯,笑着眨了眨眼,“大小姐这是在夸苏某聪明么?其实呢,奸诈和聪明都是一个意思嘛。”

    “....”大小姐美目翻了翻,干脆把身子扭过去了,如此不知廉耻的大才子,数遍大明朝估计也就只有苏立言一个了,大小姐努力控制心神,她发现跟苏立言说话说多了,心态也不像以前那般稳重了,“你还不走么?临近午时,你腹中不饿?”

    不饿?苏瞻脸上笑容全无,很无辜的瞪着眼,早上吃了俩包子,三个时辰过去了,能不饿么?大小姐很委婉的送客,但苏公子是什么人?稍一寻思,旋即又笑了起来,“早就有些饿了,你我旧识,也不必讲究太多,随便吃些便好了。”

    不等大小姐开口说话,苏瞻站起身走了两步,扶着亭边柱子喊了起来,“忠叔....萦袖....别弄得太丰盛,随便吃些就行....”

    大小姐脸色红润,一双玉手抬起又放下,小嘴啜着,最终什么也没说。还是小看了苏立言,如果跟他生气,一天能气晕过去八回。萦袖早早地离开,本就去准备吃食了,听到苏瞻一阵大喊大叫,也未曾多想,端着午膳送到了凉亭。两素一荤,一盆香米,大小姐出身娇贵,吃食并不丰盛,这与她成熟清淡的性子倒是相符。萦袖放下瓷盆,苏瞻也当真不客气,拿起碗先给大小姐盛了些,随后自己弄了一碗米饭,悠哉悠哉的吃了起来。

    饭菜简单,甚至不如得月楼的宴席,不过美人作伴,秀色可餐啊。苏瞻头也不抬,大小姐紧闭着薄唇,双手捧着半碗香米,琼鼻抽了抽。看着苏瞻筷子纷飞,这里抄一点,那里抄一点,大小姐美目中怒气渐盛。她自小就有洁癖,很少与陌生男子同桌,现在每盘菜都有了苏立言的口水,大小姐不知道该不该吃了。大小姐很犹豫,筷子举在半空,就在她想抽手的时候,苏立言适时地抬起头,露出纯洁无辜的笑容,“额...饭菜真香,大小姐,你怎么不吃,难道不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