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49章 小公爷惹了风流债
    第49章小公爷惹了风流债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女子抱得紧,张仑腿上用力,却还是没能挣脱,倒将女子托倒在地,这下那女子哭得更加伤心了,一脸怯懦的哭声道,“小公爷,妾身什么都给了你....你不能这样对待妾身啊...你就算不认妾身,总不能不认肚里的孩子哪....你每个月都要去妾身的杂货店,怎么可以说不认识妾身....呜呜...”

    张仑气的浑身打哆嗦,可是女子哭得伤心,甚是较弱,当真是打不得骂不得,他脑袋都快炸开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一些附近的商贩也离开摊位,后边的人不断往前挤,想要看清出了什么事儿。大明朝女子贞洁重于生命,时下人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更何况女子哭得伤心,也不似作假。

    大明朝的百姓不像后世,怀有正义感的人并不少,一名背着褡裢过路商客忍不住出声指责道,“这位公子,不管你是何身份,总不能当那始乱终弃之人啊,你若不管,这女子还怎么活,回到家也得被活活打死....”

    有人出头,那些畏惧张仑身份的人,也忍不住小声嘟哝起来,“做下这等事儿,还死不承认,当真是辱没了张府的名声....敢做不敢当....”

    周围的人说什么的都有,大多在指责张仑的不是,张仑气的双拳攥紧,突兀着眼睛,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辩解,“你们不要胡说....若是本公子做下的事情自然敢认,可这事确实跟本公子没关系,你...你这女子好生害人,你到底是谁...”

    女子只是一个劲儿哭,听着张仑愤怒的质问声,身子缩了缩,低下头不断抽泣着。这时一个摊位老板分开人群,指着那女子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敢确信的问道,“姑娘,你可是东城榆林巷露水杂货铺杨掌柜的女儿?”

    女子稍稍抬头,只是轻轻嗯了声,听了摊位老板的话,有更多的人认出了女子的身份,“不错,确实是杨掌柜的女儿,早听说杨家女儿有了相好的,一直不得见,未曾想竟是小公爷...”

    “你们胡说,什么杨家女儿,本公子连露水杂货铺都不晓得在哪里”张仑梗着脖子,要不是极力忍着,他早就把这群人打翻了。

    张天雷平日里一直跟在张仑身边,对张仑的事情一清二楚,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指责自家小公爷,他攥着拳头就要冲上去。刚迈出腿,一只手拦在了身前,张天雷当即压不住心头火气,瞪着眼怒道,“苏立言,你何故拦着?”

    “你要是不想张仑蒙受不白之冤,就听苏某的”也不管张天雷同意不同意,苏瞻凑到耳边小声吩咐了几句,张天雷看了看被围在人群中的张仑,神情犹豫,拿不定主意。一想到苏瞻破获沈仲实一案的经过,他还是决定先听苏瞻的,实在不行,再把小公爷救走便是。张天雷冲苏瞻点点头,趁着大家不注意,慢慢退出了人群。

    自从女子出现之后,苏瞻一直默默地看着,并没有轻举妄动。他对张仑还算了解,平日里也就爱胡闹一些,但欺压良善为非作歹的事情他还不会干,英国公府门风家教甚严,哪怕张仑想作恶,也不会有这个胆子。当初张仑在京城的时候,只不过陪着几个王公子弟吃了几顿白食,就被老公爷张懋打了十棍子,最后送回祥符。以英国公府如此严厉的家教,张仑能干出始乱终弃,毁人名节的事情?若真有这种事,恐怕张紫涵早就知道了,更不会让杨家小女子跑到大街上拦路哭丧,以张紫涵的聪慧和手腕,完全可以压下这种事情的。而且,张仑相貌俊朗,身份尊贵,想要女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需要偷偷摸摸的跟杨家小女子厮混么?

    心中打定主意,苏瞻故意往人群外站了站,就像一个外人静静地观察着一切。一个小女子,没有人指使,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情?污蔑未来的英国公,胆子不小呢。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事情已经发生变故,无论别人怎么指责,张仑就是拒不承认。张仑心里很清楚,这事儿他铁定不能认的,要是认下这种事,姐姐一定会暴跳如雷,还不打断他的腿?双方争执不下,这时一个男子皱着眉头叹气道,“既然没个结果,那就去开封府吧,到了那里,自有知府大人公断。”

    男子的话获得了大部分人的同意,张仑也没办法,当即一肚子火气的闷哼道,“便去开封府,本公子行得正站得直,到哪里都不怕....倒是你们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哼哼....”

    张仑本就孔武有力,再加上一脸怒容,他抬着手指了指周围的人,当即有些人缩了缩脖子。这些人还真怕张小公爷会报复,毕竟谁碰到这种事都会憋屈窝囊。张仑性子直爽,再加上心里没鬼,他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一把将地上的杨家小女子拽起来,“哼,你莫哭了,咱们这就去开封府。”

    说罢,张仑拉着杨家女子伸手分开人群,可是还没迈动步子,就看到苏瞻神色从容的看着自己。见苏瞻拦着去路,张仑眉头紧锁,一脸的疑惑。不等张仑问出口,苏瞻在张仑耳边小声嘀咕两句,张仑只是点头,随后看了看杨家女子,哼了一声松开了手。祥符人大多认识苏瞻,所以都好奇的看起来,倒也没再催促张仑。

    苏瞻之所以拦着,就是不想让张仑进开封府,事情还没查出结果,直接送开封府,那张仑就是黄泥巴烂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到时候不管查出什么真相,都会对张仑不利。开封府若说张仑与杨家女子有关系,那张仑的名声铁定毁了,开封府要说没关系,那有心人会说张仑仗着身份,与开封府弄虚作假。不得不说背后布局的人颇有些小聪明,以张仑的性子,心下一着急,很容易上这个恶当。

    看着杨家女子,苏瞻温善的笑了笑,有意将张仑往后推了推,“杨小姐,苏某有些话想当面问问你,不知可否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