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52章 苏立言蔫坏蔫坏的
    第52章苏立言蔫坏蔫坏的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张天雷也不知道该如何办,只好问道,“公子,这两个贱人怎么处置?”

    张仑并没有回答,而是看了看旁边的苏瞻,不知从什么时候,他已经重视起苏立言了。苏瞻摸着下巴思索起来,真要当街打死这二人,理由充足,再加上英国公府的威势,想来没人敢跳出来攻讦张仑,但这样做除了发泄下,并没有多少好处。而且那些当朝御史们也不是吃干饭的,这些人风闻言事,没事都能说出三分,当街打死人终归是落人话柄,“将他们送到开封府去,既然犯了事,自有律法惩办。”

    见张仑点头同意,张天雷叫了两个人帮忙,当即将神情狼狈的一男一女带走。一场闹剧结束,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张仑这才鼓着腮帮子问道,“干嘛送开封府?”

    张仑可不认为苏立言是什么遵循礼法的人,那番话骗骗别人还行,想骗他张仑,还是不行的。苏瞻耸耸肩,嘴角一撇,坏坏的笑道,“吴绵文与曹蛟素有嫌隙,那俩人落到开封府手里,还能有好?那俩人就让开封府折腾吧,两个无关轻重的人而已,何必脏了咱们的手呢?”

    张小公爷眨眨眼,用力揉了揉太阳穴,苏立言真够损的,这是要借刀杀人啊。吴绵文自任开封知府以来,一直受布政使衙门掣肘,现在好不容易逮住机会,还不得好好恶心一把曹蛟?

    青衣男子叫什么名字,没人会关心,但是他的下场绝对不会太好,曹家父子为了避嫌,肯定会放弃他。吴绵文为了拿住这个把柄,肯定不会轻易放他走,所以,青衣男子这辈子算是毁了。

    不过对张仑来说,只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曹希才是幕后主使,仅仅对付一个无足轻重的青衣男子,又有什么意义呢?午后的阳光有些热,春风扑面而来,带着河水芬芳,一场突如其来的闹剧,转眼间就淹没在了繁华的市井中,苏瞻饶有兴致的闲逛着。张仑背着手跟在后边,拧着眉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显然还在想着如何报复曹希。

    作为忠诚的家将兼打手,张天雷忍不住出谋划策道,“公子,曹希那小子经常出入华玉楼,要不咱们夜里趁人少的时候,敲上几闷棍?”

    敲曹希的闷棍,听上去似乎不错,张仑展颜一笑,拍了拍张天雷的肩头,“不错啊雷子,就这样办了,这样做,又能解气,还不用惹什么麻烦,嘿嘿,只要没证据,曹希就算知道是咱们做的,他也只能忍着。”

    张仑平日里胡闹了些,但敲人闷棍的事情还从没做过,毕竟身份在那里摆着,就算要对付什么人,也做不出如此没品的事情。苏瞻走走停停,不时拿起一些玩意看一看,但张仑主仆的对话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敲闷棍?颇有些哭笑不得撇了撇嘴,想要报复曹希,还需要偷偷摸摸的么?

    在苏瞻看来,曹希的手段一点都不高明,用女子贞洁之事往当朝小公爷身上泼脏水,可谓龌龊之极,为人所不齿。不管曹希的阴招能不能成,对曹希都不会有什么好处,能使出如此低级龌龊的办法,这位布政使公子也算蠢到一定地步了。官场上党同伐异、争权夺利的事情从来没断过,为了对付政敌,招数繁多,但是不会有人像曹希这样做。争斗归争斗,但不能没有下限的胡乱诋毁。大家就算不身居高位,那也是士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做事情总要讲究些原则,要是没有底线,什么阴招都用,不是丢读书人的脸么?最重要的是,人生几十年,谁没点见不得人的私密事呢,要是什么阴招都出,大家不用干别的了,互相揭老底算了,到那时候,人人都得沦为别人的笑柄。或许私密事未必会让自己丢官罢爵,可是脸面名声丢了,终归是有辱斯文啊。所以,曹希这次不管能不能成功泼脏水,都不会有人说他一个好,拿女子贞洁来说事不算,还说怀了身孕,简直是缺德到家了,更让人头疼的是,此事太容易让人找出破绽,落人话柄了。杨家女子到底有没有身孕一查便知,哪怕一切都是真的,最后张仑也还有补救办法,直接把杨家女子娶回家,到时候谁还能说什么?

    曹希这一招,损人不利己,只有白痴才会干出这种事来,所以,苏瞻觉得张仑想要报复曹希,根本不需要偷偷摸摸的,直接找到曹希,光明正大的揍上一顿,又能如何?现在祥符城里,人人都知道曹希的事情,揍了他,也没人会替曹希说一句话,似这种小人,不该教训么?张仑并不觉得张天雷的办法有什么不妥,还生怕出什么纰漏,追上两步,拉住了苏瞻,“苏立言,你鬼主意多,帮本公子想想,在哪里动手比较合适?”

    苏瞻暗自苦笑,或许是老公爷管的太严了吧,搞得张仑已经有些谨慎过头了。转过头看着张仑,神情无比严肃的问道,“你是谁?”

    “我....本公子....苏立言,你魔怔了不成?”张仑瞪圆了眼睛,他以为苏瞻受什么刺激,傻了呢。

    苏瞻摇摇头,淡淡的笑了笑,“你是谁?”

    “这...”张仑顿时一愣,看苏瞻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想了想,有些不敢确定的说道,“英国公府小公爷!”

    “对啊,苏某还以为你忘了自己是谁呢”苏瞻耸耸肩,剑眉挑了挑,“你可是英国公府小公爷哎,被人如此栽赃,生气报仇那是应该的嘛,之前苏某不是悄悄告诉过你了么?你既然是小公爷,那有时候就该蛮横一点,不就是一个曹希么,你现在就去找他,谁要敢拦着,就往死里打。”

    苏立言剑眉星目,口气狂傲,哪像一个大才子,倒像军营里的武夫。张仑咂咂嘴,有些呆愣愣的,苏瞻也没再多说什么,一切还得看张仑的,如果张仑想不明白,那说再多也没用。背着手慢悠悠的继续往前走,不多时来到一个摊位前,顿时眼前一亮,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凑近一些抓起一把摊位上的东西仔细瞅了瞅。啧啧,竟然真的是孜然,这可是好东西啊,碾碎了就能烤肉串了,平日里还能弄些孜然饭菜,用处多多啊。只是,大明朝的时候孜然就传入中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