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53章 曹公子要倒霉
    第53章曹公子要倒霉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看到孜然,苏瞻一副欣喜之色,仿佛找到宝贝的样子。摊位老板正闲得打盹呢,见有客人,赶紧站起身拿起小秤,“公子,你来点小茴香?”

    嘎?茴香?苏瞻稍微愣神,旋即便释然了,管它叫什么名字呢,高兴地点了点头,“称上一斤。”

    这下轮到摊位老板发愣了,不过很快老板就眉开眼笑的忙活起来,生怕苏瞻反悔一般。其实不怪老板如此惊喜,如今孜然只是用来做煮肉的材料,用量极少,大多时候都是按两算的,像苏瞻这样张嘴来上一斤的客人,也算绝无仅有了。如果不是苏瞻长相俊秀,举止文雅,老板都要以为见到傻子了。张仑出身富贵,四肢虽勤,但也是五谷不分的公子哥,哪里知道孜然小茴香的,看苏瞻笑的嘴角都裂开了,忍不住走上来揶揄了一句,“你买这玩意做什么?煮了当饭吃?”

    “你懂什么?此物可有大用,以后你会知道的”等着老板装了袋,苏瞻提起孜然就走,还不忘指了下旁边的张仑,“老板,这位公子付钱!”

    张仑还没反应过来,苏立言已经快步没入人群之中。张天雷知道自家公子身上没带钱的习惯,赶紧上来把钱付了,随后小声问道,“公子,咱们现在去哪?得月楼,还是去蔡河玩会儿?”

    苏瞻早已经跑的不见人影,张仑想发火都没机会,哭笑不得的弹了下张天雷的脑门,“去什么得月楼,走,咱们回家,一会儿领着人找曹希去。”

    刚刚张仑也想明白了,苏立言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己可是英国公府小公爷,刚被人诬陷了,还要偷偷摸摸的报复,那岂不让人小瞧了?不管姐姐怎么说,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下曹希,哪怕事后被姐姐惩罚。

    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张仑有意瞒着张紫涵,想悄悄地将府上的家丁召集起来,可是刚刚走进客厅,就看到张紫涵正坐在桌旁品着香茗。此时已经被发现了,想悄悄退出去也不可能,只好坐在旁边,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姐姐,你怎么跑客里厅喝茶了,刚有客人来过?”

    大小姐依旧一副平淡的样子,那古井不波的脸色总能给人很大的压力,放下茶杯,秀眉弯了弯,“一会儿让萦袖领人跟着你过去,你只要明白一件事便可,咱们英国公府张家不生事不惹事,但绝对不怕事。有什么问题,尽可使手腕,真要输了,那也是咱们无能,可也不是什么阴损缺德的招数都能忍的,曹希此举,若是不加理会,以后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张家门口撒野了。”

    张紫涵语声平和,如果不听内容,只从面色上判断,绝对不会感受到半点冷意。张仑神情一怔,心中暗自叹服,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姐姐,收起玩世不恭的样子,有些认真的问道,“姐姐,那要做到什么程度?”

    大小姐神色略有些变化,有些不乐的冷哼道,“张仑,你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事事还要我来教你?你记住,你才是英国公府的小公爷,张家迟早要由你做主的,五军都督府我能管五年,管十年,可管不了二十年。”

    说罢,张紫涵起身拂袖而去,只留下一阵淡淡的香风。张仑有些畏惧的吞了吞口水,他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要是做不好,恐怕要让姐姐伤心失望了。不过想起苏立言说的话,心里多少有些数,总不能让姐姐伤心便对了。

    得月楼里,此时冷冷清清,空旷无比,几个龟奴趴在桌上打盹,王八兄弟靠着门口嗑瓜子,只有苏公子挥汗如雨的碾着孜然。小王很纳闷,苏公子回到楼里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孜然粉,羊肉串....

    梦境迷离,春风撩发,幽竹清脆,声声低吟。暖日照耀着河畔,一片青绿之色,生机盎然。几只黄鹂飞上枝头,歌声悦耳,悠远绵长。

    午后的禅林苑静谧雅致,风景秀美,坐在主楼窗口,汴河美景尽收眼底,一群藕衫女子相伴而行,纯真的笑声让人心动不已。曹希眉头舒展,笑容满面,看看街头女子娇容,听陆大家轻展歌喉,当真是惬意非凡。当然,如果能进陆大家闺房,那就更好了。唯一可惜的是又让张仑逃过一劫,都怪那个苏立言,如果不是他,今天张仑肯定要吃个闷亏的。虽然没有成功,曹希却并不担心,张仑还敢明目张胆的对他动手不成?

    此时并不是饭点,但禅林苑依旧有不少人,午后阳光明媚,微风拂面,许多文人雅士,少男少女,要么结伴互诉情意,要么找一处幽静之地大谈风月。岳思崖闲来无事,也唤来几个朋友在竹林小坐,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谈论的无非是将要到来的牡丹诗会罢了。正想让下人去换些茶水,还未起身,就看到一行人匆匆走过竹桥,这些人各个膀大腰圆,身材魁梧,清一色的劲装,腰挎长刀,那为首之人,却是一男一女。男的锦袍在身,头戴紫金冠,雍容华贵,女的一身青衣长纱,英姿飒爽。

    那青衣女子认识的人并不多,可是那位锦衣公子,就太熟悉了,这不是张仑张小公爷么?那些劲装汉子,杀气纵横,一看就是战场上打磨出来的,嘶,张仑要干嘛?岳思崖合上折扇,一甩长发,眉开眼笑道,“诸位,快随岳某走,今天有乐子看了。”

    曹希喝着菊花茶,单手托着下巴,陆丹雪妖媚迷人,一颦一笑勾人心神,要怎么才能把这个狐媚子抱上床呢?若是换个人,也就没这么麻烦了,但陆丹雪艳名远播,很得文人雅士们钟爱,若是用强,少不得被人唾骂一番,尤其是那个扬州知府费海,更让人头疼。正想得入神,砰地一声,惊得曹希手一滑,整张脸摔在放桌上。揉揉面颊,曹希一脸怒气,他平日里嚣张惯了,扶着桌面怒骂道,“谁...谁...不知道本公子在休息么?”

    来人踹开门,跨步走进来,绒球紫金冠煞是显眼,俊朗的面孔配上古铜色的皮肤,除了张仑还能有谁?张仑翘着嘴角,背起双手,一脸揶揄的看着曹希,“哟,曹公子啊,你不用喊了,张某找得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