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54章 英国公府的威风
    第54章英国公府的威风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曹希本来是不怕的,可是看到张仑身后穿着一致的劲装武夫,就由不得他不怕了。虽然自己身边也跟着三个家仆,但跟那十几个劲装大汉一比,明显不如啊,吞吞口水,曹希也不像之前那么强硬了,皱着眉头往后退了退,“张仑,你要怎样?”

    “你说呢?敢派人污蔑本公子,哼哼,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哪有这么简单?”

    “事情是曹某吩咐的,那又能怎样,你若敢乱来,提刑按察司不会放过你们张家的”曹希也并非真正的傻子,他如此强硬,也是有恃无恐。河南提刑按察司衙门和布政使衙门同在洛阳,按察使高崎又与父亲曹蛟私交甚笃,真要出了事,提刑按察司肯定站在曹家这边的。

    听到提刑按察司,张仑多少有些发怵,那些按察使大都在都察院和刑部挂着职,这些人没一个是好惹的。张仑嘴唇一抿,仿佛有些畏惧,这下曹希就更嚣张了,上前两步,端起了桌上的菊花茶,“张仑,还不赶紧走,杵在这看风景么,本公子倒是没什么,要是影响了陆大家作曲,那就不雅了啊。”

    张仑咬着牙一言不发,萦袖心中生气,走到张仑身旁附耳道,“公子,忘了大小姐说的话了么?”

    一想起姐姐有些失望的眼神,张仑就有些心痛,姐姐说的没错,他张仑已经长大了,难道还要事事靠别人么?想到这里,张仑脸色剧变,从门后抄起笤帚,一脚踩断,留下半截木棒,提着木棒笑吟吟的冲着曹希走过去。曹希正暗自得意,哪里想到张仑变化这么快,眨眼的功夫,已经抄着木棒走过来了,看张仑一脸的凶色,曹希吓得手一抖,慌慌张张的往后退,“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快拦住他啊。”

    曹希几声怒喝,曹家家仆才反应过来,只是他们还没动身,几个劲装大汉冲上来三两下就把他们打晕了。曹家家丁各个身材魁梧,若是跟寻常人打架,也未必会吃亏,可是这些劲装大汉并非普通的张府家丁,而是张紫涵的亲卫,这些人多数在边军历练,常年与瓦剌人、鞑靼人厮杀,哪是普通人能比的。劲装大汉们一动手,不光曹希被吓住,屋外看热闹的人也都慌了神,好家伙,这些人可真够猛的。曹府家丁晕死过去,剩下一个曹希哪里是张仑的对手,张小公爷自小练武,枪棒双绝,虽然没有真正的临阵经验,但是对付曹希这样的浮夸公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张仑被曹希摆了一道,心中本就憋屈,一棍子下去,顿时舒爽了许多,曹希脸上挨了一棍子,火辣辣的疼,呜呜大叫道,“张仑,你好大的胆子,提刑按察司不会....”

    啪,又是一声脆响,张仑一听到曹希还出言威胁,当即一股无名火往上冲,卯足了劲儿照着曹希的左腿抡了下去,随着曹希的惨嚎,可以看到左腿逞不规则的形状扭曲,曹希再也没法站着,推倒竹椅,冷汗簌簌往外冒,疼的浑身打哆嗦,“嗷....我的腿....我的腿....”

    一看曹希的腿断掉,张仑真有些怕,扭头看了下门口,却见萦袖杵着长剑,神色不变,眼中颇有些赞赏之意。其实张仑本来就不是怕事的人,只是这两年畏惧老公爷张懋,有些过于谨慎罢了。有了萦袖的鼓励,张仑便毫不担心了,蹲下身揪住曹希的衣襟,贴着他的脸笑眯眯的问道,“曹希,本公子是谁?”

    “...你....你...张仑...”

    张仑修长的眉毛紧紧皱着,脸上笑容不见,扬起木棍朝着曹希完好的右腿抽下去,“再问一遍....本公子是谁!”

    曹希被抽的腿肚子打哆嗦,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他现在哪还有一点布政使公子的威风,心里除了怕还是怕。他觉得张仑很不讲道理,可又不敢乱说,咬着嘴哆嗦了半天,才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是....英国公...府...小公爷...嘶...嘶...”

    这次张仑满意的点了点头,松开衣襟,曹希砰的摔倒在地,“看来你并不算无知啊,既然知道英国公府,还敢乱来?今天张某教教你,从今往后,不要来开封府,也不要去京城,否则”话未说完,张仑扬起木棍,狠狠地抽了下去,这次依旧是曹希的右腿。此时曹希动弹不得,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另一条腿咔嚓一下,一声凄厉的惨嚎后,竹楼恢复了宁静,因为曹希已经疼晕过去了。

    教训完曹希,张仑觉得好爽,多少年了,从没如此爽快过呢。萦袖满意的点点头,张仑扔掉木棒,背着手朝门口走去,这时挤在门外看热闹的人呼啦自动让开了路,张仑打头,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禅林苑。等着张家的人走远了,岳思崖拍拍胸口,不断呼着浊气,“这才是祥符张家应该有的威风啊。”

    布政使公子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张小公爷当着众人的面打断了腿。此事一经宣扬,开封百姓大都被吓了一跳,心生恐惧的人不在少数,好家伙,以前总觉得张小公爷傻乎乎的,跟普通公子哥没什么两样,敢情人家家教好,不跟平常草民一般见识啊。

    曹希被打折了双腿,要多凄惨有多凄惨。但百姓们却没人知道,这件事真正的罪魁祸首却是大才子苏立言。此时苏立言正躲在得月楼柴房里呼哧呼哧的碾着孜然,小王小八再次当了回厨房大盗,惹得瘦猴站在空荡荡的大厅里一阵乱骂,“哪个缺德的,连羊肉都偷....”

    任由瘦猴怎么骂,柴房三人全无反应,苏瞻端着一个瓷罐,看这里边细细的粉末,很满意的垫着肩膀笑起来。笑得正开心,听身后一声冷哼,回头一看,苏公子顿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