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57章 人怕出名猪怕壮
    第57章人怕出名猪怕壮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开封府,曹铎扶着武器架子,不时伸手摸摸屁股,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旁边十几名衙役,有的趴着,有的靠在树上,却没一个坐着的。梅花堂中,吴绵文同样挂着一副苦瓜脸,师爷蔡九湘弓着身子眉头紧皱,“知府大人,此案蹊跷难破,曹铎那些人已经尽了力,就算再打他们,恐怕也催促不出什么好结果。沈仲实一案,那苏立言看上去对查案之事颇为精通,要不,让他试试?”

    吴绵文眉头一喜,可旋即有恢复了愁容,“胡闹,莫忘了苏立言是何身份,他可是杜林茱的学生,堂堂开封府解元公,当朝举人。让他来查案,你觉得他会答应么?”

    事实上吴绵文很希望请苏瞻帮帮忙的,可又深知不太可能。刑侦查案,那是捕头粗人干的活,时下可没人把缉凶查案当成多么高雅的事情。大多数文人都觉得这种事低下肮脏,就连吴绵文自己都觉得这种事登不了大雅之堂。苏立言是谁,那可是开封府第一举人,才名不俗。寻常仵作验尸还要开手钱呢,请当朝举人才子来查案,恐怕就不是一点开手钱的问题了。

    “就算能说动苏立言,恐怕也要许他不少好东西”想起沈仲实一案,自己拿出了几根金条,吴绵文就觉得一阵肉疼。

    蔡九湘不慌不忙,贴耳小声道,“请动苏立言出来查案自然不会轻松,可是知府大人忘了么,关于此案,可是有人比咱们更心急呢!”

    吴绵文顿时眼前一亮,嘴角一抽,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呵....你的意思是....哈哈,如此甚妙。”

    酉时刚过,苏瞻和张紫涵就返回了得月楼,此时楼里宾客爆满,不乏一些富贵名流,但是大多都不认识张紫涵,所以看到苏瞻身边跟着一位俊雅公子,也没人觉得奇怪。小王小八早已经将切好的羊肉串起来,苏瞻将木炭装进袋中,又忙着摆弄调料。大小姐坐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也不催促。

    刚想离开,却看到小王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由于跑得急了,竟然把院门口的小八撞了个趔趄,苏瞻颇有些纳闷的问道,“怎么了?又有人跑到楼里收例钱了?”

    “不...不是....是曹捕头,他还领着两个人....”小王还没说完,曹铎就颤着身子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两个华服男子。其中一人头戴金冠,身材微胖,一身灰白色锦袍,上边绣着飞鸟虫鱼,年约三十余岁。另一人腰垮长刀,略微居于后,也是三十岁左右。

    苏瞻不由得一愣,那锦袍男子看到院中端坐的张紫涵后,也是微微一愣。苏瞻认识锦袍男子的,在祥符,除了开封府衙门,还必须知道另两座府邸,一个是英国公老家张府,另一个就是周王府,而眼前这位看上去有些富态的锦袍男子,便是现任周王朱睦。张紫涵显然也认出朱睦了,起了身遥遥福了一礼,“没想到周王殿下如此身份,竟也有夜逛烟花地的爱好。”

    张紫涵语声调侃,没有半点尊重的意思,丝毫不掩饰心中的不悦。朱睦一把年纪,又贵为周王,可是被后辈女子揶揄,也不敢有半点不快。人家虽然一介女子,却是代掌五军都督府,实打实的权力,他这个周王也就是个有些钱的闲散藩王罢了。一看张紫涵如此清冷的语调,朱睦就有些急了,直接伸手拉住了苏瞻的袖子,“苏公子,本王可是专程来找你的。”

    朱睦眼神火热,吓得苏瞻后背直冒冷汗,这位周王殿下不会真像传说中那般喜好男风吧?

    苏瞻真有些错怪朱睦了,朱睦眼里哪是火热,完全是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苏瞻也是纳闷的很,虽然心里埋怨朱睦等人来的不是时候,但碍于对方的身份,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好将朱睦一行人请进屋。几人落座之后,听曹铎简单叙述了一番,才知道朱睦为何如此着急。

    四天前朱睦的独子朱勤熄偷偷跑出王府游玩,结果一去不回,朱睦派人找遍了祥符,也没找到朱勤熄的身影。周王世子失踪,可不是小事情,开封府方面会同锦衣卫千户所多方查探,愣是没找到朱勤熄的踪迹。实在没有办法了,朱睦才领着曹铎以及千户所百户石克楠找到苏瞻,希望苏瞻能帮忙找寻一下朱勤熄。

    苏瞻和张紫涵对视一眼,全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朱勤熄已经九岁,算是半大孩童了,不痴不傻,又经常在街上闲逛,对祥符无比熟悉,怎么可能无故失踪呢?最让人奇怪的是,也没人写信索要赎金,也就是说排除了绑架勒索的可能。这件案子着实蹊跷,帮忙查一查倒也无妨,不过总不能白忙活。吴绵文真是条老狐狸,自己不好张口,就把朱睦推出来。苏瞻沉吟不语,眉头时而皱起,朱睦以为苏瞻不愿帮忙,心中颇有些着急。

    朱睦其实也明白,让苏立言帮忙查案,着实有些强人所难,人家贵为开封府解元公,年纪轻轻,有着大好前途,又怎么会干那些粗鄙之事呢?

    “苏公子,本王知道这番要求有些难为人,但事关犬子,还请你务必帮忙。苏公子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本王能做到的,自无不允!”朱睦说罢,朝着苏瞻拱手施了一礼,眉宇间的焦急之色展露无遗。

    苏瞻神色淡然,闻听朱睦的许诺后,剑眉微微挑了挑,“世子出事,苏某自然不能无视的。不过....苏某确实有些事情想让王爷帮帮忙。”

    朱睦心中稍微松了口气,苏瞻有所要求,他也不会生气。朱睦平生最怕欠别人人情了,有时候人情债才最难还,“哦,苏公子,不知你有什么麻烦?”

    朱睦本能的觉得苏瞻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这样想也算正常。苏瞻晒然一笑,不慌不忙道,“也不算什么麻烦事,对王爷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苏某一直对我朝锦衣卫颇感兴趣,只是家父去得早,一直无人引荐,所以想请王爷说句话,看看能不能在锦衣卫谋条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