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58章 要当锦衣卫
    第58章要当锦衣卫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苏瞻说得云淡风轻,可是这番话落在旁人耳中,却不异于一颗炸雷。石克楠今日来到得月楼,多少有些不情不愿的,他虽然只是一名百户,但属锦衣卫体系,平日里有事也不会求到朱睦那里,所以自从来到得月楼,他就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甚至心里还带着点火气,朱睦跑到得月楼里请苏立言帮忙,这明显是不相信锦衣卫的能耐啊,不过碍于朱睦的身份,他也没胆子说什么。本来想着应付过去就算了,陪着朱睦见过苏立言,也算给了周王府面子,可是没想到苏瞻竟然提出这种要求。

    石克楠抬起头,双眼放光,一张疙瘩脸满是惊喜之色。他此时觉得眼前的苏立言很亲切,这位苏公子简直太谦虚了,年纪轻轻已经贵为开封府第一举人,一身才学,名动祥符,来年春闱高中也很有希望,再加上和张家大小姐关系不清不楚的,这样的举人才子,会为生活发愁,何须入锦衣卫谋路子?

    石克楠虽然不屑与那些酸腐文人为武,但也知道世人对锦衣卫风评不佳,更何况在这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年代里,当朝解元公入职锦衣卫,差不多是自掘坟墓了。只要入了锦衣卫,再想走寻常仕途之路,也就别想了。厂卫体系与寻常的官场体系完全是两码事,那些文人在面对厂卫的时候,也从来都是一副鄙夷的姿态,认为厂卫的人多是鹰犬之辈。

    苏瞻入锦衣卫,有百害而无一利,至少朱睦以及石克楠是这样认为的。不过石克楠确实非常希望苏瞻入锦衣卫的,不为别的,就为了打一打文官们的脸也是值得的,有了苏立言,以后谁还敢说锦衣卫不通文墨,粗鄙不堪。

    走在街头,有人再跟自己咬文嚼字,舞文弄墨的时候,可以将苏立言请出来,仰着下巴冲那群人吼上一声,“瞧,这位是祥符苏立言,开封府第一才子,锦衣卫的人。”

    一想起这种场景,石克楠就觉得解气得很,至于苏瞻到底能力如何,他倒不怎么关心,只要苏立言愿意入锦衣卫,不让他干活,全锦衣卫上下把他当宝贝供着都没问题。不就是白拿俸禄么,堂堂锦衣卫还缺这点钱?

    朱睦可不知道石克楠心中的想法,他只是诧异得很,还以为自己听岔了,“苏公子,你确定要入锦衣卫谋条路子,不是本王听错?”

    苏瞻无奈的笑了笑,只好重重的点了点头,“王爷,你没听错,苏某确实想入锦衣卫,这也算继承家父衣钵了。”

    如果不是苏瞻神色如常,朱睦都以为碰到疯子了。堂堂开封第一举人,仕途一片光明,却要入锦衣卫当个武夫,实在让人无法理解,真不知道苏立言是怎么想的。不过这是人家苏立言自己的事情,他朱睦也不好多说什么,让朱睦倍感意外的是张紫涵半眯着杏眼,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张紫涵没什么表示,朱睦就更没理由多言了,只是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此事倒是不难,明日本王就去找廖千户,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石克楠搓搓手,咧着嘴直乐,“哈哈,苏公子,你就放心吧,咱们锦衣卫可是求贤若渴啊,似你这等大才,那可是烧高香都请不来的主。这以后啊,咱们可就是同僚了啊。”

    石克楠话语直爽,苏瞻并不以为意,这种人倒是很好相处。见石克楠脸上笑容不断,他也回了一个善意的笑,“若如此,那以后就烦请百户大人多多照顾了。”

    苏瞻待人接物中正平和,神态自然,完全没有平常文人士子那般恃才傲物,行事张扬,这让石克楠觉得很舒服,心中对苏瞻的好感也加深了许多。入锦衣卫的事情估计八九不离十,剩下的也就是朱勤熄的事情了,朱睦脸色有些憔悴,显然这些日子奔波担忧所致,苏瞻重新满上一杯茶,语气平和道,“王爷,这有些话还是要说的,既然此事苏某已经应承下来,自当尽力而为,但具体结果如何,苏某却不敢保证。”

    朱睦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开封府和锦衣卫已经连续找寻了四天,都没有半点踪迹,想来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长长地呼了口气,朱睦苦笑道,“苏公子尽力找寻便好,最后不管结果如何,本王都不会怪罪于你。”

    “如此便好,那苏某明日就插手此案,王爷回府等候便是!”

    诸事交代下去,朱睦便忧心忡忡的离开了得月楼,石克楠跟苏瞻啰嗦了几句,也兴高采烈的回了千户所。把一帮子人送走,苏瞻总算松了口气,朱勤熄的案子也急不得,开封府和锦衣卫联手找了四天都没点发现,自己两眼一抹黑,短时间内也急不出什么。看看时辰,已经酉时中旬,苏瞻将一个口袋扔到张紫涵面前,怪怪的笑道,“走,咱们去河边。”

    苏瞻一副惫懒的样子,对案子毫不担心,大小姐看看桌上的布袋,冷冷的扬了扬黛眉,“你倒是个没心的,朱勤熄的案子没破,也不见你着急,倒还记得吃的。喏....这袋子你为什么不提着?”

    “案子是急不来的,再说了,什么事情也没请大小姐重要啊,布袋嘛,还是你帮忙提着吧,要不,你来扛着这个?”苏瞻走到院门旁边,拍了拍那个长条铁炉。

    这可是苏瞻让铁匠专门打造的铁炉子,外表看上去黑乎乎的,大小姐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有些脏,生怕污了一身长袍。站起身冷冷的瞟了一眼,提着布袋干脆利落的走出了柴房小院。大小姐的性格真有意思,苏瞻耸耸肩,扛起长条铁炉慢悠悠的跟在后边,刚走出楼门,就被人喊住了。

    “苏立言,你这是去哪,难不成来了兴致,要做风尘铁匠?”

    听到这个声音,苏公子停住脚步,脸色发黑。

    今夜花好月圆,人间正暖,几艘画舫迎风停靠在岸边,行人如流,络绎不绝。张仑心情非常不错,将那曹希暴打一顿,着实出了一口恶气。天色暗下来后,张仑一看姐姐还未回家,便偷偷摸摸的跑出府,来的路上,琢磨着要不要跟苏立言痛饮几杯,也好庆祝一下。谁成想,刚到楼下,就看到苏立言扛着一台怪异的铁东西往南走,虽然对对苏立言的印象大为改观,但还是习惯性地想要调侃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