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59章 一肚子小算盘
    第59章一肚子小算盘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一听到风尘铁匠这个称呼,苏瞻就忍不住心头冒火,要不是这家伙嘴巴大,苏秃头之名能传出去?现在倒好,风尘铁匠都喊出来了,本想回头揶揄几句的,心中又有了其他想法,转眼间怒色稍霁,笑眯眯的撇了撇嘴,“看你的样子,姓曹的不好过啊。”

    张仑并没留意到苏公子脸上的变化,也未多想,绘声绘色的将禅林苑的事情说了一遍。张仑洋洋得意,神态自得,“哎,姓曹的不足为患,你扛着这个铁家伙做什么去,本公子正想跟你小酌几杯呢。今晚咱们不在得月楼,去竹林小院,正好尝尝那里的三鲜鱼。听说那陆丹雪一直借住在竹楼的,她可是对你颇为仰慕呢,难道你就不想...”

    说着话,脸上的表情笑得越来越荡,这时一声冷哼传来,张仑火热的心情犹如浇了一盆冷水。顺着声音望去,晕黄的灯光下站着一名身材窈窕的女公子,张仑欲哭无泪,这个缺德的苏立言,不就喊了一句风尘铁匠么?这下好了,说什么陆丹雪三鲜鱼的,全都被姐姐听去了。

    “哼,张仑,看来你今天耍了下威风,胆子也变大了,不错不错,陆丹雪乃扬州歌舞大家,听她一曲也是不错,不如我陪你们一起去吧!”大小姐玉颜微怒,张仑哪还敢多呆,转身领着张天雷灰溜溜的跑了。见张仑吃瘪,苏瞻心里小爽了一把,不过大小姐一副冷冷的样子,他放下铁炉子,很是认真的说道,“那个陆丹雪,本公子可着实没什么印象,一点交情都没有的。”

    大小姐眼神淡淡的,提了提手里的布袋,薄唇努了努,“你与那陆丹雪如何,与我有什么关系?”

    看着大小姐高挑婀娜的背影,苏瞻很是无奈的蹙了蹙眉头。大小姐这种清冷高傲的性子,当真让人为难,不过这也是苏瞻喜欢喜欢张紫涵的原因。

    夜晚的蔡河幽静迷人,清凉的河水静静流淌,抬头远望,星光璀璨,倒映在河面波光粼粼,岸边垂柳轻轻摇曳,风吹来,松软的草地上飘来淡淡的花香。一艘渔船停靠在河水中央,晕黄油灯,就像夜色长河里的指路明灯,带来温暖。

    今晚的蔡河,风月无边。有风,从远方吹来,吹动心中波澜,没有雕船画舫,没有胭脂伴酒,唯有星光河水交织的浪漫。

    大小姐坐在一株垂柳下,蜷着腿,折扇盯着下巴,从未发现,蔡河夜景原来如此的美丽。或许,美丽一直存在,只是自己从未留心过。旁边不远处,名动开封的苏解元掖起长袍,兴高采烈地忙活着。张紫涵天生喜欢安静,而苏瞻也不是那种喜好热闹的人,虽然平日里洒脱不羁,但骨子里还是喜欢安静的场合。陪着喜欢的女子,一点吃食,吹着微风,看美丽的夜景,便是人生最大的享受了。在忙碌的生活中,找到一次静心享受的机会,并非那么容易的。

    袅袅青烟随风消散,十几支肉串,熟练地抹上油,肉串发出滋滋声,手里拿着大小姐的折扇扬着风,烤羊肉串看似简单,可实际上并非那容易的,火候、抹油的量以及时机等等都关系到肉串的味道,夜晚的河边虽然凉爽,但站在铁炉子旁依旧被烤的热汗直流,不过脸上却是满足的笑容。撒上孜然粉,烤干,可惜没有辣椒,若是再撒上些辣椒粉,味道更美。

    大小姐拖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苏瞻忙活,翻肉串、抹油、扇风,此时的他哪里是什么大才子,倒像是街边卖炒栗子的小贩。大多数文人士子对厨房之事都是讳莫如深的,哪怕穷的叮当响的秀才都不会涉足厨房之事,但苏立言却做得如鱼得水,丝毫不以为耻。突然发现,好像有些看不明白眼前的男子了。

    十几支肉串烤好,苏瞻攥在手中朝垂柳下跑去,蹲下身放在预备好的托盘中,“快尝尝吧,本公子烤串的手艺可是非常厉害的,别人就是想吃也吃不到的。”

    一股不同以往的肉香飘入鼻中,再加上已有三个时辰未吃东西,大小姐也是食欲大动。伸手捡起一支,看到竹签有些发黑,秀眉便蹙了起来,吃不得不干净的东西,拿着肉串看了看,还是有些犹豫。微微抬起颔首,便看到苏瞻殷切的目光,不知怎地,大小姐又有些不忍心拒绝,狠了狠心,樱桃小口咬下一小块轻轻咀嚼起来。肉很香很脆,却不油腻,还带着些与众不同的味道,吃了第一口,大小姐食欲更盛,小嘴不停很快一串肉就进了腹中。看到苏瞻一脸得意地笑容,大小姐不免有些羞恼,还是第一次这么急切的吃东西呢。这肉串确实味道不错,腹中又饿,哼,都怪苏立言,害人出丑。

    苏瞻却没想那么多,拍拍膝盖,很得意的挑了挑眉毛,“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嗯,味道还过得去”大小姐表情淡淡的,苏瞻早习惯了,丝毫不以为意,大小姐这人,才不会轻易夸人呢。苏瞻自觉地继续烤肉串,大小姐则开心的吃着。

    “苏立言,你真打算入锦衣卫?你可要想清楚,只要进了锦衣卫,这辈子就很难离开了!”肉串在手,大小姐却没忘记紧要的事情。虽然心中早有看法,但还是想听听苏立言的解释。

    苏瞻停顿了一下,扇子把挠了挠发痒脖子,“那是自然,对你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做出这个决定可是深思熟虑过的。科举入仕,自然不错,可官场仕途规矩繁多,以我的性子未必会受得了。最重要的是,官场人员冗杂,升迁困难,又中资历。虽然苏某自认才学不输他人,明年春闱高中,入殿试点为进士也不无可能。但那又如何?便是甲科头名状元,入了仕途官场,也不过是沧海汪洋中的一艘小船,就算入了翰林院,不熬上个二十年,也别想出入阁部,想要做点事也太难太难了。但厂卫体系不同,规矩不多,也没有资历之说,只要有能力,更容易出头。如果再有人帮衬一下,几年内锦衣入堂也不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