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60章 野餐与不速之客
    第60章野餐与不速之客

    ps:求推荐票,各位看客老爷们,看完不扔票,这跟嫖了美眉不给钱有啥区别,丫的,内裤表示很伤心!

    苏瞻抖抖手里的羊肉串,冲着张紫涵眨了眨眼。大小姐黛眉跳了跳,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只是那份娇怒,却风情无限。这个苏立言,才学不凡是真,但那一身狡诈惫懒更是真,他倒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如果不是和苏立言熟悉,都要以为他是不是官场老油条了。大小姐久居京城,又代掌五军都督府,所以对六部官场很了解,大明朝不乏才学之士,尤其是翰林院中,还放着几个状元郎呢。虽然苏立言才学惊人,名动中原,便是明年春闱殿试连中三元也不无可能,但那又能如何?大明官场最讲究人脉和资历的,如果杜林茱是当朝阁老,那苏立言凭着自身才学能力十年内便能出入阁部,可惜杜老先生无心官场。没有人脉靠山,一个年轻人想要熬出头,估计要猴年马月了。锦衣卫却大为不同,自太祖年间建锦衣卫以来,一直是武夫当家,好不容易招了个大才子,锦衣卫上下还不得当宝贝护着。

    当然,大小姐不阻拦,也有自己的想法,若是苏立言真能凭着能力锦衣入堂,掌握实权,对英国公府也是好事。以英国公府的影响力,插手锦衣卫帮下苏立言,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这个人,实在油滑的很,那朱睦和石克楠可都觉得你吃了亏呢,却不知你心中有这么多计较。寻常文人才子多半瞧不起厂卫之人,更不喜粗俗杂事,偏你是个特例,君子远庖厨的原则让你撇到一边不说,还能干些巡查缉捕的事。”

    说着话,大小姐就摇了摇颔首,清冷的玉容多了点笑意。苏立言当真是个怪人,总会有些出人意料的言行。

    二人坐在垂柳下,任由苏瞻吹拂脸庞,此时大小姐已经放下了矜持,手里拿着一根羊肉串,大快朵颐。明月星空,灯火春风,河水清澈如镜,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旁边还有冒着青烟的铁炉,简单而美丽的画面。

    宁静而温馨的生活,最不希望有人来打扰,可是总有些人会耐不住寂寞,打破别人的美好。

    一夜风舞银河,几艘画舫,三盏红灯,纵添粉色温馨。澹台福宁心情非常不错,经过一番努力,总算说动了陆丹雪。陆大家歌舞双绝,妖艳绝伦,说是沉鱼落雁也不为过,更难得的是全身散发着妩媚气息。有了陆大家帮忙,牡丹诗会上拔个头筹,也是有很大把握的。澹台福宁是个非常自傲的人,可是四年来一直被苏立言压了一头,心里总有些不服。今年还是很有希望盖过苏立言的,没有了姚楚楚,苏立言还能请谁上台呢?

    陆丹雪并没有多兴奋,她本心里对苏立言更感兴趣,只是没等她去找苏立言,金香楼那边就来了信。金香楼那边发了话,陆丹雪也不得不给面子,毕竟自己还要挂在金香楼名下过日子,得罪了金香楼,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夜里景色宜人,以澹台福宁为首的祥符才子们便提议到蔡河边上看看,陆丹雪拒绝不得,只能一起来到蔡河。夜色笼罩下的蔡河,静谧悠扬,与汴梁河的繁华热闹颇为不同,岸边景色秀美,星光荡漾在河水中央,散发着浓郁的书香气息。一行人说说笑笑,看似无意,却将澹台福宁和陆丹雪簇拥在中间,诚然,美人在侧,愿意一亲芳泽的人不少,但没有人愿意得罪澹台福宁。

    眼看着就要到金玉桥,远远望去,桥洞前一盏孤独的渔火,闪闪烁烁。过了金玉桥,便是紧邻白鹿书院的望星楼,弯月之下,站在望星楼上,瞭望茫茫夜空,绝对是一番别样的感触。众人却未能踏上金玉桥,因为他们看到不远处的垂柳下探出一张脸。看到那张脸,澹台福宁等人皱起眉头,神色复杂,反倒是陆丹雪露出几分欣喜之色。此时的苏立言坐在草坪上,左臂张开,开心的说着些什么。澹台福宁是不愿意碰上苏立言的,不过既然碰上了,也不能装作没看见。

    “苏立言,没想到你还有此雅致”岳思崖走在最前方,居高临下的笑着。苏瞻微微一愣,只能站起身来,神态自然的拱了拱手,“怎么,诸位也有意体验下野餐的乐趣?喏,这小桥流水,花前月下,才子佳人,必是一番佳话啊。”

    苏瞻有意看了看澹台福宁和陆丹雪,眼睛坏坏的眨了眨。澹台福宁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虽然自己有意与陆大家亲近一番,但被人当面说出来,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此时张紫涵也已经站起来,由于夜色昏暗,再加上大小姐身材高挑,又刻意束了胸,一时间也没人看出什么来。再者,张紫涵离开祥符多年,就算真真切切的站在众人眼前,恐怕他们也认不出来。

    自从看到苏瞻后,陆丹雪那对水汪汪的桃花眼就有些直勾勾的,神情有些幽怨。听苏瞻这般说,便是不依了,“公子着实薄情得很,自那日一别,便把奴家忘到了一边。如今见了面,还拿这些话编排奴家。”

    陆大家神色幽怨,俏脸绯红,言语拿捏得十分到位,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当真是让人心疼。苏瞻皱皱眉头,嘴角撇了撇,扭头看了看,还好大小姐依旧一副淡淡的样子,“陆大家说笑了,似陆大家这等妩媚红颜,怎么可能忘了呢,实在是苏某福薄。如今天色不早,苏某就不耽搁诸位了,去晚了,望星楼的饭菜可就凉喽。”

    岳思崖顿时被逗乐了,就连一直沉吟不语的澹台福宁也苦笑着摇了摇折扇说道,“你这个苏立言,嫌我等烦,直说便是,何必拐弯抹角的。怎么样,要不一起去?望星楼那边刚弄来几条新鲜的鲈鱼,去晚了,可就吃不到了。”

    “谢澹台兄好意了,奈何苏某已经吃个半饱,就不去糟蹋美食了”苏瞻指了指托盘中的肉串,这时众人才留意到,岳思崖也是有名的吃客了,却从未见过这种菜肴,不由得伸了伸脖子,“这肉串甚是有趣,岳某可否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