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85章 野牛帮来袭(为无望无谓打赏加更)
    ps:特此感谢书友无望无谓,自从开书以来,无谓无望每个礼拜必会打赏五块钱。说实话,打赏不多,但是暖心啊,至少一直在默默支持着此书。感谢无望无谓书友的默默支持,威信红包啥的收不到,那就加更一章!

    第85章野牛帮来袭

    大熊虽然长相粗犷,但经历的事情不知凡几,瞧见苏公子与张小公爷相视一笑,他心里就暗叹一声。敢情苏立言早就明白赵公子是谁了,眼下张小公爷和苏立言正配合太子殿下演戏呢,也只有太子殿下太纯洁,什么都没看出来。

    张天雷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小王小八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苏瞻只好将怀中包袱放在石桌上,自顾自的满上了一杯水。一路走来,还真是有些渴了。

    小赵公子现在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对什么也都敢兴趣,合上折扇挑了挑包袱,一对明亮的眼珠子顿时瞪了溜圆,微张着嘴啧啧道,“苏兄,这可是御赐飞鱼服啊,能得陛下赏赐,苏兄可是前途无量啊。”

    大熊什么话也没说,眼睛往天上瞅了瞅,太子爷啊太子爷,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话,一说话就到处是破绽。平常人认识飞鱼服一点不稀罕,可是能一眼看出是不是御赐的,绝对少见。你小赵公子一个商户之子,还能区别普通飞鱼服和御赐飞鱼服?

    当然小赵公子是毫无自知之明,根本不知道自己露了大破绽。苏瞻撇过脸偷偷的朝张仑使了个眼色,要是不提醒一下,张小公爷就要笑出声了。

    苏瞻当然知道普通飞鱼服与御赐飞鱼服的区别,普通飞鱼服的飞鱼乃是普通线绣边,御赐飞鱼服为了以示区别,则用金线绣边。若非知道飞鱼服的详情,就是将飞鱼服摆在普通人面前,也看不出里边的门道。小赵公子这一番卖弄,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自己绝非商人之子么?

    苏公子自然不会蠢到戳破小赵公子的话,忍着笑,一本正经的点头道,“承赵公子吉言,这世事坎坷,明天孰能预料,说不得哪天,还得指望赵公子帮帮忙呢。”

    “好说好说,日后苏兄但又需要,只要赵某能办到的,绝不推辞”小赵公子很爽快的做了保证,以他之纯洁,哪里是苏公子这根老油条的对手。

    柴房小院里,冒牌赵公子,春风得意的苏公子,再加上不耐寂寞的张小公爷,三个人聊着聊着就扯到了女人身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赵公子好像也很怕张大小姐。小赵公子显然不想多谈论张大小姐的,很聪明的将话题扯到了得月楼里的姑娘身上,经过一番谈话,苏瞻算是看透了小赵公子,这家伙长得玉树临风,儒雅正派,实际上却闷骚到了一定程度。

    几人关系熟络以后,小赵公子就有点忍不住心中那点好奇了,趴在桌面上,以极低的声音嘀咕道,“张兄、苏兄,能否借小弟一点钱,二位放心,赵某日后一定双倍奉还!”

    “不行”张仑和苏瞻想都没想,异口同声,态度坚决地拒绝了小赵公子的借钱行为。张仑双眼一眯,心里一阵暗骂,这位闷骚太子,还想借钱泡妞,门都没有,要是怂恿太子殿下去青楼厮混,姐姐还不把他张仑的皮扒了。张小公爷怕大小姐,苏公子更怕。

    小赵公子眨眨眼,很是委屈的撇了撇嘴,“为什么不行?赵某就借二十两,二位兄台,你们连二十两都不借给小弟?”小赵公子越说越可怜,恨不得挤出点眼泪出来。

    苏公子与张小公爷立场非常坚定,打死不上小赵公子的恶当,张小公爷更是言辞恳切道,“堂堂君子,怎可流连胭脂之地?”

    张小公爷此话一出,苏才子顿时绝倒,流连胭脂之地就不是堂堂君子,那他苏某人住在胭脂之地,岂不成小人了?果不其然,小赵公子迅速抓住了张仑话中的漏洞,指着苏瞻嘿嘿坏笑道,“张兄,这可不对哦,苏兄还住在得月楼呢!”

    “额”张仑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不过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装下去,“苏立言?跟他比作甚,他本就不是君子!”

    如果不是为了演戏,苏公子保证一定跟张仑理论三百回合,碰上张仑这样的烂队友,有时候只能认栽。迎着小赵公子询问的眼光,苏公子眯眯眼,一番慨叹,“哎,功名于我如浮云,名声如何,君子如何,不如浪荡一世,潇洒快活。”

    小赵公子鼓着腮帮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暂时放下那点对女人的好奇心。人家苏立言都承认自己是浪子了,难道小赵公子也站起来后一句“俺不当君子俺要当浪子”?听说过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还没见过往自己脸上抹黑的。

    不能泡妞,那就去吃点好东西,听说禅林苑的三鲜鱼乃祥符一绝,小赵公子便想去尝尝。这一次苏公子倒是没拒绝,反正到最后也是张仑付账,眼看着午时马上就到,将飞鱼服与绣春刀放好,一行人便打算离开柴房小院。就在这时,得月楼里响起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这声音异常响,虽在柴房小院,也听得清清楚楚的。

    临近午时,姑娘们大都在补觉,正是得月楼最为安静的时候,今日竟然传出如此杂乱的打砸声。不久之后,就响起了姑娘们的骂声。

    张仑听得直皱眉头,苏公子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惜小赵公子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还没等苏瞻说话,就兴冲冲地跑了过去。就小赵公子那股劲头,苏瞻想拦都拦不住,刚想让张天雷和大熊赶过去护驾,就听到一阵恼怒的喝骂声,“哎哟,你们这群匪徒,竟敢打本公子,本公子跟你们拼了!”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不是小赵公子的骂声么,这下子张仑和苏瞻再也顾不得其他了,领着张天雷和大熊快步跑了过去。一进门,就看到一个黑影从右边飞来,张仑眼疾手快,拉着苏瞻匆忙往后退了一步。张仑和苏瞻躲过了暗器,但跟在后边的张天雷和大熊可就倒霉了,两个人冲进楼还没站稳,就被暗器呼了一脸。

    这时候,张仑才看清楚是什么暗器,竟然是一团烂白菜,看样子应该是在咸菜缸里泡着的,也不知道被谁弄来当了暗器。张天雷和大熊站在门口,一脑门的烂白菜,脏兮兮的腌菜汤顺着脸颊往下流,还带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苏公子不禁一阵咋舌,幸亏张仑拉了一把,否则倒霉的就是他苏才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