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87章 苏公子的想法
    第87章苏公子的想法

    “哼”苏瞻嘴角翘起,心中一阵冷冽,“想让我们死,那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别人都找到我们头上来了,要是还不反击,那岂不是枉为男儿了?”

    张仑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朝着张天雷的方向喊道,“雷子,别留手,给本公子往死里打!”

    张天雷一直忙着打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听到张仑的吩咐,他还是很高兴地,刚刚打了半天一直束手束脚的,现在有了小公爷的命令,就可以放开手脚了。张天雷双手挥拳,拳拳到肉,很快不少野牛帮恶痞已经见了血,他们也被张天雷这股凶悍劲给镇住了。不知是谁喊了句撤,一帮子恶痞风一般跑了出去。

    小王小八领着一帮子龟奴打手也一窝蜂的追了出去,小赵公子也想跟上去凑热闹,却被张仑一把拦住了。小赵公子撇着嘴,摸了摸有点肿胀的脸颊,有些不甘心的瞪了瞪眼,“张兄,你这是何意,为何不让赵某去痛打落水狗?”

    张仑还真怕小赵公子被落水狗反咬一口,但这话好说不好听,小赵公子虽然行事不着调,但多少还是要点脸面的。苏瞻可没心思理会这些狗屁倒灶的小事情,拉过一把板凳,皱着眉头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桂姐也指挥着姑娘们拾掇战场,经过这一场打斗,近两天得月楼也别想着开业了。

    姑娘们虽然忙着手里的活,但一个个不断拿眼睛去瞟苦思冥想的苏公子。以前只知道苏解元才学惊人,名震开封,没想到苏解元打架的时候也像个男子汉。姑娘们见识过形形色色才子不知凡几,大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平日吟诗作赋,可要他们打架,那是一百个一千个不屑。可苏解元不同,不光诗词做得好,打架也豁的出去,刚刚打架的时候,苏立言哪像个才子,倒像个街头厮混的狠人。

    姑娘们倒不会因为苏公子流露出来的痞性而鄙夷他,相反,这让她们更加崇敬眼前的苏立言了。接触的久了,才发现苏公子变了很多,不再是那么高高在上,少了几分傲气,多了几分人情味儿。至少,在姑娘们看来,苏公子还是把她们这些风尘女子当人看的。

    自从上任花魁姚楚楚被林启年公子赎身后,来自洛阳的上官雨竹就成了新任花魁。虽然都在得月楼里,但上官雨竹整日里待在阁楼里,而苏立言又常常住在后边柴房内,所以平日里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刚刚一番打斗,作为得月楼的花魁娘子,上官雨竹自然是要带头冲锋的,此时正坐在二楼栏杆旁整理妆容,如此时刻,倒是有了仔细观察苏立言的机会。

    上官雨竹身姿苗条,略有些清瘦,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她出身风尘,却没有陆丹雪身上的妩媚,更不似大小姐那种高贵与倾城。容颜素雅,额头光洁,白皙的脸蛋只是略施粉黛。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的是阵阵轻柔。一身青色纱衣的上官雨竹,不像是青楼女子,更像是一位待字闺中的小家碧玉。

    苏立言只是想着自己的心事,根本没感觉到有一双目光正静静地看着这里。安静沉思的苏立言有一种异样的威严,亦是一种独特的魅力。越是看下去,越是心颤,苏立言本就丰神俊朗,又是才学出众,还有着一份男儿气概,又有哪个女子不动心呢?

    至少,上官雨竹有些心动,不晓得那位花魁姚楚楚为何会弃了苏公子,反而跟着林启年走了。不知什么时候,桂姐走了过来,看到上官雨竹怔怔的目光,哪不知道这丫头的心思,“雨竹,看什么呢,看得如此入神?”

    “没...没看什么....”上官雨竹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脸色一片红润,低下颔首,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

    看到上官雨竹这番反应,桂姐苦笑着摇了摇头,“雨竹,姐姐与你说些真心话,苏公子那样的人物,不是咱们能想的。便是有幸跟了他,谁能保证苏公子会如何待你?”

    说完这些,桂姐扶着栏杆,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咱们这种出身的人,就算是清倌人又如何?谁又会真心瞧得起我们?姐姐只是希望你能收起那些心思,免得将来伤心。”

    “嗯,桂姐放心,雨竹心里有数的”上官雨竹还是忍不住朝楼下看了一眼,苏公子倒不像是那种薄情寡性之人。桂姐暗自摇头,该说的已经说了,若是雨竹还是铁了心去跳那个火坑,那谁也拦不住。

    等着桂姐走后,上官雨竹双目看向楼下,有些失望的苦笑起来。都怪桂姐,也不知道苏公子什么时候离开了。往日繁华的得月楼,狼藉一片,到处是摔坏的瓷碗茶壶,桌凳也扔的乱七八糟。

    至于苏公子几人,出了这档子事情,也没了去禅林苑的心思。柴房小院里,除了苏瞻几人外,地上还躺着两个人,怕这二人暴起伤人逃走,张天雷和大熊将他们绑得结结实实。小赵公子自从知道实情后,也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变得认真起来,“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想要你们的命,胆子也太大了。”

    一个是英国公府小公爷,一个是开封解元公,锦衣卫总旗,可不是胆子大就敢杀的。张仑也一直在思考是谁下的命令,想来想去,只想到一个人,见苏瞻一直不说话,他忍不住问道,“苏立言,你觉得会不会是曹希?”

    苏瞻轻轻点了点头,除了曹希,也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既想要张仑的命,又想要他苏立言的命,也只有曹希了吧,“就算不是他吩咐的,至少也该跟他有关系。只是,你不觉得很奇怪么?曹希就算再蠢,会蠢到行凶杀人么?所以,这其中必有蹊跷,决不能轻举妄动,既然对方想玩,那咱们就陪他们慢慢玩”。

    张仑也不得不承认苏瞻说的有道理,曹希那个家伙是狂傲,不够聪明,但自小生活在官场之中,耳濡目染之下,不可能什么都不明白。往张小公爷身上泼脏水和雇凶刺杀完全是两码事情,更何况不光针对张仑,还要弄死苏立言。这一下子就得罪了英国公府和锦衣卫,若是这种事情被人揭穿,别说是曹希自己,就连他老子布政使曹蛟也得跟着一起完蛋,到时候谁也保不住曹蛟一家子。所以,曹希就是有杀人心,也没那个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