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89章 锦衣卫的怒火
    第89章锦衣卫的怒火

    “先不要动他,梁汆现在就是一个鱼饵,咱们现在就是慢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很可能会有人咬饵的”苏瞻露出一种自信的笑容,这就是一手地地道道的阳谋,都知道梁汆有问题,但就是不抓他。

    以前从没有关注过梁汆这个人,如今了解一番之后,方才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梁汆这些年一路走过来,太过顺利了,顺利得让人无法相信,可以想象,梁汆身后应该还有更大的势力存在,所以暂时不动梁汆,是最好的选择。

    那些躲在幕后耍心机的人该怎么办?不管梁汆?万一梁汆真的知道些什么,那岂不是很不利,可要是管梁汆,就有可能被人顺着这条线索摸出更多东西。

    天下有阳谋阴谋,阳谋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无破解之法,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后患。阴谋,只要看破,就可以完美的化解,可是阳谋,看上去不高明,却没有完美的化解之法。

    未时中旬,一场春雨忽然而来,雨幕遮住了整座汴梁城。微微斜风,荡漾着一河清水,古城汴梁依旧展示着优美的身姿。抬头仰望,得月楼屋檐抖擞,沉醉于万丈红尘中。细雨骤急,却掩不住古城怀抱中的盎然生机,一朵朵小花在雨中摇曳,垂柳依依,一滴滴水珠,晶莹剔透。街道上,不少人还在走来走去,油纸伞下躲着不同的身影。一个炒栗子的摊位前挤满了躲雨的人,那商贩也是嘴皮利索之人,众人买上些栗子,听商贩大吹法螺,不时传出诚挚的笑声。

    雨停人未走,花落已千年。

    廊下饮美酒,一曲醉红颜。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看春雨幽幽落,人间更得几回欢。一场春雨,洗涤着长廊古道,也洗净浮躁的心灵。闲来无事,苏公子拗不过姑娘们的热情,在得月楼舞台上,弹奏了那曲传闻已久的《刺客篇》。小赵公子少有的没有瞎胡闹,认认真真的听着苏立言的大作,二楼栏杆后,上官雨竹双手撑着下巴,有些痴迷的听着那首琴曲。

    苏公子这首《刺客篇》带着杀伐、沧桑与厚重,当真是让人心悦诚服。小赵公子一向对所谓的琴棋书画没有多大兴趣,但不代表他分不出好坏,折扇戳了戳坐在旁边的大熊,“将此曲记下来,回去以后,想听的时候,就让别人弹上一弹。”

    大熊正心无旁骛的吃着瓜子,听小赵公子这句话,睁着一对无辜的眼睛,苦恼道,“公子,这个....小的记不住....”

    “你....早知道不带你出来了”小赵公子很没脾气的瞪了瞪眼,大熊觉得无比委屈,琴棋书画哪是粗人玩的东西,再说了,曲谱也不是想记就能记得住的啊。

    得月楼虽然刚刚经历一场械斗,但气氛却轻松融洽,翰园百户所,则是另一番光景。

    千户所已经将苏公子升职的事情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文书,石克楠歪着脑袋,眉毛一挑一挑的。旁边聂翔和姚波涛也是满脸尴尬,神情很不自然,看了好一会儿,石克楠放下文书,啧啧道,“怎么样,石某没说错吧,这才多久,人家苏立言就成了试百户,更重要的是还得了一身御赐飞鱼服。这以后啊,都收起你们那点小心思,见了苏立言恭恭敬敬的叫一声苏长官。”

    “石长官眼光独到,我等自然是比不上的”聂翔二人岂能不尴尬,苏立言刚来百户所的时候,还很是瞧不起,结果人家苏解元不到一个月,积功提了试百户,还穿上一身御赐飞鱼服。等明年春闱之后,苏立言有了具体职司,那估计离着飞黄腾达也就不远了。眼下最重要的是跟苏立言打好关系,使劲抱紧他的大粗腿,以后也好沾沾光。姚波涛耸耸肩头,嘿嘿笑道,“石长官,你看苏立言刚刚得了飞鱼服,咱们是不是去吃他一顿?”

    姚波涛平生不爱财不爱女色,就爱好一个吃,他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石克楠,只见石克楠一拍脑门,呜呼道,“你若不提,差点忘了,苏立言可是咱们百户所的人,这刚提了试百户赐了飞鱼服,咱们百户所岂能不做表示?否则岂不是让那个佟麻子笑话咱们百户所没有人情味儿?聂总旗,此事由你负责,石某个人出五十两,其余的你与众兄弟们凑一下,凑够二百两以做贺礼。嘿嘿,顺便嘛,让苏立言请吃一顿好的,这小子在得月楼过得挺滋润的。”

    “石长官放心,不出半天,兄弟们就能把钱凑出来”聂翔这话说得还是很有信心的,石长官一个人就出五十两,剩下一百五十两,百户所校尉们一人出个一两多就凑出来了。在锦衣卫当值的,哪校尉每个月不捞上十几两,拿出一两多银子,不痛不痒。聂翔为人心思活络,想得比较长远,“不过,石长官,这钱是给苏立言还是给大小姐?”

    “呜,这个嘛,还是给大小姐吧”说罢,石克楠咧着嘴嘿嘿直乐,现在整个祥符锦衣卫都知道苏公子那点破事。这位苏公子为了追求张大小姐,可以说是顶着狂风暴雨,勇敢前行。据千户所几位长官传出来的小道消息,现在苏公子可是身无分文,这些都是大小姐刻意安排的,就怕苏公子有了钱仗着一身才学,倚翠偎红,花天酒地。

    苏公子是不知道这些小道消息,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站出来喊冤,明明是被大小姐坑了嘛。

    百户所几位正聊得开心,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房门很快就被人推开了。看到来人,石克楠一脸诧异,连忙起身道,“雷老弟,你怎么来了?”

    石克楠对张天雷相当热情,按说张天雷只是英国公府家将,而石克楠堂堂锦衣卫百户,不用如此热情。可是,人家张天雷是张小公爷的亲信,身上还挂着锦衣卫指挥佥事的虚衔,真要较起真来,还得喊张天雷一声长官。

    与石克楠见了礼,张天雷朝外喊道,“将人带进来!”

    小王小八披着蓑衣,将淋成落汤鸡的赵能和孙立推了进来。看到石克楠疑惑不解的看着赵能二人,张天雷凑到近前,将个中缘由说了一遍。石克楠那张疙瘩脸上瞬间爬上一股怒色,一个小小的野牛帮,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行刺锦衣卫的宝贝疙瘩,这简直是在挑战整个祥符锦衣卫。姚波涛听得两眼喷火,一拍桌子,含怒而起,“石长官放心,卑职这就去领人抄了野牛帮,梁汆这个狗东西,是欺我翰园百户所无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