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91章 灭鼠行动
    第91章灭鼠行动

    “哈哈,苏兄,这样打架真的是太爽快了,快看....又一个”小赵公子眼尖得很,一溜烟的冲了过去,苏公子和张小公爷只能跟上去。眨眼的功夫,又一个倒霉的喽啰躺下了,这次是脑袋被搬砖开了瓢。苏公子是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无耻的,三个打一个,这不叫无耻,这叫集中火力,逐个歼灭。

    嘿嘿,任你再能打,一板砖下去也得躺下。张仑将拳头攥的嘎巴作响,晃了晃脖子,正打算叫上苏瞻继续往前冲,就瞅见身后岔路口走出来一个人。此人手拿一根木棒,长相甚是粗犷,脸皮黝黑,满脸钢渣胡,魁梧不凡,偏偏那对眼睛小的很,这人便是“黑老鼠”哈默东。

    张仑哈哈一笑,“喂,苏立言、小赵,又来了一个,这次咱们谁先上?”

    苏公子正杀得兴起,刚有了点威武不凡大丈夫的感觉,一听说又有表现的机会,那自然是当仁不让,不等小赵公子说话,拎着板砖往前一站,威风凛凛的喊道,“看什么看,绿豆眼大胡子,说的就是你,看本公子一板砖不拍死你!”

    哈默东觉得有些莫名,又好气又好笑,再怎么说她哈某人也是打架的高手了,手上没点本事,能混成野牛帮四当家?可是自己还没说话呢,竟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给鄙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哈默东没有动,苏公子更不会客气,大摇大摆的朝对方走去,小赵公子和张小公爷跟在身后,左右护驾,犹如哼哈二将。

    苏公子心里想着,这个大胡子是不是脑袋傻掉了,真以为他苏某人要单挑?嘿嘿,一会儿三个打一个,保准把大胡子打蒙。高兴了没一会儿,苏公子停住了脚步,原本嚣张的俊脸爬上一层慌乱之色,张仑和小赵公子看着远处,也是不断的吞口水。

    只见岔路口不断有人涌出来,眨眼的功夫,大胡子身边就多了二十多个喽啰。眨巴眨巴眼,苏公子果断的丢掉了所有的英雄气概,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转过身,提着板砖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大雷子,救命啊,贼子有援兵....”

    苏公子跑路跑的太果断,弄得张仑都差点没回过神来,就更别提脑袋发懵的哈默东了。一看眼前的情况,小赵公子还是很识时务的,跟在苏公子身后一路狂奔,张小公爷顿时无语,这俩家伙,还真是有便宜就占,有危险就跑。张小公爷自认为悍勇无双,可是一个打一群,这不是勇烈,这叫傻。

    转眼间,刚刚还耀武扬威的“街头三虎”很干脆的跑掉了,哈默东哪能轻易放过,指着苏公子逃跑的方向,怒声道,“逮住那三个东西,老子要打的他们叫祖宗。”

    由于打架打得心急火燎,头脑发昏,哈默东还真没认出那三人是谁,否则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放这种话。长街乱斗,本来张天雷一方还是稳稳占据上风的,可是等哈默东领着上百援兵到来,形势就有些逆转了。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群狼,莫说小王小八这些人,就是张天雷这样的悍将也被人抽了两棍子,大熊更惨,衣衫破破烂烂,头发乱糟糟,脸上黑一块红一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冒出来的乞丐。

    苏公子三人蹲在角落里,有些咋舌的看着眼前的战况,张仑摸着下巴,咧着嘴苦笑道,“苏立言,看来咱们对野牛帮的战力预估有误啊,就咱们这几十个人,估计今天灭不了黑老鼠了。”

    “嗯,没想到这帮子恶痞还挺能打的,既然今天灭不了老鼠,明天再灭,赶紧撤吧”苏公子说走就走,半点都不留恋,小赵公子垮着脸,一阵无语。来的时候,还喊着不灭老鼠誓不回家,这还没两个时辰呢,就把话吞回去了。不过,小赵公子觉得苏立言这个人挺有趣的,做事不拘俗礼,浑不像个才子解元公。嗯,简单点说,苏立言这家伙挺对自己脾气的。

    张仑一声口哨,一帮子人潮水般退却,哈勒打的兴起,一看对方退走,顿时来了精神,“兄弟们,跟老子追上去....”

    “啪”哈勒还没喊完话,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哈默东瞪着绿豆眼吹着胡子怒道,“追你个鬼,人家肯定往百户所那边撤了,你难道领着人去锦衣卫百户所揍人?”

    “啊”哈勒挠挠脑门,他还真没想这么多。哈勒头脑简单,可是哈默东却头脑清晰,今天锦衣卫只穿便服来打架,那是人家顾忌朝廷百官以及民间风评,可要是带着人去折腾锦衣卫百户所,那可就是整个八经的谋反作乱,锦衣卫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乱党给剿了,到时候谁也说不出什么。

    今天能扛过来,也是幸亏锦衣卫那边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有所顾忌,哈默东自然不会蠢到给自己惹麻烦。吩咐哈勒安抚喽啰,哈默东将哈奇喊到身前,异常严肃的说道,“老三,你去一趟西城,问问梁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今天这事,梁老大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才行。”

    哈默东可不想吃这么大的哑巴亏,梁老大搞事情,他哈默东来背黑锅,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西城通衢坊一处寨园里,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有些烦躁的踱着步子,这人身材并不魁梧,也就是中等个子,有些偏瘦,长长的脸,下巴上留着一撮胡子。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人,但那双眼睛却是异常锐利,此人便是野牛帮老大梁汆,绰号“公牛”。

    公牛,不是说梁汆有多强壮,而是此人做事稳健,有股子毅力,耐性十足,十几年来,梁汆可以说是步步为营,稳稳的掌控了整个野牛帮。

    哈默东头疼,梁汆也不好受,赵能和孙立被扔进翰园百户所并不是什么秘密,自从二人被锦衣卫锁了之后,梁汆心里就开始七上八下的。多少年了,梁汆心里还是第一次如此没底,只是让赵能去逼下例钱,怎么还把锦衣卫扯进来了,还惹怒了张小公爷。梁汆觉得事情没表面那么简单,锦衣卫平日里是嚣张跋扈,可也不是无事生非的人。问过不少从得月楼回来的喽啰,可是喽啰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赵能领着人在得月楼打了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