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92章 锦衣卫的威风
    第92章锦衣卫的威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如果锦衣卫对野牛帮心生不满,或者是野牛帮得罪了张小公爷和苏解元,对方直接来找他不就行了?大不了他梁某人端茶递水,磕头赔罪,可眼下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越想下去,越是头疼,锦衣卫到底想干嘛?

    哈奇来到通衢坊之后,免不了发下牢骚,并义正言辞的提醒梁汆,既然事情是梁老大惹出来的,那你梁老大就赶紧把事情摆平。送走一脸郁闷的哈奇,梁汆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此时梁汆心中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难道自己被人利用了?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再也压不住,坐在椅子里,梁汆闭上双眼,仔细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几年前有一个黑衣蒙面人找到了自己,起初也是多有戒备的,并不想跟黑衣人过多接触,但碍于黑衣人身份神秘以及身后的势力,也不敢太过得罪。黑衣人倒也没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相反还帮过不少忙,最近针对得月楼的事情也是他给出的主意。一切都很顺利的,如果按照预定好的计划,过不了一个月,得月楼就是他梁汆的产业了,当然得分给别人一些好处才行。不过相比较得月楼这座销金窟,让出三成红利是完全值得的。可是,事情偏偏出了岔子,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

    就在梁汆陷入沉思的时候,一阵咚咚的脚步声响起,一名身长六尺多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此人长得虎背熊腰,面容刚毅,正是梁汆最为信任的手下金钟悍。野牛帮势力很大,人员众多,要说帮中地位,恐怕金钟悍连前五十都排不进去。可要说谁最得梁汆信任,那一定是金钟悍。

    金钟悍,字富民,年三十一,襄樊人氏,七年前只身入祥符,从此随着梁汆打下了诺大的基业。金钟悍能力不俗,所以只要遇到重要的事情,梁汆都会交给金钟悍去办。

    “富民,打听到什么消息么?”看到金钟悍,梁汆坐直了身子。金钟悍拱手施了一礼,脸上表情没有丝毫波动,“回帮主话,打听到一些消息,据锦衣卫那边传出来的小道消息,赵能和孙立那天手中暗藏利器,打算行刺小公爷和苏立言。”

    “什么?”梁汆猛地站起身来,手掌死死地按着桌面,“老夫就知道事情不对劲儿,怪不得锦衣卫会如此兴师动众的找我们麻烦,行刺小公爷和苏立言.....嘿,这是有人在拿我们当刀使啊....”

    想通了又如何,大错已经铸成,他梁某人现在就是锦衣卫和英国公府眼中的肉,想什么时候砍就什么时候砍。锦衣卫为什么不现在就捉拿他梁汆?是因为证据不足,或者说锦衣卫心地善良?这理由小孩子都不信,更何况是他梁汆。此时此刻,梁汆如坠冰窖,他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锦衣卫现在不动手,一定是有其原因,但最终他梁某人依旧躲不过锦衣卫的大网。

    没想到他梁某人沉稳了半辈子,到头来竟然栽的如此彻底,也是如此的可笑。行刺小公爷和苏立言,小公爷那是英国公府继承人,苏立言更是当朝解元公,锦衣卫上下力保的宝贝疙瘩,动了这两个人,他梁某人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盛极一时的野牛帮披上了一层阴霾,相比之下,苏公子却轻松得很,闲来无事的时候听姑娘们东拉西扯,聊些有趣的事情。小赵公子自然不会闲着,整日里领着大熊和小王小八去折腾哈默东。连续四天了,小赵公子以及张天雷领着人将哈默东折腾的够呛,哈默东已经连续三天没睡觉了,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个地方睡一觉。

    没人能看明白锦衣卫想干嘛,亦或者说苏公子想干嘛,第五天的时候哈默东终于扛不住了,直接丢了木棒跑到了翰园百户所,发誓退出野牛帮,磕着头求饶命。不过石克楠态度很坚决,看着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的哈默东,阴着脸笑道,“哈默东,你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你们帮派火拼,找我们锦衣卫做什么,该去找开封府或者祥符县衙嘛。听你这话里的意思,好像是我们锦衣卫参与了黑帮械斗?”

    “石百户,石将军,哈某不是那个意思啊,小的说的是实话,得月楼的事情跟小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求求你高抬贵手.....”哈默东还要再说,石克楠已经不耐烦的拍了拍桌面,“住口,哈默东,你听好了,老子不管你跟得月楼的事情有没有关系,也不管你们黑帮械斗的事情。你只要记住一点,石某要告诉所有人,敢惹锦衣卫,就要有付出相应代价的心理准备。”

    石克楠此话一出,哈默东整个人都蒙掉了,石百户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不管你哈默东跟那件事情有没有关系,锦衣卫就是要搞你,就是要拿你当靶子演给别人看。

    什么是嚣张,这就是嚣张。什么是霸道,这就是霸道。

    嚣张、护短、悍勇、团结,这就是锦衣卫的威风。

    片刻之后,哈默东低头耷脑,浑浑噩噩的走出了翰园百户所,今天总算知道了什么才是锦衣卫。自己竟然还想跟石百户讲道理,当真是可笑至极。哈默东也想通了,回去以后就吩咐下去,乖乖地当好这个靶子,只要锦衣卫不砍死自己,这个靶子就得好生受着。冤枉?头上顶着野牛帮三个字,敢说冤枉?

    自古民不与官斗,哈默东觉得,普通官员还可以斗一斗,但是与官斗也别跟锦衣卫斗。

    几天下来,发生在双鱼坊的长街大乱斗依旧没有停止,如此诡异的局面,别说梁汆这些人,就连知府吴绵文以及千户所几位长官也有些迷糊了。苏瞻到底是怎么计划的,只有他最清楚,就连参与其中的石克楠也是一知半解。当然,苏瞻的计划自然不会瞒着张紫涵的,毕竟还得在大小姐那要人手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