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93章 读书打架追美人
    第93章读书打架追美人

    这一天春风带着暖意,长街之上,柳絮飞舞,这种温暖舒服的日子里,很容易生出慵懒之意。将小赵公子扔给张仑后,苏公子领着小王小八晃悠悠的离开了得月楼。有时候张仑不得不佩服苏公子的心境,这都什么时候了,苏才子还能优哉游哉的。至于苏公子去干嘛了,那更让人啼笑皆非,概因为苏公子要去书院温习功课。

    虽然这几天日子过得不安生,但苏瞻还是会按时来白鹿书院,哪怕春雨绵绵的日子里也挡不住他求学的脚步。苏公子心中很明白,在这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年代里,考个好功名绝对是大有裨益,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苏公子如此勤奋好学,态度诚恳,杜老先生也是很满意。为了帮苏公子提高书义水平,杜林茱还特意写信请老友李东阳帮忙出了几道题,在书义方面,杜林茱不耐其烦,悉心教导,苏瞻也对得起杜林茱的一片苦心,经过不断测考,苏瞻的书义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束股收笔的时候还有些瑕疵,但其他方面,已经颇为完美了。

    结束了今天的测考,杜林茱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不错,立言,你若能束股手笔再自然一些,这份书义绝对算得上上品了。”

    “学生一定会多加研习,这段时日,还要感谢先生不吝辛苦,若不是先生耐心讲解,学生恐怕到现在还头疼这书义呢?”对于杜林茱,苏瞻是万分感激的,这位淡泊名利的老人,对他苏某人真的是太好了。这世上有的人求名,有的人求财,有的人求官,但杜先生这样的人真的很少。

    与杜老先生的关系,说是师生,可又超越了师生,更像是一种亲情。

    “你也不必谦虚,若是你不努力,老夫就算再用心也是无用。若是像你以前一般,哼,老夫还不得气死?”想起苏公子以前种种劣迹,老先生就免不了吹胡子瞪眼,苏公子赶紧低下头一副老实孩子的样子。看着眼前平和而又才华出众的学生,杜林茱淡淡的笑了笑,“过去的事情也就罢了,你最近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不是说过让你搬出那烟花之地么,你怎么就是不听,还惹了那么多事情。老夫听说你最近领着人跟野牛帮的人打个不停,闹得整个汴河两岸都不得安宁。”

    “先生,这事可怪不得学生,是野牛帮先惹的学生。再说了,领着人打斗的可不是学生啊,是张不凡,学生哪管得了张不凡?”

    都说好兄弟讲义气,但苏公子却不按套路出牌,两句话就把黑锅安在了张小公爷头上。苏公子这话着实有些不太高明,偏偏杜老先生就信了,要怪只能怪张小公爷平日里土霸王的作风,那些领着人打群架的事情还真像是张小公爷干得出来的。倒是苏公子,文采风流,才高八斗,可要说打架,怎么看都不像。

    事情虽多,苏公子却并不忙碌,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转眼间就进入了四月份。蓝天白云下,草长莺飞,几朵蒲公英随风飘散,找着自己安家的地方。蒲公英自由自在,它们随遇而安,落在哪里,哪里就会开出朴实的花朵。

    如今参加牡丹诗会和学院大比的各地学子都已经来到祥符,茶楼酒肆里说的都是牡丹诗会的事情,有的人喜欢陆丹雪,有的人喜欢云晓晓。各地商客也是云集祥符,一方面借机拓展商路,另一方面也能看看各地才子比拼文采,也能欣赏一下动人红颜的歌舞。牡丹诗会,才子们都憋着一股子劲儿,想要一举成名。唯独那位名震中原的苏解元,对诗会一点兴趣都没有。

    为了牡丹诗会上得个好名次,才子们请了不少帮手,澹台福宁请了陆大家帮忙,岳麓书院请了李若桃压阵,顺天府太极书院更是请动了玉堂春苏大家。可是苏解元呢?他除了忙着去杜先生那温习功课,剩下的时间要么泡在得月楼里混日子,要么去勾搭下张家大小姐。找某个歌舞大家助阵?别说找歌舞大家了,苏解元连参加牡丹诗会的念头都没冒出来。几年一度的牡丹诗会,要是苏解元不参加,总觉得缺了点味道。

    在旁人看来,苏解元的日子过得太清闲,除了读书就是泡妞,可是苏公子觉得这日子过得一点都不轻松。都快八天了,放在明处的鱼饵还是没人咬,本来心情就不怎么样,泡妞计划也碰到了大麻烦。此时,苏才子靠着凉亭柱子垮着脸,那表情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大小姐寒着脸,那一串金色抹额泛着淡淡光芒,“哼,你这个苏立言,今日要不是萦袖提起,本小姐就把那事给忘记了。那胭脂水粉的事情怎么解决,你当时捧着水木胭脂说倒就倒,可知道这胭脂有多珍贵?”

    “大小姐,你这样说话就太不讲道理了,苏某不是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你了么,够买多少胭脂了?”苏公子不说还好,这一发牢骚,大小姐气的柳眉倒竖,纤指虚点,冷冷笑道,“哼哼,苏立言,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思,你是送钱呢,还是别有用心呢?再者说,本小姐可没占你便宜,不是卖给你一块上好的狼皮么?你当时要是不乐意,不收不就行了,本小姐还稀罕你那点黄白之物?”

    张紫涵心里暗笑,今日就是不讲道理了,就是要气一气这个混不吝的苏立言。苏公子抽抽鼻子,一脸的无辜,赶紧转移话题,“好了好了,不就是胭脂么,那东西有什么好的?”

    “你....苏立言,你倒是敢说话,那水木胭脂不好,你倒是弄些好的出来?”大小姐甩甩袖子转身就走,跟苏立言聊会天斗会嘴也算放松下心情了,要是再待下去,真怕苏立言会说出什么不羞不臊的话。萦袖噘着嘴,冲着苏瞻做了个鬼脸,苏公子歪歪嘴,双手张开,恶狠狠地瞪了瞪眼。眼看着大小姐就要走出月门,苏公子大言不惭的哼道,“大小姐,你莫要小瞧人,苏某还非要弄出点好玩意出来!”

    大小姐脚步不停,浑没把苏公子的话当回事儿。苏公子心里暗自叹息,追个大小姐为什么这么难?不过了为了泡妞,苏公子也豁出去了,凭着本公子的满腹才情,还搞不出点好玩意儿?要是不把大小姐追到手,以前所做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