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最牛锦衣卫 > 第94章 铁面男与黑衣人
    第94章铁面男与黑衣人

    苏公子看上去儒雅不凡,平静和善,可骨子里有一种狠劲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祥符北城一处不算富贵的宅院里,一名浑身裹在黑袍中的男子坐在方桌前。黑袍人抬起头来,脸上戴着一副因黑色的铁面,在他面前不远处,站着一名黑衣劲装之人,这人与铁面男子相似,用一块黑布蒙住了脸。金装黑衣人异常恭敬的半弓着身子,铁面男子手中攥着半截树枝不断捻动,喉咙里发出一种中正而不是威严的声音,“苏立言那边有什么动静?”

    “回护法,据属下所查,苏立言这几天依旧没什么异动。双鱼坊那边也是一样,折腾来折腾去,一直都是那个样子”黑衣人不敢有半点隐瞒,一五一十地说着。

    铁面男停下手上的动作,由于戴着一副铁面,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苏立言最近都干了些什么?”

    “每天准时去书院温习功课!”

    铁面男沉吟片刻,有些不甘心的点了点头,“还有嘛?”

    “还有?哦,回到得月楼跟一个姓赵的公子吹法螺,有时候还跟得月楼里的姑娘们谈谈风月!”

    铁面男有些发蒙,“还有嘛?”

    黑衣人低头向想了想,拱手道,“闲暇时间,苏立言还会去跟张家大小姐在一起,用他的话说是....哦....对了就是‘泡妞’....”

    铁面男终于忍不住了,将手中的树枝拍在桌面上,猛地站起身,“浑蛋,这个苏立言到底想干嘛?”

    最近这段日子铁面男被苏立言搞得都有点头皮发麻了,明知道苏立言要搞事情,可偏偏不知道他具体想干嘛。很多时候都是如此,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现在苏立言明明站在明处,可每一招都藏的严严实实。苏立言看似站在明处,实际上却是藏在暗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会突然下手,一个应对不好就会被他打在要处,伤了性命。

    本来铁面人想以不变应万变的,在他想来,苏立言年纪轻轻,纵使能力惊人,但年轻人冲劲十足,耐性肯定差得很。所以就耐着性子等,等着苏立言走下一步,然后见招拆招。可谁能想得到,苏立言此人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这小子整日里不是读书就是追求大小姐,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这股子耐性和定力,简直比七十岁的老头还强。

    难道苏立言什么都没查出来?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被铁面男否决掉了,苏立言要是什么都查不出来,那就太废物了。再说了,就赵能和孙立两个人落到锦衣卫手里,凭着二人的能耐,还能熬得过锦衣卫的酷刑?只要顺着赵能这条线索,不用苏立言出手,光凭锦衣卫的能耐就能轻松查出曹希来。更何况,除了曹希,还有一个摆在明面上的靶子梁汆。可是在苏立言的指挥下,锦衣卫干了什么?除了折腾双鱼坊的哈默东,剩下的什么都没做,既没有抓曹希,也没有动梁汆。要说苏立言没有藏着杀招,骗鬼的吧?

    “你再仔细想想,当初让赵能二人刺杀张仑和苏立言的时候,都说过什么?”看着黑衣人,铁面男用一种冰冷的语气,一场严肃的问着,“记住,要仔细回忆,一个字都准错!”

    黑衣人不敢怠慢,回忆着当天的事情,一字一句详详细细的复述了一遍。良久之后,铁面男子动了,他快走两步,一脚将黑衣人踹翻在地,黑衣人不敢躲避,只能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这一脚又快又重,踹的黑衣人气血上涌,直接坐在了地上。黑衣人露出了疑惑的眼神,铁面男子微微弯下腰,恨声道,“你这个蠢货,谁让你自作聪明的,竟然把曹希的名字告诉给赵能和孙立。哼,苏立言又不是你这样的蠢货,他只要稍微一想,就能看得出曹希是我们摆在明面上被人攻击的棋子。”

    停顿了一下,铁面男子长长地舒了口气,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怒火,“我们盼着苏立言去动曹希,可他就偏偏不动。不仅没动曹希,还不动梁汆,就在我们以为他什么都不做的时候,他偏偏又在双鱼坊布下了迷魂阵。他就是明着告诉我们,他苏立言要搞事情,可我们现在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他要对哪里下手!本来只要锦衣卫动了曹希,我们长时间的布局就算成功了,就因为你自作聪明的一句话,苏立言反过来利用这些棋子来针对我们。”

    苏立言一定会动的,至于动哪里,只有苏立言自己最清楚,此子太过老辣了。铁面男子静静地思考着,想着整个计划里的破绽,哪里有可能成为漏洞。想来想去,只有梁汆。

    曹希知道的很少,就算锦衣卫抓了他也挖不出什么,唯有梁汆,铁面男子不知道梁汆知道多少事情,或许梁汆什么都不知道,可梁汆是什么样的人?梁汆此人是出了名的稳健,谋定而后动,几年时间接触下来,要说梁汆什么都没查出来,可能么?

    梁汆,呵呵,怪不得苏立言迟迟不动梁汆,他这是在用梁汆做诱饵啊。苏立言是个合格的渔翁,挂上鱼饵,不声不响耐心的等着。这是真正的阳谋,鱼饵就摆在明面上,只要有鱼咬钩,就必有收获。若是到最后所有的鱼都不咬钩,苏立言也没什么损失,直接抓了梁汆,再想办法从鱼饵上边挖出可用的线索。

    梁汆知道多少事情?或许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阳谋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因为苏立言知道,那些隐藏在身后摆弄棋子的人不敢赌。是的,铁面人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不敢赌,万一,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梁汆知道一些事情,锦衣卫顺藤摸瓜摘葫芦,那损失就太大了,铁面人不敢冒这个风险。所以最保险的方法,还是以最小的代价将这个风险扼杀掉,于是最终还是要咬钩。

    苏立言啊苏立言,一番布局下来,铁面人终于认识到了苏立言的可怕之处。以前苏立言虽然连破沈仲实谋杀案、世子失踪案,可从来没觉得苏立言有什么大威胁,顶多就是有点破案本事的浮夸才子而已。

    “你现在有两件事情要做,第一件,让那两位在契书上签了字,第二件,把梁汆这个后患抹掉。两件事情做完后,我们就不要联系了,若是苏立言盯住了你,该怎么办,你应该知道吧?”铁面男思索了良久,才缓缓说着。

    黑衣人艰难的站起身,慢慢点了点头,“属下明白,不管结果如何,线索自属下而终。只是,护法,真的要杀梁汆么?苏立言哪里来的自信,就敢断定梁汆是我们计划中的变数?”